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招數一樣就一定是邪修?那邪修普普通通打出一拳,你是不是就不能打拳了,否則你也是邪修?”林逸冷笑道。し

    衆人不由面面相覷,雖然正邪不兩立,武技也不可能通用,但林逸這個說法總也不能算錯吧……

    “強詞奪理!一個是普通拳腳,一個是正兒八經的武技,這是一碼事嗎?”海無量頓時氣炸,臉上殺意猙獰:“程浩楠都已經跑了,你還不跑,真以爲我們南洲鏢局聯盟已經墮落到和邪修爲伍了不成?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呵呵,我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莫非你知道?”林逸的表情完全是有恃無恐,似乎壓根就沒把他海無量的指控放在眼裡,這時候竟然還有心情揶揄調笑。

    海無量頓時怒了,如果不是顧忌身份,他此刻都有心親自出手替天行道,本來以他的深厚城府,不至於被林逸一兩句話刺激就失去分寸,主要是他和四海鏢局如今這尷尬的處境,全部都是林逸一手造成的,他能不恨嗎?

    現在難得有這個現成的機會,可以殺林逸泄憤,當然是求之不得!

    不過,海無量終究還是沒有衝動,因爲他還不知道齊明遠是什麼反應,如果袖手旁觀倒還好,但如果爲了庇護林逸也跟着一起出手怎麼辦?

    到時候就是一通亂戰,場面必然徹底失控,那樣對他海無量一點好處都沒有。如今話語權已經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他可不想冒這種毫無必要的風險。

    何況殺了林逸,齊明遠一口咬定他是殺人滅口。就麻煩了!

    “哼,說再多都是沒用,本總評委不屑和你狡辯!”海無量當即轉向所有人朗聲道:“林逸和巫暴良用了同樣的武技,就足以證明他和巫暴良、程浩楠一樣,都是邪修,這一點大家都有目共睹,無可爭議!”

    生怕久則生變。夜長夢多,海無量這是準備趕緊蓋棺定論了。畢竟林逸和巫暴良、程浩楠不一樣,猜測佔三分,污衊佔七分,必須趁熱打鐵當機立斷。

    “慢着!”這時候齊文翰忽然站了出來。朗聲道:“凌一乃是北島三大閣內門弟子,身上還有北島三大閣的任務令牌,這次不遠萬里來到南洲,就是爲了擊殺邪修巫暴良,試問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是邪修?!”

    話音落下,所有人俱皆譁然一片,不由議論紛紛。

    “原來是北島三大閣的弟子,那就不可能是邪修了。”不少人當即點頭道。

    “不錯。北島的實力雖然比不上咱們南洲,但是凝聚力極高,而且北島三大閣高層也是高手如雲。連玄升期甚至開山期巨頭都有,一直都是以名門正派自居,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收留一個邪修當弟子?”對北島瞭解多一點的人更是對此深以爲然。

    “對對,北島那種地方不比咱們這邊,咱們這裡還經常有邪修什麼的出沒,人家北島那可是被三大閣治理得井井有條。別說他們內部弟子,就連周圍的修煉者部落也沒有邪修生存的土壤啊。”衆人紛紛附和。

    聽着衆人這些議論。海無量不禁臉色一變,這麼發展下去要失控啊!

    林逸是北島三大閣弟子,這一點連他都不知道,畢竟林逸對於自己的來歷,只有剛到葳弧海域的時候對齊文翰等少數幾人說起過,之後就再也沒提了,這種事情即便海無量讓人去查,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出來。

    “話可不能這麼說,即便凌一是北島三大閣的弟子,那也不能證明他就一定不是邪修!”海無量連忙否決道。

    “哦?那依你海無量的意思,咱們南洲鏢局聯盟不會和邪修蛇鼠一窩,難道堂堂北島三大閣竟然反而會容納邪修嗎?要不咱們這就寫封信寄去北島,把你海總鏢頭的質疑向北島高層說明一下?”旁邊齊明遠斜着眼睛揶揄道。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海無量不由縮了縮脖子,別看他在南洲海域這邊耀武揚威,看起來好像是一方霸主的架勢,但真正跟北島三大閣這種一島霸主比起來,那根本屁都不是,人家隨便派出個像樣的高層,分分鐘就把他給摁死了……

    “口口聲聲說即便是北島三大閣弟子,也不能證明就不是邪修,你不是這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齊明遠神色不善道。

    “哼,據本總評委調查,那個巫暴良也曾經是北島弟子,他既然都是邪修,又怎麼能證明凌一就一定不是呢?”海無量一聲冷哼,隨即又補充了一句:“本總評委對北島三大閣一向敬仰,但是像三大閣這麼龐大的勢力,被混進去一兩個敗類而無法察覺也很正常,巫暴良就是一個明證!”

    衆人不由又是一愣,今兒這事情可越來越有意思了,原來連這巫暴良竟然也是北島三大閣弟子,倒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且慢,海無量你說你調查過?”齊明遠忽然眼神一凝:“這也就是說,你早就知道巫暴良的底細,卻不想着趁早制止,反而坐視巫暴良上場打擂臺?你倒是說說看,這麼做的居心何在啊?”

    一時間,全場衆人看向海無量的目光再度變得玩味起來,這種事情但凡腦子轉得快一點的都能知道背後有什麼居心,不過海無量身爲大會總評委,口口聲聲公平公正,結果還做出這種事情那就太過虛僞了。

    以南洲海域一貫的輿論風評,他們會去崇拜敢作敢爲的一方梟雄,但如果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僞君子,那可是比真小人還要更加備受唾棄的。

    “我……”海無量頓時汗如雨下,剛纔一門心思就想着拉凌一下水,卻忘了這麼明顯的破綻,連忙急中生智辯解道:“我之前調查只發現巫暴良是北島三大閣弟子,還無法確定他是邪修,爲免冤枉好人,在沒有掌握足夠證據之前,我身爲大會總評委當然不能夠隨便猜疑別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