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更何況這一個月以來,龍舟鏢局的業務簡直就是慘不忍睹,別說對不起堂堂第二鏢局的頭銜,就連和以前相比都要差了一大截,這讓人情何以堪?

    說來說去都是因爲西山老宗,身爲堂堂開山期邪修巨頭,只爲追殺區區一介凌一,結果竟是有去無回,整整一個月一點消息都沒有,龍奎霸現在真的滿腹牢騷,暗自腹誹這老怪物不會是言而無信,殺完凌一之後就懶得搭理自己龍舟鏢局了吧?

    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畢竟巫暴良和程浩楠相繼死在凌一手上之後,他龍舟鏢局和西山老宗之間已是毫無關聯,西山老宗確實沒必要再屈尊來龍舟鏢局坐鎮,可是這樣一來,龍奎霸和龍舟鏢局可就慘了,這分明是被架在火上烤啊!

    白白落了一個私通邪修的臭名聲,結果一點好處都沒撈着,業務反而江河日下,龍奎霸想起這些糟心事就想給自己一嘴巴,放着好好的小日子不過,當初抽的哪門子風去跟毒眼傭兵團結盟啊?

    要不然就沒有後面這麼多事兒了,即便得不到這第二鏢局的名頭,但至少還能保住往日業務,總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門可羅雀,偌大的龍舟鏢局,從早到晚一個鏢單都接不到,上上下下只能眼巴巴等着喝西北風……

    無事可做,龍奎霸c只能獨自一個人借酒澆愁,外面熱烈的鑼鼓聲聽得他越發心煩,猛然怒吼道:“人都死哪兒去了?外面這麼吵,都不知道關門嗎?”

    “關門?聽起來好像不怎麼歡迎本宗啊?”一團黑霧突然在大堂正中凝聚,從中顯出一個赤發青眉的怪異老者,正是西山老宗。

    “前……前輩您回來了?”龍奎霸頓時嚇了一大跳,又驚又喜的連忙起身見禮,畢恭畢敬道:“龍奎霸見過西山老宗前輩,在下剛纔只是聽外面的聲音心煩。可不是針對前輩您啊,您可千萬別往心裡去。”

    “諒你也沒這個膽子。”西山老宗桀桀一笑,隨即身形一閃,徑自在大堂主位坐下,雖然乍看起來依舊那麼高深莫測,但其眉宇之間卻有幾分難以掩飾的疲態。

    “來人,快去準備最上等的酒席,本總鏢頭要爲前輩接風洗塵。”龍奎霸忙不迭吩咐道,臉上滿是狂喜之色,千盼萬盼。這一回總算把西山老宗給盼來了,老子倒要好好看看那些勢利小人準備怎麼應對!

    龍舟鏢局上下全部動員,一桌上等酒席很快就被張羅出來,龍奎霸敬陪末座,一個勁給西山老宗敬酒,毫不掩飾阿諛奉承,這些話就連龍舟鏢局的自己人聽了都直起雞皮疙瘩,不過西山老宗卻是剛好吃這一套,言語之間對龍奎霸倒是和善了不少。

    眼看將西山老宗伺候得差不多了。龍奎霸這才試探性的說道:“西山前輩您這次殺了凌一,不僅是爲巫兄和程兄報仇,同時也是幫我龍舟鏢局除了一大害啊,我代龍舟鏢局上下謝過您的大恩大德了。”

    “凌一?”聽到這個名字。西山老宗的臉色陡然冷了下來,神情有些不自然道:“別提了,本宗這次大意了,本想將其活捉回來煉成傀儡。沒成想稀裡糊塗闖到了南島地界,被靈獸一族的頂級高手給盯上了,讓那小子逃過一劫。”

    “啊?凌一逃到南島去了?這怎麼可能。我記得魔冷城內沒有傳送陣啊?”龍奎霸聞言不禁有些咋舌,他可是土生土長的南洲本地人,除了那寥寥幾個傳送陣之外,從不知道還有別的途徑能夠進入南島地界。

    “怎麼?連本宗的話你也敢質疑?”西山老宗目光不善的看着龍奎霸,說翻臉就翻臉,這可是很多邪修都有的共質。

    “不……不是……在下哪有這個膽子啊,前輩您言重了,在下只是覺得不可思議,凌一那小子運氣也太好了,竟然誤打誤撞讓靈獸一族的頂級高手替他出頭,否則這次有一百條命也不夠他死的!”龍奎霸頓時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出言補救道。

    “哼,這次被他逃到南島地界確實是走了狗屎運,不過也未必就代表運氣好,就他這點微末實力一旦被靈獸一族發現,絕對逃不了成爲口糧的下場,所以也算是一個死人了,只不過看不到他屍體罷了。”西山老宗臉色這才稍微和緩了一些。

    “對對,凌一這次必死無疑,就算他運氣再怎麼逆天,獨自一個人也別想從靈獸一族的地盤逃出來。”龍奎霸連連點頭附和。

    “那是自然,這次從南島闖出來,連本宗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還差點被靈獸一族的高手圍攻,就更別說凌一那種貨色了。”西山老宗說話之間分明有些心有餘悸。

    如果不是被南島那些強大靈獸纏住,以他的實力應該早就已經回來了,根本用不了一個月這麼久,西山老宗這一次能夠從南島全身而退,不僅是靠着開山期巨頭的強大實力,更是靠着運氣,如果運氣再差一點,他這個邪修巨頭說不定都已經葬身南島了。

    說到底,南島終究是靈獸一族不可侵犯的大本營,即便現在靈獸一族和人類修煉者之間相安無事,但除非靈獸一族發出邀請,否則任何人類修煉者都絕對禁止進入南島,稍有半點進犯,殺無赦。

    “前輩,現在凌一已經必死無疑,那齊天鏢局這些人是不是也要一併除掉,他們可都是凌一的同黨,現在又佔據着南洲鏢局霸主之位,勢力不容小覷,正所謂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吶。”龍奎霸當即轉移仇恨道。

    不管凌一到底死沒死,對他來說其實都無大所謂,關鍵是齊天鏢局,這纔是他龍舟鏢局必須要除掉的死對頭,否則即便有西山老宗坐鎮,名義上它永遠都只能屈居第二。

    “你想讓本宗對付齊天鏢局?”西山老宗瞥了龍奎霸一眼。

    “對對,這些不長眼的跳樑小醜實在可恨,尤其那齊明遠還自詡爲正道領袖,口口聲聲正邪不兩立,絲毫沒把前輩您放在眼裡,不除不行啊。”龍奎霸藉機挑唆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