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對龍舟鏢局是天大的好事,但對他們齊天鏢局來說可就是天大的壞事了,西山老宗如果一不高興,隨手就把整個齊天鏢局給抹平了可怎麼辦?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可能,在衆人看來反而是極有可能,不過忐忑惶恐之中,除了西山老宗坐鎮龍舟鏢局這個壞消息之外,衆人總算從中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林逸沒死,至少還沒有死在西山老宗的手上。

    “太好了,凌兄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就知道無論什麼事情發生在他身上都不奇怪,哈哈哈哈!”齊文翰頓時大喜,相比之下西山老宗帶來的那點威脅,已經完全被他忽視了。

    “凌少俠當真是天下罕見的奇才,連西山老宗都拿他沒辦法,這可真是……”齊明遠欣喜之餘不由有些瞠目結舌!

    那可是開山期邪修巨頭啊,親自追殺一個金丹期高手竟然會失手,這種事情如果不是出自西山老宗之口,壓根就沒人敢信。

    “能夠逃過西山老宗的追殺確實可喜可賀,不過凌少俠現在身陷南島地界,還是危險重重啊。”聞訊趕來的柴老實則依舊有些擔憂。

    “柴掌櫃,這你就放心吧,凌兄他吉人自有天相,連西山老宗那種老怪物都要不了他的命,靈獸一族也是一樣的,咱們安心等他回來就行了。”齊文翰卻是對林逸信心滿滿,在林逸身上見識了這麼多奇蹟之後,他現在已經不自覺生出幾分盲目崇拜,都快把林逸當成偶像供起來了。

    “不錯,凌少俠之前去過魯楓森林,有過在南島生存的經驗,這次沒準兒也能夠化險爲夷,咱們幾個就不必太過杞人憂天了。”齊明遠贊同道。

    “也是,以凌少俠的實力。這次也一定能夠平安回來。”柴老實重重點頭道。

    西山老宗的突然出現,除了一開始在葳弧城造成巨大轟動,令得齊天鏢局上下人心惶惶之外,之後並沒有什麼動作,只是單純坐鎮在龍舟鏢局,從不邁出鏢局大門一步。

    時間推移,坊間焦點漸漸也就從西山老宗身上轉移了出去,似乎這位開山期邪修巨頭的出現,並沒有給葳弧城帶來太大影響,如果硬要說有的話。也就是龍舟鏢局的生意稍微變好了一點,僅此而已。

    不過即便有西山老宗坐鎮,龍舟鏢局的生意也只是恢復到往日的水平,並沒有達到特別火爆的程度,事實上找上門來的都是一些零散業務,也就只能賺點蠅頭小利而已,而至於真正像洪氏商會那樣的長期鉅額訂單,卻是一張都沒有。

    一來這種商會的大宗訂單,絕大多數早在當日南洲鏢局聯盟大會上。就已經相繼簽訂得差不多了,龍舟鏢局在那時候沒能吃到肉,現在註定了也就只能喝點稀湯。

    二來絕大數商會還是比較信任齊天鏢局,畢竟這纔是實至名歸的鏢局霸主。實力和聲譽都屬一流,反觀龍舟鏢局就不好說了。

    既然跟邪修扯上關聯,聲譽這一塊天然就好不到哪裡去,而現在有西山老宗坐鎮。實力這一塊倒是毋庸置疑,可問題是誰能保證西山老宗一直就待在龍舟鏢局?

    萬一這些商會和它簽訂了長期大合同,結果西山老宗突然有一天走了。那他們豈不是虧大了?商人天性逐利,如果看不到穩定的回報就想讓他們掏出大把靈玉,那可是比登天還難……

    對於這個不上不下的結果,一心憧憬着要凌駕於齊天鏢局之上的龍奎霸顯然不能滿意,打死他也想不到有西山老宗親自坐鎮,他龍舟鏢局的生意竟然還會這樣半死不活,這跟預想中的火爆情形可完全是兩碼事。

    這種巨大的落差,簡直令龍奎霸鬱悶得想要吐血,要知道他這些日子可是天天被逼着出去尋找元嬰期女修啊,如此之大的壓力卻只換來這麼點收益,讓他情何以堪?

    不過再鬱悶龍奎霸也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生意是你情我願的事情,他一個開鏢局的總不能打着西山老宗的旗號,出去找那些商會強買強賣吧?真要鬧得人怨沸騰,第一個找他算賬的就是西山老宗,這位邪修巨頭可是一心準備低調行事的,龍奎霸這不是給他找事兒嘛?

    葳弧城恢復了往日平靜,真要說有什麼區別,也就是前來葳弧海域的外地人明顯多了不少,這就是鏢局霸主帶來的中心效應,以前大家都去魔冷海域,而現在風水輪流轉,也該輪到葳弧海域了……

    南島森林,在鬼東西有驚無險的嚇走西山老宗之後,林逸便留在原地稍作休整,療傷完畢才繼續在密林之中行進,雖然是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有鬼東西這個稱職的導遊倒是不必擔心迷路。

    然而讓林逸頗有些奇怪的是,他在這密林之中已經走了整整三天三夜,卻愣是沒遇到任何一頭靈獸,這裡可是靈獸一族的大本營,照理來說應該是隨便一腳都能踢出個強大靈獸的所在,怎麼會一頭靈獸都沒有?這不科學啊。

    要知道即便是在非常邊緣的魯楓森林,也還是經常能夠發現靈獸蹤跡的,而現在這地方照鬼東西所說,距離南島核心腹地可比魯楓森林要近得多,如果說魯楓森林是偏遠山村,那現在這地方至少也算是城郊結合部,結果卻是這副光景,未免也有點太過反常了。

    不僅林逸,此時甚至就連鬼東西都覺得有些詭異了,不管怎麼看,這確實都不能算是正常。

    如果是邊緣地方這麼空空蕩蕩那倒還說得過去,可現在走了三天三夜,早已是深入腹地了,卻還是這麼死寂得跟鬼一樣,實在說不過去。

    “前輩,咱們還要繼續往裡面走嗎,要不回去吧?我覺着這地方有點詭異。”林逸不由皺眉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這地方還是靈獸一族的大本營,一旦掉以輕心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林逸雖然不是什麼君子,但還是知道趨利避害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