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以現在,龍奎霸和他麾下整個龍舟鏢局的命運,全部都被掌握在了海無量手中,他是此刻全場唯一具有絕對話語權的人物,龍舟鏢局是死是活,只在他的一念之間。看小說到網

    “用邪修打擂臺,這種事情是對我們整個南洲鏢局聯盟的侮辱,無法容忍,不可原諒!”海無量一臉的疾言厲色,把龍奎霸嚇得手腳冰涼,這才宣佈道:“現在我以大會總評委的名義,取消龍舟鏢局本次比賽的一切成績,不過,念在你們本身不是邪修,只是被人矇騙的份上,暫時保留龍舟鏢局的資格,等下一屆大會再看你們的表現。”

    此話一出,整個魔冷廣場頓時議論聲一片,而一臉死灰的龍奎霸,則頓時喜出望外的活了過來,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海無量,竟然是隻取消成績,而不是永遠除名?

    海無量之前的強硬做派,給人感覺好像要跟龍舟鏢局不死不休,結果沒想到竟然是高舉輕放,就這麼簡簡單單放過了龍舟鏢局,這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

    “多謝總評委寬宏大量,被這兩個邪修矇騙,是我這個總鏢頭識人不明,我們龍舟鏢局甘願受罰。”龍奎霸反應過來連忙謝恩,這個結果對他來說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丟掉第二名確實可惜,但反正有齊天鏢局陪綁,多少總歸還有點心理安慰,不算太壞。

    “嗯,能不能細心革命痛改前非。就看你們之後的表現了。”海無量淡淡頷首,一副大領導的做派。

    看着這詭異的一幕,齊明遠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傢伙到底想搞什麼鬼?直覺告訴他,海無量此舉沒有那麼簡單,肯定另有深意。

    “一手大棒,一手蘿蔔,龍奎霸和龍舟鏢局被他一腳踹下臺,卻還得對他感激涕零,海無量這手段倒是耍弄得出神入化。”遠處林逸則是淡淡一笑。

    海無量一口一個看日後表現。其實就是懸在龍奎霸頭上的一柄利劍,讓他不得不俯首帖耳。只能老老實實做他小弟,否則這柄劍隨時都可以落下來,單從這一點來說,海無量的手段倒是稱得上高明!

    “我現在只想知道這傢伙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爲什麼把咱們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綁一塊兒?龍舟鏢局有邪修,咱們又沒有,這不是扯淡麼?”齊文翰依然皺眉不已。

    “呵呵,圖窮匕見,看下去就知道了。”林逸不以爲意的搖了搖頭。

    果不其然,海無量通過龍舟鏢局這件事成功掌握了話語權之後,當即便趁熱打鐵轉向齊天鏢局,不懷好意的看着齊明遠道:“齊總鏢頭,現在龍舟鏢局都已經認罪了。我是怎麼處理的你也看到了,只要交出邪修本人,並取消本次成績。其他一概不咎,本總評委相信你是聰明人,不妨好好考慮一下?”

    林逸聞言頓時樂了,敢情這纔是海無量的意圖,難怪他對龍舟鏢局高舉輕放,除了方便以後拿捏龍舟鏢局之外。這纔是更重要的目的,分化齊天鏢局!

    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分化自己和齊明遠這些人,毫無疑問,海無量口口聲聲說的這個邪修,林逸顯然是能夠對號入座的唯一人選。

    “考慮一下?”齊明遠不屑冷笑道:“考慮什麼?考慮要不要聽你這通屁話?海無量,一句話就想將我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綁在一起,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根蔥了?”

    “你!”海無量頓時噎住,以前還沒覺得齊明遠有這麼強勢,但現在被他齊天鏢局登頂之後,沒想到竟然變得如此咄咄逼人,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

    依着以前的霸道作風,齊明遠敢這麼跟自己說話,海無量早就一腳踩下去了,身爲鏢局霸主的他絕對有這個底氣,但是現在不一樣,名義上齊天鏢局纔是接下來的鏢局霸主,在敲定邪修事實之前,海無量還真不能拿他怎麼樣。

    “齊明遠,我這是給你臺階下,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用邪修作弊刷積分,攤上這麼大的事兒,你有什麼好橫的?”海無量臉色一變道。

    “邪修?哼哼,這帽子扣得倒是挺大,我就問一句,我們齊天鏢局誰是邪修啊?”齊明遠冷笑不已,他當然知道對方指的是凌一,其他不敢說什麼,但若說凌一和那巫暴良、程浩楠一樣是邪修,打死他都不相信。

    “凌一!”海無量臉上猙獰一閃而過,厲聲呵斥道:“你敢說凌一不是邪修?”

    一時間,全場所有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帶了幾分懷疑和審視,巫暴良、程浩楠還有這個凌一,可以說是本屆大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金丹期高手,實力之強大絕對令人髮指,而現在證明前面兩個都是邪修,那麼這個凌一呢?

    這種理所當然的慣性思維,讓衆人天然就站到了林逸的對立面,這一招不着痕跡的順水推舟,海無量倒是用得爐火純青。

    齊明遠正要出言反駁,這時候臺下的林逸卻走了出來,擡頭瞥了海無量一眼,撇嘴道:“你哪隻眼睛看出來我是邪修了?”

    “哼!事到如今還想狡辯?你和巫暴良的招數一樣,不是邪修又是什麼,難道我們正修都已經可以使用邪修的武技了不成?”海無量居高臨下的睥睨道。

    在場衆人聞言紛紛點頭,邪修和正修是截然相反的兩個體系,就如邪修用不了正修的武技一樣,正修同樣也用不了邪修的武技,這是衆所周知的道理。

    而剛纔林逸所用的招數,雖然乍看起來有些不太一樣,但本質上其實和巫暴良的招數如出一轍,海無量這麼一說,確實是嫌疑很大。

    “呵呵,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腦殘片吃多了?”林逸笑着不答反問道。

    “哈?”海無量一愣,雖然不知道腦殘片到底是什麼玩意兒,但從林逸這揶揄嘲諷的表情就看得出來,這肯定不是什麼好話,頓時臉色有些難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