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輩,我最近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你嗎?”林逸忽然一臉古怪的問道。

    “沒有啊,幹嘛?”鬼東西被問得莫名其妙。

    “哦,那我就放心了。”林逸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猛然一鼓作氣,埋頭就衝進激流漩渦之中。

    這在常人看來無異於自尋死路,林逸也是這麼覺得,因爲即便以他金丹期高手的肉身也經不住漩渦巨力的撕扯絞殺,不過他現在別無選擇,盡力用真氣護住全身,能夠在激流漩渦之中多撐一會兒是一會兒。

    果然不出所料,林逸才剛一進入漩渦,周遭立即就傳來一股極爲可怕的絞殺力,生生就要將林逸撕扯成碎片,幸好林逸有真氣護體,同時還蓄力打出了一記狂火八卦掌與其對抗,這才終於逃過一劫。

    本以爲這股絞殺力會是源源不斷,然而林逸成功扛過第一波之後,卻發現身上壓力突然一下子就減輕了,整個人感覺進入了漩渦眼一般,絲毫感受不到那股絞殺力,反而似乎進入了一個快車道,被一股巨大的激流迅速傳送到遠方。

    “爲了逃命竟然衝進漩渦,這傢伙是個瘋子啊?”此時西山老宗已經追了過來,知道林逸就在漩渦之中卻遲遲不敢進來,哪怕他是堪比開山期的邪修巨頭,可畢竟始終還是肉身凡胎,讓他殺幾隻海獸易如反掌,可如果與天地對抗那就不好說了。

    別看眼前這個激流漩渦並沒有那麼逆天,聲勢甚至還不如林逸之前的超級炸彈,然而西山老宗卻知道兩者既然不同,林逸的超級炸彈終究是人力,逞威一時很快就要煙消雲散,但面前這激流漩渦卻是天地之力。

    雖然現在看起來沒那麼可怕,然而一旦受到某些氣機誘發,其中力道就會無限放大,到時候他西山老宗也只有身死道消的份。

    實力境界越高者往往就越是惜命,就越不敢輕易冒險,這是絕大數人都有的通病,西山老宗這個邪修巨頭也不例外,可是讓他就這麼放過林逸,那又絕對不可能,畢竟林逸殺了他兩個徒弟,而且還是一個難得的王牌傀儡素材,怎麼能就此放過?

    進又不是,退又不是,一時間西山老宗竟是進退兩難,不由得懊悔不迭,早知道剛纔就不該忙着吞食血水,先把林逸拿下就沒這麼多事了……

    身處在漩渦之中隨波逐流,如此也不知過了多久,已經開始習慣黑暗渾濁的林逸忽然覺得前方竟是豁然開朗,整個人隨之就被激流漩渦直接甩飛了出來。

    雖然依舊在水中,但這水明顯比起剛纔的海水要清澈透亮了許多,不似那麼冰冷徹骨,而且平靜無波,給人的感覺就像突然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不過林逸這時候卻沒什麼劫後餘生的感覺,因爲他不知道這是哪裡,更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甩掉西山老宗。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上去啊!”鬼東西在林逸腦海中催促道。

    “上去?”林逸微微一愣,不過倒也沒有怎麼猶豫,直接就照着鬼東西的吩咐去做了,然而等他終於游到水面之後,看着周圍的景象頓時震驚了。

    四周俱是茂密蔥翠的原始森林,此刻林逸所處的位置早已不是茫茫大海,而是一個大型湖泊,難怪水質和剛纔截然不同,敢情還真是別有洞天!

    “前輩,這是什麼地方啊?”搭上一股激流漩渦,結果愣生生從大海被衝到了一個森林湖泊之中,饒是林逸也不禁覺得匪夷所思,而這一切顯然都在鬼東西的意料之中,要不然他剛纔就不會讓林逸跳海,更不會讓林逸自尋死路的衝進激流漩渦了。

    “南島。”鬼東西語氣有些複雜,給林逸釋疑道:“南洲海域和南島本土之間水脈相連,很多海域都有專門連通南島內陸湖的漩渦水道,只要能夠進入漩渦水道,就能迅速到達。”

    “這麼神奇?那倒是夠方便的,不過我怎麼從沒聽人說起過還有這種捷徑?”林逸有些驚訝道。

    他在這南洲海域待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已經不短了,尤其之前還在魯楓森林轉了一圈,卻從沒聽說過什麼漩渦水道,只知道南島不是這麼容易進來的。

    無處不在的漫天瘴霧將南島和周圍海域幾乎完全隔絕,只有在某些特定時候,通過特殊傳送陣才能進來,除此之外從沒聽說過還有漩渦水道這麼方便的捷徑,否則的話這麼多人也都沒必要排隊去給傳送陣送靈玉了,畢竟傳送一次的價格可是不菲。

    “這些漩渦水道可是我們靈獸一族的高度機密,只有幾位頂級長老和一小部分靈獸知道,其他絕大數靈獸都毫不知情,何況是那些人類修煉者?就算有人知道也得滅口,畢竟這可關係到整個南洲靈獸一族的安危,要是隨隨便便就讓人闖入南洲內陸,那還得了?”鬼東西不以爲然道。

    漩渦水道是在極其偶然的情況下才被發現,而且並非是每一個漩渦都暗藏水道,要是在南洲海域隨便找一個漩渦鑽進去,九成九的下場都是被活活絞殺,如果不是清楚知道漩渦水道的分佈,正常誰敢冒然往裡面鑽?

    更何況,很多漩渦水道都是單向通道,就算順利進入南島,那又要怎麼出去?說不定就是有來無回,膽子再大的人類修煉者也不敢冒這個險。

    聽到滅口兩字林逸不由一個激靈,苦笑道:“前輩,我可也是人類修煉者啊,不會連我也要滅口吧?你這是不教而誅啊……”

    “桀桀,小子你怕了?”鬼東西怪笑不已,隨即才道:“放心吧,你可是自己人,再說我是那麼不講道理的人嗎?”

    “當然不是。”林逸順嘴接了一句,又在心底補了一句,因爲你根本就不是人。

    “不教而誅這麼不講道理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幹的,我一向都是先教了再誅。”鬼東西一本正經道。

    林逸聽得一頭冷汗,反正不管教不教都是誅,這兩者之間有個毛線區別啊?r1152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