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醒來!”鬼東西不知用了什麼神奇手段,一聲震喝之後,忽然令意識模糊的林逸精神一振,而西山老宗這邊卻陡然一顫,頓時神色一變。

    他的勾魂手乃是極爲精妙高深的神識技,一旦被他抓住心神失守的機會趁虛而入,那麼別說區區一個金丹期高手,就是元嬰期甚至玄升期,也只有任他宰割的份!

    這不是單憑意志力堅強就能抵抗住的,必須要有相應的神識手段才行,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林逸之前的表現雖然令人震驚,尤其超級炸彈更是讓西山老宗都嚇了一跳,但層次擺在這裡,若說林逸現在就能使用神識手段了,西山老宗絕對打死都不信。

    事實如此,林逸現在對於神識的掌握,才僅限於最基本的神識感知罷了,別說什麼精妙高深的神識技,即便是一些最基礎的小技巧都還無法掌握。

    只可惜,西山老宗只猜對了一點,卻永遠也猜不到第二點,他這輩子估計也不會知道林逸體內還藏着一個鬼東西,這傢伙可是元神宗師,神識方面的造詣火候還遠在他西山老宗之上……

    鬼東西現在雖然還是殘破元神狀態,正面與西山老宗抗衡不太現實,但若只是要救林逸的話,簡直易如反掌。

    “竟然還有餘力反抗?桀桀,真是個難得一見的奇才,天生的王牌傀儡!”西山老宗還沒搞清楚狀況,以爲就是林逸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在勉強支撐,不驚反喜,當即再度加大了勾魂手的威力。

    剛剛被鬼東西喝醒的林逸尚還來不及緩過神來,這一下立馬又變得搖搖欲墜,只覺天靈蓋一股無與倫比的吸力傳來,瘋狂吸扯着自己的靈魂神識,頗有至死方休的意思。

    “哼,不上臺面的歪門邪道,也敢在我面前現眼!”鬼東西又是一聲冷哼,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西山老宗那隻罩在林逸頭頂的無形勾魂手,竟是被一股莫名威力瞬間震得粉碎,西山老宗身形隨之一個踉蹌,哇的吐出一口鮮血,竟是被生生震出了內傷!

    這一下西山老宗都被震懵了,他可是堪比開山期高手的邪修巨頭啊,如今竟然被一個區區金丹期高手給反傷了,天底下什麼時候發生過這麼離譜的事情……

    之前沒有及時救下程浩楠,還只能說是他猝不及防在林逸身上吃了一個悶虧,但現在卻是實實在在的受了內傷,這可就不是吃悶虧這麼簡單了。

    雖然這一下受傷並不算重,但西山老宗的神色明顯變得凝重了許多,身爲一個令人談之色變的邪修巨頭,小心駛得萬年船的道理他不可能不懂,要不然他根本就活不到今天,雖然不至於因此對林逸生出忌憚之心,不過至少不會像剛纔這樣信手拈來了。

    西山老宗被鬼東西震傷反噬的同時,這邊林逸順勢擺脫了勾魂手的吸扯糾纏,總算恢復清醒,隨之被嚇出一身冷汗,虧得有鬼東西幫忙,要不然這一次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多謝前輩!”林逸連忙道謝,然後趁着西山老宗還未反應過來再次出手,連忙重新施展超蝴蝶微步逃走,哪怕他明知道這樣沒什麼用,對方必然和剛纔一樣能夠瞬間追上來,但還是不能不逃,權且死馬當作活馬醫,總不能就這麼束手就擒吧。

    果不其然,剛剛被反噬震傷的西山老宗雖還有些驚駭莫名,但卻絕無可能就這麼放任林逸逃走,林逸才逃了片刻工夫,西山老宗那團標誌性的黑霧就如期而至,再一次出現在他頭頂上空。

    不過也許是剛剛吃了教訓的緣故,西山老宗並沒有立即出手,而是在好整以暇的重新審視打量着林逸,這可是一個絕佳的王牌傀儡素材,他哪怕受了點內傷也不想冒然出手殺死林逸,因爲那樣很容易損毀肉身,若是因此導致煉不成王牌傀儡可就虧大了。

    最好的辦法,依然是像剛纔這般使用勾魂手直接抹去林逸的意識,那纔是捕獲素材最理想的方式,只是在那之前,還得先觀察一番找到好機會才行,若不然再受一次莫名其妙的神識反噬,那他西山老宗可吃不消!

    只可惜像林逸這種意志堅韌之輩,一次心神失守之後,短時間內想第二次攻破他的心防談何容易,這需要極大的耐心和威懾。

    不過,這兩樣西山老宗正好都不缺,只要能夠成功煉製出王牌傀儡,別說追着林逸多磨半天,就算是爲之耗上一年半載都無所謂,反正修煉者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林逸一路拼力狂逃,卻從始至終都沒能擺脫西山老宗的掌控,而眼看着,前面就已經到達南岸,再往前就是茫茫大海了。

    “沒辦法了!”林逸咬了咬牙,當即就準備往西邊轉,趁着西山老宗還在玩貓戲耗子的遊戲,還沒對自己動真格的殺招,只能設法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將這傢伙引到中心那票人的地盤上去,讓兩撥人狗咬狗。

    然而就在林逸打算轉向的同時,腦海之中卻忽然響起鬼東西的一聲沉喝:“跳下去!”

    “什麼?!”林逸頓時一驚,還沒來得及好好考慮跳海的利弊,身體卻已經本能的做出了反應,聽從鬼東西的吩咐毫不猶豫竄入了大海之中。

    “桀桀,以爲跳海就能擺脫本宗的神識鎖定,真是太天真了!”西山老宗見狀挑了挑一對青眉,嘴角滿是譏誚嘲諷的弧度。

    誠然,海霧確實有着隔絕神識的效果,但是一來此時海霧並不濃重,隔絕效果遠沒有強到能令他西山老宗都束手無策的地步,二來即便是在海霧最濃重的時候,以他西山老宗的神識強度,只要彼此距離不超過五里,林逸依然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雖然時值初夏,但海水依舊冰冷徹骨,林逸刻意用真氣護體也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渾身上下一遍又一遍的瘋狂冒出層層雞皮疙瘩,如果普通人敢這麼跳下來,水性再好也非得被活活凍死不可。r1152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