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凌一,雖然這麼多人都爲你開脫,但你用了和巫暴良同樣的武技,這是不折不扣的疑點,你要想真正洗清嫌疑,那就當衆證明一下你不是邪修。”惱火震驚之餘,海無量也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說下去,冷着臉道:“如果證明不了,那這次大會齊天鏢局的成績就有水分,就不能作數!”

    一條路走到黑,這就是海無量眼下面臨的處境,因爲他已經沒有退路了,其他鏢局都好說,但如果不把齊天鏢局這個第一名搞掉,而真讓對方坐上鏢局霸主之位,那他以後可就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指證林逸是邪修,這是他看了林逸和巫暴良對決之後臨時起的意,老實說把握並不大,但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他必須堅信林逸是邪修!

    “好啊。”林逸淡淡笑了笑,對着海無量腳下的高臺揚手就是一記狂火拳,受到層層嚴密防護的高臺隨之一陣猛搖,差點讓猝不及防的海無量立足不穩出洋相,這才淡淡道:“這叫狂火拳,剛纔那一招叫狂火千爆拳,這下滿意了吧?”

    這下所有人都轟動了,狂火千爆拳的威力太過誇張,而且和巫暴良的狂沙千爆拳如出一轍,他們心生懷疑很正常,但是這一招狂火拳,不需要任何眼力就能分辨出來,這就是標準的火系武技。

    “這……怎麼可能?!”海無量這下徹底要瘋了。

    無論有多少人站出來替林逸開脫。無論林逸身上有多少重耀眼光環,他都可以想方設法進行辯解,即便最後不能置林逸和齊天鏢局於死地。但只要讓輿論覺得依然有嫌疑,他就賺到了,反正他也不需要付出什麼成本。

    但是現在,林逸使出明明白白的火系武技,直接用行動讓一切猜疑都變成了浮雲,他還能有什麼招?

    “什麼可能不可能的,我是火系靈根屬性修煉者。這一點明白無誤,你如果這樣都還想說我是邪修。那在場這麼多人估計都應該是了。”林逸淡淡道。

    “對對,那我們都是邪修了,不知道海總鏢頭你是不是啊?”齊文翰大笑着附和道,其他衆人也跟着紛紛鬨笑點頭。誰都知道,海無量這一回是害人不成反被踩,出醜出大了!

    海無量真是欲哭無淚,恨不得當場狠狠給自己兩個耳光,早知道這樣的話,之前就不該鬼迷心竅想着將齊天鏢局和龍舟鏢局一起打包除名。

    否則憑着他檢舉龍舟鏢局的功勞,不僅四海鏢局可以重回五大鏢局之列,至少還能夠保證一定的話語權,到時候齊明遠即便上位成爲新的鏢局霸主。衝着這一點輿論影響也不敢太過針對他,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威風,但情況總算不會太糟。

    現在倒好。雖然他四海鏢局還是堪堪回到了五大鏢局之列,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出言污衊齊天鏢局,就這一點,足可完全抵消掉他之前檢舉龍舟鏢局那點功勞,日後再想拿這個功勞說事兒。別說齊明遠不答應,就連其他趙不凡等人也都不會答應。

    尤其以後面對上齊明遠。天然就要理虧矮人一頭,等到齊明遠真正坐穩鏢局霸主之位,指不定有多少苦頭等着給他吃呢……

    不過即便是到了這種不可收拾的地步,海無量仍然都不死心,竟然還想着替自己辯解一番挽回場面,只不過,齊明遠不會再給他任何機會了。

    “海總鏢頭,本屆南洲鏢局盛會已經結束,按照規矩新一屆的大會總評委該是我了,結束語,是該我來宣佈吧?”齊明遠哈哈一笑,一把就將海無量推到了一邊,將這傢伙生生推了一個趔趄,差點沒直接滾下高臺。

    “我……”海無量頓時血氣上涌,忍不住就想當場翻臉,身爲多年的鏢局霸主,曾幾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不過看到齊明遠似笑非笑的表情,還有旁邊趙不凡等人玩味的眼神之後,頓時有如一桶冰水當頭澆下,只能選擇悻悻閉嘴。

    沒辦法,這幾人明顯都是神色不善,看樣子就等着他犯錯呢!

    他如果真要當場發作的話,不僅於事無補,恐怕連五大鏢局之位都要保不住,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他四海鏢局已經成爲過去式,南洲鏢局聯盟從今日開始,已是改朝換代了。

    無奈之下,海無量只能忍氣吞聲悻悻的走到一邊,好死不如賴活着,哪怕明知以後日子不好過,他也不願放棄五大鏢局的位置,否則四海鏢局偌大的基業,一旦之後訂單大幅縮水的話,那可真不是說着玩兒的,說不定就跟之前的遠通鏢局那樣分崩離析了……

    哼,這傢伙倒是挺會隱忍!齊明遠有些可惜的瞥了海無量一眼,隨即也不再管他,開始面向所有人朗聲宣讀結束詞。

    結束詞和以往歷屆盛會大同小異,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唯一的不同,只在於以前都是海無量宣讀這段話,而現在卻換成了齊明遠。

    此時此刻,看着高臺之上意氣風發的齊明遠,所有人都已明白了一件事,南洲鏢局聯盟的新時代開始了!

    一個屬於齊天鏢局的嶄新時代就這麼橫空出世,不管衆人信或者不信,服或者不服,都改變不了這個大勢,時代不會因爲他們的意志改變,只有他們主動去適應時代,才能保證不被淘汰。

    腦子活一點的人很快就想到,以後魔冷海域的中心地位,必然將被葳弧海域取而代之,畢竟那裡纔是齊天鏢局的總部駐地,而不出意外的話,下一屆的南洲鏢局盛會也將在葳弧城召開,像現在這種大場面,魔冷城只怕再也見不到了。

    時代更替,就是來得這麼突然,讓所有人都覺得措手不及,然而仔細一想,卻又是這麼理所應當。

    “可惜了,沒把海無量這混蛋拿下!”齊文翰一邊欣喜的看着臺上自家老爹威風八面,一邊不由有些悻悻的看着被擠在邊緣的海無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