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錯,以凌少俠你的天大功勞,真要好好感謝你的話,就算一百萬靈玉都遠遠不夠,不過鏢局現在正是用靈玉的時候,這麼多靈玉一時半會根本湊不出來,與其這般勉強,倒不如干脆讓凌少俠真正成爲鏢局一份子,若不然這個榮譽鏢頭未免有些名不副實啊。”齊明遠誠懇勸道。

    “總鏢頭、齊兄,你們這麼說可就太見外了,以咱們之間的交情,難道還需要牽扯這麼多利益嗎?何況這次替鏢局出戰,我根本目的就是衝着巫暴良來的,如今巫暴良已經授首,我也正好可以功成身退,你們真的不必如此。”林逸連連搖頭道。

    “凌少俠,誰都知道齊天鏢局是靠你一人之力登上了鏢局霸主之位,這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事關整個鏢局的聲譽,如果虧待你的話,我們齊天鏢局可是要被人在背後戳脊梁骨的。”齊明遠一臉正色,隨即又道:“何況只給凌少俠你兩成乾股,既可以拉近彼此聯繫,又不會令鏢局蒙受什麼損失,還是我們佔大便宜了呢。”

    話說到這一步,林逸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了,總不能說絲毫不顧齊天鏢局的聲譽,硬把這兩成乾股給推掉吧?

    這麼做林逸自己倒是可以兩袖清風,但對齊明遠和齊文翰來說,那事情可就麻煩了,畢竟他們這次不可能不重重答謝林逸,而如果林逸不收乾股的話。就只能給靈玉,可問題是他們拿不出這麼多靈玉啊!

    林逸終究不是一意孤行之人,他是不會讓自己朋友置身於如此尷尬境地的。而且正如齊明遠說的,他就算收了兩成乾股,只要不去隨便動它,不主動參與鏢局決策的話,就不會讓齊天鏢局遭受什麼損失,正好可以兩全其美。

    “那好吧,不過我必須要申明一點。這兩成乾股我可以收下,但要交由齊兄全權代管。畢竟我不會在南洲這邊待太久,以後也沒辦法參與鏢局事務。”林逸只得無奈道。

    “好說好說,來,大家一起舉杯。敬我們鏢局的新東家!”齊明遠頓時大喜,當即號召衆人敬酒,全場氣氛隨之又變得熱烈起來。

    齊文翰一開始提出要送林逸兩成乾股的時候,他還有些擔心林逸會不會順杆往上爬,損失一點靈玉倒沒什麼,關鍵是到時候尾大不掉,進而影響到鏢局決策就麻煩了,不過林逸現在這個投桃報李的表態,讓他這點擔心頓時煙消雲散。

    兩成乾股交給齊文翰全權代管。而且明言不會參與鏢局事務,那就意味着林逸日後只是一個純粹的甩手掌櫃,只要定期給分紅就萬事大吉。這對於齊天鏢局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既不用損失什麼,又能進一步綁牢林逸,先不說林逸本身的種種神奇能力,單是他背後的洪氏商會,就足可讓齊天鏢局受益匪淺。

    畢竟如今齊天鏢局正是趁勢騰飛的時候,而林逸背後財力雄厚的洪氏商會。便是能夠讓它一鼓作氣扶搖直上九萬里的大風,僅此一項回報。就已經讓他這給出去的兩成乾股物超所值。

    “既然大家如此厚愛,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林逸在衆人一片叫好聲中,當場舉杯一飲而盡。

    這時大廳門口忽然進來數人,不顧衆人怪異的目光,爲首之人爽朗大笑着走到林逸幾人身前道:“齊總鏢頭,凌一少俠,難得大家興致這麼好,能否算趙某一個啊?”

    來人正是玄鷹鏢局總鏢頭趙山鷹,而跟在他身後的幾個,也都是玄鷹鏢局的核心高層。

    “哈哈,趙總鏢頭可是請都請不來的稀客,我們當然熱烈歡迎!”齊明遠當即笑道,對於趙山鷹幾人的來意,他不用細想也猜得出來,這傢伙是來主動示好的。

    如今南洲鏢局聯盟的新格局已經非常明朗,五大鏢局以齊天鏢局爲首,之後分別是神風鏢局,天弘鏢局、玄鷹鏢局,還有四海鏢局,這其中獲得最大話語權的毫無疑問是新晉霸主齊天鏢局。

    在剩下的這些鏢局之中,神風鏢局、天弘鏢局和四海鏢局都是老牌豪門,唯有玄鷹鏢局是新晉上位,單憑它獨自一家可謂孤掌難鳴,一旦受到聯手排擠,即便躋身五大鏢局也未必能獲得多麼可觀的利益,這種情況下,趙山鷹必須尋找一個強力盟友。

    而齊天鏢局,正是趙山鷹心目中的絕佳之選。

    一來這個盟友是新任鏢局霸主,絕對稱得起強力二字,二來對方也屬於是新勢力,和其他幾家傳統豪門之間存在着不小的鴻溝,如果齊天鏢局想要大展宏圖,勢必需要一個與其呼應的可靠盟友,玄鷹鏢局正好符合這個定位。

    所以齊天鏢局和玄鷹鏢局相互走近,無論在齊明遠還是在趙山鷹眼中,都是合則兩利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趙山鷹纔會趁着這個慶功會的前來捧場,而齊明遠則是笑臉相迎,來者不拒。

    身爲一方梟雄,趙山鷹必然有其心狠手辣的一面,但在林逸衆人面前卻顯得八面玲瓏,以其豪爽作風三言兩語就拉近了彼此關係,只是他在席間稱讚得最多的不是齊明遠這個總鏢頭,反而是讓他印象深刻的林逸。

    英雄之間惺惺相惜,趙山鷹對林逸可謂是推崇備至,如果不是對林逸這個人極感興趣,以他玄鷹鏢局總鏢頭的身份,即便要和齊天鏢局聯盟,也未必肯這麼放下身段親自上門捧場。

    當然推崇之外,此人心中到底還有沒有別的深意,那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就林逸自己而言,他可不相信趙山鷹這種梟雄人物會是一個單純的追星族,如果說是捧殺,那倒反而更確切一些。

    依他揣測,趙山鷹此番接近齊天鏢局的同時,也未嘗沒有藉機離間自己和齊氏父子的意思,功高震主四個字,就足可讓雙方心裡留下致命的疙瘩。

    只不過,林逸和齊天鏢局之間的這種關係不是外人能夠理解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