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活該,之前還覺得海無量這人正派大氣呢,沒想到竟是這麼無恥的貨色,出爾反爾言而無信,見到西山老宗第一個跳出來跪舔,真是把咱們魔冷城的臉都丟盡了。”有人冷笑不已。

    “是啊是啊,這一回可算把他本性給暴露出來了,活該倒黴。”衆人紛紛表示不屑,這一回海無量可算是徹底失了人心,連在魔冷海域都難以立足了。

    ………………

    “我們就這麼回去了?”齊文翰看着越來越遠的魔冷碼頭,心有不甘一拳錘在欄杆上:“凌兄爲我齊天鏢局拼死拼活,立下如此汗馬功勞,結果反被一介邪修公然追殺,落一個凶多吉少的下場,而咱們只能眼睜睜看着,連一點忙都幫不上,哪還有臉面坐這鏢局霸主的位置?”

    旁邊柴老實看了一眼齊文翰,不由暗暗點頭,這位齊天鏢局少東家果真是性情中人,凌少俠倒是沒有看錯人。

    “爲父也想繼續留下來打探凌少俠的消息,不過我們已經等了一個多月,再在這邊無止盡的耗下去,葳弧城那邊說不定就要出大亂子,凌少俠的一番心血可就白費了。”齊明遠嘆了一口氣,拍了拍齊文翰肩膀道:“放心吧,凌少俠吉人自有天相,爲父已讓老宋在這邊派出了大量人手,只要一有凌少俠的行蹤我們就能立即知道,他留在這裡坐鎮是一樣的。”

    “洪氏商會也有專門打探消息的渠道,我已經叮囑他們全力打探凌少俠的消息,相信不會有事。”柴老實一邊出言安慰,一邊心下爲林逸祈禱。

    相比於齊氏父子倆,他對林逸的依賴其實更深,畢竟他從沒見過洪鐘,林逸算得上是他在洪氏商會的唯一靠山,洪鐘也是看在林逸的面子上纔會真心接納他,如果林逸真的就此出事,對他來說乃是致命的打擊。

    “嗯,以你洪氏商會和我齊天鏢局在這南洲海域的關係網,足以滲透到每一個角落,假以時日,找到凌少俠應該不難。”齊明遠點點頭,轉而看向齊文翰道:“文翰,你可知道怎樣才能聯繫到凌少俠的那位黃師妹?”

    “黃師妹?”齊文翰聞言一愣,隨即臉色有些古怪的看了齊明遠一眼,凌兄這邊都還沒結論呢,老爹這就想要補救關係,拉攏那位拜入東海神尼門下的黃師妹了?

    “凌少俠佔有兩成乾股,這是他用汗馬功勞換來的,我們齊天鏢局決不可言而無信,總不能因爲凌少俠人不在了就不兌現,所以保險起見,先設法聯繫上那位黃師妹比較好,到時候乾脆把兩成乾股轉到她的名下,對凌少俠也好有個交代。”齊明遠正色道。

    “齊總鏢頭果然仗義。”柴老實點頭讚許道,黃小桃是衆人見過的唯一和林逸有關係之人,而且關係十分親密,林逸這次如果真的出事兒,把他兩成乾股轉給黃小桃名下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從這一點來說齊明遠也算是非常厚道了,畢竟兩成乾股可不是小數目,換做其他人都巴不得林逸死掉之後吞回來呢,畢竟林逸又沒有兒女、徒弟之類的繼承人,照理來說只要他一死,兩成乾股自然就回到鏢局名下了,旁人也不會多說什麼。

    “這……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聯繫那位黃師妹,只知道她在東洲晨星學院……”齊文翰不由爲難搖頭道,說到底他跟黃小桃之間並不熟,只是有過數面之緣而已,彼此連話都沒說過幾句,何況還是在東洲那麼遙不可及的地方。

    “那就先給她保留着吧,以後想辦法聯繫上之後再給她好了。”齊明遠沉吟道,畢竟東洲那種地方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去的,即便知道晨星學院在高臨海域,但即便是齊明遠這樣的實力都遠不夠資格單槍匹馬過去找人,就更別提其他手下了。

    “是!”齊文翰一臉鄭重的點頭,雖是齊天鏢局的唯一繼承人,不過他對齊明遠這個決定舉雙手贊成。

    齊明遠做出這樣的決定也許還有點深謀遠慮的味道,但齊文翰卻是出於純粹的朋友之義,這一次林逸如果真的一去不回,他齊文翰非但不會想要侵吞這兩成乾股,反而會想方設法補償更多,這才符合他性情中人的作風。

    帶着南洲鏢局霸主的光環,齊天鏢局榮歸葳弧城,葳弧碼頭人潮涌動,葳弧海域上上下下所有勢力的頭頭腦腦幾乎全部到齊,這種盛大熱鬧的場面,在葳弧城可是有幾十年沒見過了。

    衆多勢力頭腦聚在此地,目的顯而易見,就是爲了能夠第一時間交好齊天鏢局,在如日中天的齊明遠心中留下一個好印象。

    畢竟這可是新一任的南洲鏢局霸主,地位相當於南洲海域的正道領袖,日後影響力之大非同小可,這等存在即便不能爲友,但也絕對不能爲敵!

    所以就連曾經與齊天鏢局有過恩怨的地頭蛇,也紛紛備了厚禮前來示好,想方設法藉此機會一笑泯恩仇。

    相比之下,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迴歸葳弧城的龍舟鏢局,那可就沒有這樣的排場了,就算它恢復了第二鏢局的頭銜,傳言之中甚至還有西山老宗這樣的超級靠山,但問題是西山老宗並不在場啊,誰知道這位邪修巨頭會不會真的屈尊來龍舟鏢局總部坐鎮?

    如果西山老宗真的降臨葳弧城,那在場這些人自然也要對龍舟鏢局恭恭敬敬,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敬而遠之比較好。

    畢竟在沒有絕對實力威懾的時候,正邪不兩立這種口號還是很有市場的,爲免惹來輿論非議,還是先別跟這龍舟鏢局扯上關聯爲妙,這種事情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在場衆人又不是傻子。

    聽着碼頭那邊鑼鼓喧天,龍奎霸獨自一人坐在龍舟鏢局大堂生悶氣,這些人全去捧齊天鏢局的臭腳,卻對他龍舟鏢局不聞不問,這麼明顯的區別待遇,無論換做是誰心裡也不會舒坦。r1152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