🏡
PTT小說網
x
    他知道巫暴良就是個邪修,然而從頭到尾,卻從沒想過用這一點來做文章。

    只能說,身爲齊天鏢局少東家,齊文翰接下來要走的路還有很長,他的城府謀劃想要達到海無量這種老奸巨猾的層次,可還得多多歷練呢。

    “你血口噴人!大家不要相信他,海無量根本就是眼紅輸不起,惡意中傷我龍舟鏢局!”衆人尚未消化掉這個勁爆的內幕,龍奎霸連忙漲紅了臉出言反駁,而他身旁的程浩楠臉色則是一片慘白,最糟糕的情形終於還是出現了……

    “血口噴人?”海無量好整以暇的笑了笑,看都不看龍奎霸一眼,轉向衆人道:“在場諸位都是明眼人,你們仔細回想一下巫暴良和程浩楠比賽的情形,這倆人身上都有一層詭異的黑氣,你們難道就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嗎?”

    -優-優-小-說-更-新-最-快-話說到這個地步,衆人還反應不過來那就是真傻了,之前沒往這方面去想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但是現在經海無量一提醒,頓時就察覺到了種種蹊蹺之處。

    “明明只是金丹大圓滿,巫暴良和程浩楠二人卻有遠超金丹期高手的實力,甚至連元嬰期高手都未必是他們對手,這正常嗎?何況,他們身上這層詭異的黑氣,相信諸位從沒在正常修煉者身上見過吧?”海無量趁熱打鐵道。

    “一派胡言!”眼見衆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懷疑眼神。龍奎霸不由急着辯解道:“照海無量你這個邏輯,那麼所有能夠越級挑戰的高手都是邪修了?身爲堂堂四海鏢局總鏢頭,難道你的眼界就這麼低。連這種天才人物都沒見過?至於黑氣什麼的,純屬是毫無根據的惡意中傷,這是絕不外傳的獨門秘技,大家之前沒見過很奇怪嗎?”

    衆人的目光又隨之聚回到了海無量身上,雖然他們心中存疑,但海無量的這些指證確實缺乏實實在在的證據,靠着這麼點推測就想把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除名。這未免也有點太牽強了。

    “哼,死到臨頭還想狡辯?”海無量冷笑道:“那你倒是說說看。什麼靈根屬性的修煉者才能弄出一聲黑氣啊?用獨門秘技四個字就想搪塞過去,想得太輕鬆了吧?”

    “不管是不是獨門秘技,那都必須要有靈根屬性作爲支撐,就常見的靈根屬性來說。確實不存在可以搞出黑氣的可能性,巫暴良已死,我們無法從他身上得到驗證,但是程浩楠總該證明一下。”趙不凡這時候突然插嘴說了一句。

    他雖然不想被海無量當槍使,但如果真能證明是邪修的話,那事情可就大不一樣了,這份大功勞可不能讓海無量獨佔,否則說不定這傢伙又要藉機騎到頭上來,以海無量的無恥厚臉皮。用功勞換積分名次這種事情不是幹不出來。

    “他……他是極爲罕見的異靈根屬性,你們沒見過很正常!”龍奎霸有些心虛道。

    事情到這一步他也只能咬死不鬆口了,一個異靈根屬性。既能說明爲何能夠越級對敵,同時還能解釋黑氣的由來,一舉兩得。

    當然,他這個說辭也不是沒有破綻,到底是不是異靈根屬性,只要用專業的靈根測試道具就能驗證。

    只不過一般的靈根測試道具隨處可見。但是能夠百分百測出異靈根屬性的就很難得了,這麼專業精妙的東西只有東洲那些學院纔會常備。在這混亂不堪的南洲海域可不多見,程浩楠只能賭現場沒有準備這種東西,這樣他至少還有一線迴轉的餘地,否則就真的把身家性命都搭進去了。

    果然,龍奎霸這麼一說,趙不凡等人不由皺了皺眉,他們手上還真沒有能夠百分百測出異靈根屬性的靈根測試道具。

    “呵呵,異靈根屬性?”海無量卻是不慌不忙的笑了,龍奎霸幾個自送把柄到他手上,如果這樣都還收拾不了龍舟鏢局,那他也不用在南洲海域混了,當即冷冷道:“好啊,那你倒是給大家說說看,程浩楠到底是什麼異靈根屬性?讓他出來展示一下基本武技,一看就知!”

    “對對,展示一下!”場下衆人紛紛贊同,他們剛纔都還在納悶呢,程浩楠怎麼從來都不用基本武技,而只是一味的用普通拳腳對敵,就算這是他的戰鬥風格,但是身爲堂堂金丹大圓滿高手連一個拿手武技都不用,未免太詭異了吧?

    不僅是程浩楠,連剛纔的巫暴良也都沒有展示過明確屬性的基本武技,只有一招讓大家都看不懂的強悍武技,現在回想起來,怎麼看怎麼邪門……

    “這……”龍奎霸頓時傻眼了,這下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但凡是邪修,無論是直接修煉,還是半途入道,至少有一點是無可爭議的,那就是所有邪修在開始修煉之前,都必須自廢之前的靈根屬性,因爲所有的邪修心法都是違逆常規,其創立的根源就在於反靈根屬性。

    不僅是五大常規靈根屬性,還有那些罕見的異靈根屬性,都必須全部廢除,否則就會在體內造成致命衝突,唯一的下場就是走火入魔暴斃而死。

    龍奎霸傻眼了,程浩楠也傻眼了,就算是風雨雷電之類的異靈根屬性,那也至少能說得有理有據,展示一下相應靈根屬性的武技就足夠了,可是他這個怎麼弄?

    總不能說他自己是黑氣靈根吧?天底下哪有這種莫名其妙的靈根?騙騙三歲小孩子還差不多,想要騙過在場這麼多高手,尤其是海無量這種知道他們底細的人精,完全就沒有這種可能性啊!

    “來啊,我們不會冤枉一個正修,也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邪修,只要你能證明自己不是邪修,我海無量當場給你磕頭道歉!”海無量冷笑着振振有詞道。

    龍奎霸這下徹底束手無策了,這種情況任他嘴上長出花來也沒轍啊,說得再多再好都沒用,只有展示基本武技才能洗清嫌疑,這是一個死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