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西山老宗頓時大驚失色,即便是有海霧隔絕神識,只要距離在五里之內林逸就不可能逃過他的神識感知,何況眼前這地方既沒有海霧,也沒有瘴霧,神識感知明明四通八達暢通無阻,怎麼莫名其妙就會失去林逸的行蹤?

    顧不上過多猶疑,西山老宗連忙提升高度,想要靠目力找出林逸的身影,畢竟真要是在他眼皮底下被林逸逃掉,那可是會被人笑掉大牙的。

    然而眼前卻是原始森林,鬱鬱蔥蔥密密麻麻,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高大密集的樹冠,單憑目力根本看不到地面的情形,登高望遠四個字在這裡可行不通。

    無奈之下,西山老宗再也顧不上開山期邪修巨頭的體面,總算放下身段竄入密林之中,開始發瘋一般四處搜索,舉手擡足間就生生毀去了一大片森林,哪怕掘地三尺也誓要將林逸給挖出來。

    聽着不遠處西山老宗製造出來的巨大動靜,林逸不由喜出望外,惹怒西山老宗這個邪修巨頭固然是件十分危險的事情,但是對方如此反應,卻也說明自己總算掙得了一線生機,在此之前他可是一直都在提心吊膽,生怕西山老宗再次忽然降臨在自己頭頂呢。

    “放心吧,這些沼泥沒有別的用處,唯獨用來隔絕神識卻是效果極佳,那個邪修的神識≧♂鎖定不了你,自然也沒法像之前那樣突然降臨過來。”鬼東西笑道。

    “沼泥竟有這麼大的用處?真是泥不可貌相,難怪前輩你讓我在沼泥裡打滾了,早知道就順便多裝一點帶回去,以後說不定還會派上大用場。”林逸這才反應過來,不由有些扼腕嘆息道。

    雖然依舊腥臭刺鼻,但和完全隔絕神識這麼逆天的效果相比起來,區區一點味道完全可以忍受,身上沾着一層沼泥。某種程度上就相當於穿了一件隱形衣啊,瞞過神識感知可比單純瞞過眼睛要難得多。

    在林逸這種識貨人的眼裡,這些腥臭的沼泥可是真真正正的寶貝,價值絕不在那些天材地寶之下,只不過使用的時候造型比較別緻一點而已。

    “你小子倒是不嫌髒。”鬼東西怪笑一聲,提醒道:“這種泥沼地到處都有,你如果想要隨時都可以裝回去,不過現在還是逃命要緊,雖然沒辦法直接用神識鎖定,但那個邪修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這次如果再被他追上來,那連我也幫不上忙了。”

    “多謝前輩提醒。”林逸心中凜然,後方的動靜越來越近,西山老宗分明是一路碾壓摧殘過來了,二話不說當即拔腿就跑。

    此刻從高空看去,以森林湖泊爲中心,可以分明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在被迅速摧毀,西山老宗這是在四面八方無差別攻擊,然而即便如此。其速度卻愣是比林逸的超蝴蝶微步還要快得多,開山期邪修巨頭髮起飆來,果真是非同小可。

    這裡畢竟是靈獸一族的地盤,西山老宗本不想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強龍不壓地頭蛇,真要惹怒靈獸一族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但爲了找出林逸,他這是已經不計代價了。哪怕因此失去煉製王牌傀儡的機會,也不能就這麼讓林逸輕鬆逃掉。

    林逸不由大驚,照這樣下去他必將重新被西山老宗發現。真到那時候,可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了。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哪怕有沼泥隔絕神識鎖定,哪怕有超蝴蝶微步這樣的精妙身法,卻依然難以逃脫西山老宗的追殺,這種無力和沮喪足以將任何人的意志摧垮。

    然而巨大的壓力之下,林逸心中卻是冒出了對實力的極度渴求,此時此刻,滿腦子就只有一件事,變強,變得更強!

    如果他現在不是金丹中期巔峰,而是元嬰中期巔峰,那麼想要脫身絕對不是難事,若更進一步成爲玄升中期巔峰,那麼別說自保了,恐怕都有餘力反殺這個西山老宗,何必這麼狼狽逃竄?

    說到底,林逸現在的實力在這些頂級高手面前,還是遠遠不夠看。

    當然這都是以後的事情,如果躲不過現在這一關,一切執念都是白搭,連性命都保不住了,執念有個屁用。

    眼睜睜看着西山老宗快要發現林逸,就在此時,一道磅礴精粹的神識猛然從林逸身上盪出,並非是常規所見的圓形發散,而是呈一條直線瞬間連在西山老宗身上,一個高深莫測的聲音隨之在其靈魂深處響起。

    “何方邪祟,竟然擅闖我南洲領地,想要和我靈獸一族開戰不成?”鬼東西此刻的聲音並不像他平時那麼隨意,而是帶着無與倫比的恐怖威壓,儼然一派頂級長老的霸道氣質。

    突如其來被這麼一道強大的神識鎖定,原本還在暴怒發飆的西山老宗頓時嚇了一大跳,招惹到靈獸一族的頂級存在,這是他預想中最糟糕的事情,即便是他這樣的邪修巨頭,也不敢公然叫板靈獸一族,何況這裡還是對方的大本營。

    “吾乃西山老宗,冒昧打擾還請見諒,本宗並無意冒犯靈獸一族,只是爲了追捕一個殺我親傳弟子的人類修煉者而來,還請閣下能夠行個方便。”西山老宗頓時不敢再放肆破壞了,當即客客氣氣的迴應道。

    從頭到尾,西山老宗都絲毫沒有懷疑對方的實力,畢竟對方神識之精粹強大甚至還遠在他自己之上,實力自然可想而知,邪修巨頭也終究還是人,他可不敢冒然招惹這麼驚悚恐怖的存在,這裡可是靈獸一族的地盤。

    “要麼滾,要麼死!”鬼東西的語氣越發霸道強硬,似乎壓根就沒把這位開山期邪修巨頭放在眼裡。

    西山老宗臉上怒氣一閃而逝,最終還是理智佔了上風,沒有敢跟這頭深藏不露的強大靈獸當場翻臉,冷哼一聲之後,只得悻悻轉身離去。

    鬼東西和林逸這才雙雙鬆了口氣,今天能夠嚇住這個邪修巨頭真的是純屬運氣,剛纔過程中稍微露出半點破綻,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