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甚至於,如果有這個必要的話,林逸還可以令其變成超極限蝴蝶微步!

    當然,超極限這個狀態負荷太大,一旦使用自身必然要受內傷,何況林逸對這種極限手段還沒有掌握純熟,現階段還是能免則免比較好。

    “來了!”林逸雙目忽然精光一閃,剛纔在推演超級體術和超極限體術的過程中,他就已經重新感受到了之前那種蠢蠢欲動的意境,而在他想到超極限蝴蝶微步的時候,這股意境更是變得極爲強烈,洶涌澎湃。

    體內原本磅礴而沉寂的真氣,開始不受控制的自發運轉起來,越來越快,全身每一處經脈都隨之變得極度活躍,而丹田之內更是翻江倒海,這是即將突破的徵兆!

    而此刻,外面天色已經逐漸變亮,林逸醞釀了整整一個晚上,總算等來了這激動人心的一刻。

    天色大亮,魔冷廣場再度變得熱鬧起來,不過不同於之前三天的南洲鏢局盛會,今天聚集在這裡的人數變少了許多,畢竟沒有比賽沒有熱鬧可看,除了鏢局和商會人員,旁人是不會來這裡湊熱鬧的。

    當然,如今魔冷廣場一圈都有新五大鏢局派出的鏢師把守,除非是接到邀請函,否則一般人即便有要湊熱鬧的心思,也沒有辦法偷溜進來。

    畢竟今天大會之中要現場簽訂大筆的訂單合同,其中涉及到不少商業機密。自然不可能讓外人進來圍觀。

    大會尚未正式開始,但現場人員已經到了七七八八,核心圈子中新晉鏢局霸主齊明遠正在意氣風發。談笑風生。

    而此刻站在他周圍的人物也沒有一個是尋常之輩,洪氏商會葳弧分會掌櫃柴老實,玄鷹鏢局總鏢頭趙山鷹,其餘衆人也都是各家鏢局首腦和商會大佬,一個個都是重量級人物,以齊明遠爲中心儼然已經形成了一個新的核心利益圈子。

    反觀以往備受熱捧的海無量,如今身邊卻是冷冷清清。連一個捧場的都沒有,雖然四海鏢局勉強保住了最後一個五大鏢局的位置。但誰都知道它如今的尷尬處境,而生意人又一向是最會見風使舵的,想讓他們雪中送炭,那根本就是奢想。

    看着齊明遠這羣人。海無量臉色青一陣紫一陣,衆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人如此冷落,這可讓他情何以堪?

    繼續被這麼獨自一個人晾着實在是太過尷尬,而且容易成爲笑話,海無量咬了咬牙只能主動去找人搭訕,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

    不過,怎麼說也還是五大鏢局的大佬,海無量不可能自降身份到去找一般人搭訕。而齊明遠那個核心利益圈子,他又不可能主動湊上去自討沒趣,想來想去。他只能將目標定在神風鏢局總鏢頭趙不凡身上,畢竟彼此合作多年,多少還有點交情。

    “呵呵,趙……”海無量剛走過去勉強擠了個笑臉,結果還沒等他把話說出來,趙不凡卻突然帶着人走了。只留下他一個人尷尬的張着嘴,生生把後半句話給嚥了回去。

    此刻再看趙不凡。卻是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之後,轉而去找齊明遠說話了,齊明遠對這種大人物當然是來者不拒,兩人當即熱絡的攀談起來,這邊只留下海無量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吹着冷風……

    “這位趙總鏢頭也真是個妙人,凌兄你看海無量這老匹夫的表情,簡直太可笑了,哈哈哈哈!”齊文翰將這一幕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不由捧着肚子大笑不已。

    “雖然說牆倒衆人推,但海無量堂堂四海鏢局總鏢頭,竟然一下子落到這麼無人問津的尷尬地步,倒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林逸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

    所謂虎死威風在,正常即便有所落差也不該這麼悽慘,何況四海鏢局這還沒有真正垮掉呢,在場這些人也真是有夠現實的。

    “嘿嘿,南洲海域一貫以來就是這樣的,只講利益不講人情,這些人翻臉可比翻書都快呢。”齊文翰不以爲意的笑了笑,隨即仔細打量了林逸一眼,轉而道:“凌兄你今兒是不是吃什麼靈丹妙藥了,怎麼感覺整個人有點不一樣啊,感覺特別精神?”

    “沒有啊,齊兄你錯覺吧。”林逸淡淡一笑,半個時辰之前纔剛從金丹中期成功突破至金丹中期巔峰,整個人自然是精神奕奕容光煥發,只不過他一向低調,這種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沒什麼好宣揚的。

    “是嗎?也許吧……”齊文翰不明就裡的撓了撓頭,隨即也沒有再繼續多問,因爲此刻齊明遠已經帶着衆人上臺,南洲鏢局聯盟大會開始了。

    身爲新晉鏢局霸主,依照慣例齊明遠自然要先講一番開場詞,不過他和海無量這種喜歡裝腔作勢的傢伙不一樣,這個環節只是象徵性的說了幾句,三言兩語就一筆帶過,直接開門見山進入正題,開始主持商談各大鏢局和衆多商會的合作事宜。

    衆鏢局負責人頓時精神大振,一個個都躍躍欲試,這可是今日最重要的重頭戲,未來五年自家鏢局到底吃肉還是喝湯,亦或者連湯都喝不到只能喝西北風,就全看今天能拉到多少訂單了。

    不過衆人其實也都心裡有數,即便還沒有正式開始,但結果其實基本已經註定了,因爲這是一場分享勝利果實的大會,顧名思義,只是名次排在前面的勝利者才能分享到最大的果實,至於那些失勢的失敗者,那就只剩下眼饞的份了。

    “嘿嘿,我現在最好奇的一件事兒,就是待會海無量和他的四海鏢局到底能得到多少訂單,凌兄要不你來猜一猜?”齊文翰饒有興致的笑道:“以往他們四海鏢局,每次可都是一家獨得兩成份額呢,那叫一個趾高氣昂,不過這次可就懸嘍。”

    “這我可猜不出來,不過看他剛纔受到的冷遇,這一回肯定是縮水嚴重了,四海鏢局接下來的日子可不好過呢。”林逸笑了笑,隨即轉而道:“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好奇另外一件事,龍奎霸和他的龍舟鏢局怎麼一個人都沒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