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朱雀突然覺得自己找來的這位傀儡大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貨色,這傢伙的心機可比自己預想中要深得多啊。¤

    不過即便明明看破了對方的居心,朱雀卻也不可能爲了這麼點小事就當衆抗令,畢竟這可是衆目睽睽之下,而對方又是靈獸一族名義上的絕對主宰,它朱雀可不能因小失大,授人以柄。

    事實上如果仔細深入去想的話,就會發現這位傀儡大王的這一招棋看似毫無意義,是一招莫名其妙的廢棋,然而實則羚羊掛角,另有玄機。

    若是朱雀選擇當衆忍讓,那麼就給了對方得寸進尺的餘地,或者說是和它朱雀談判的本錢,爲了防止對方在日後關鍵要害的問題上橫插一腳,朱雀必須得做出一定程度的讓步,除此別無選擇。

    若是朱雀選擇當衆抗令,那問題就更加嚴重了,即便它和青龍聯手控制了靈獸一族的大部分勢力,但別忘了還有另外兩位頂級長老在虎視眈眈,這可都是兼具野心和實力的梟雄,現在不敢輕舉妄動,可一旦被它們抓到了把柄,絕對會毫不猶豫打出清君側的旗號,那可就有的頭痛了。

    想到這裡,饒是朱雀都不由得暗暗心驚,生生嚇出一身冷汗,明明只是一次看起來毫無意義的即興發揮,結果沒想到背後竟隱藏着如此之深的機心,實在是有點可怕。

    朱雀不禁深深看了籠罩在七彩斗笠之下的靈獸之王一眼,心中暗道但願是自己想多了,否則的話,今後恐怕要麻煩不斷了。

    朱雀和青龍在暗中提防,然而這位靈獸之王卻一如剛纔般平靜如水,對於它們接下來任命魔冷城城主也沒有半點要干涉的意思,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面罩朝着林逸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它到底在想些什麼。

    從容離開靈獸大會的會場之後,林逸當即毫不猶豫馬力全開,不惜玩命動用尚未掌握純熟的超極限蝴蝶微步,身形化作鬼魅一般穿梭在密林之中,迅速遠離那一大羣可怕至極的靈獸。

    雖然有靈獸之王的赦免,但林逸也深知自己沒有半點可供磨蹭的機會,因爲他的離場託辭是爲了找個地方方便一下,這個時間自然不可能拖得太長,時間一長那些靈獸肯定會發現異樣,到時候可就真的逃不掉了。

    不過即便如此。林逸這麼做其實也是非常冒險的事情,因爲朱雀可是一直都在用它的神識監控全場,一旦被它察覺到林逸在急速逃跑,後果同樣不堪設想。

    萬幸,朱雀現在一門心思都在琢磨着該怎麼應對靈獸之王,短時間內是不會繼續神識監控全場了,何況林逸這種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也不在它的關注範疇,纔不會特意來搜尋林逸的位置。

    就算跑了,也只會以爲是害怕了不敢回來了。

    如此持續了足足一炷香時間。距離靈獸大會現場至少已有百里之遙,林逸懸在半空的心這才稍微穩了幾分,心有餘悸的長出一口濁氣,這一回可真的是死裡逃生。純屬僥倖啊。

    不過就算是這樣,林逸也不敢完全停下腳步,而是使用超蝴蝶微步繼續疾奔,他可不知道朱雀到底有沒有盯上自己。更不知道朱雀的神識能夠覆蓋多遠,保險起見,當然是逃得越遠越好。

    至於不繼續使用超極限蝴蝶微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種超刺激狀態註定了要付出極大代價,時間持續稍微長一點,體內立馬就會有大批細胞“過勞死”,那可是自殘的行爲。

    林逸有自療能力也不敢這麼玩命瞎搞,好鋼用在刀刃上,只有在必要時候才能使用超極限蝴蝶微步這種底牌,平常時候還是維持在超蝴蝶微步爲妙,反正這個速度也已經很快了。

    而一邊逃跑的同時,林逸一邊在心中慶幸驚呼:“沒看出來,這個新任靈獸之王可真是個好人,哦不,好靈獸啊!”

    剛纔被幾個靈獸守衛威壓震懾碾壓的時候,別看他表面上紋絲不動,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樣子,事實上怎麼可能真的如此?

    他剛纔心臟都差點被嚇爆炸了,哪怕遲上一秒都得死無葬身之地,實在是太他麼驚險了!

    “那個新任靈獸之王感覺有點怪怪的……難道你小子認識?”鬼東西此刻也是一肚子納悶,這一次連他都覺得必死無疑了,沒想到竟能劫後餘生,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

    “噗!”林逸差點噴出來,一臉古怪道:“前輩你這個前任青龍長老都不認識,我一個世俗界上來的人類修煉者,上哪兒去認識靈獸之王啊?”

    “這倒也是。”鬼東西也覺得不太可能,但心中那點疑惑還是縈繞不去:“可要是完全不認識,它剛纔說那番話又是什麼意思,還魯楓森林的大火獅一族,難道是純粹瞎蒙的?沒道理啊,而且站在它的立場沒理由出面救你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許還真是瞎蒙呢,我自己說的魯楓森林,而且魯楓森林那邊現在確實沒多少靈獸,整個家族在那邊的估計也就只有大火獅和大蜘蛛了吧,也不是說完全就沒可能猜到。”林逸若有所思,隨即又道:“何況就算它知道我,也總認不出我這副樣子吧,我可還戴着千絲面具呢!”

    “你戴着面具是不假,但也只是改變相貌而已,你的身形和聲音都沒有變啊,騙一騙陌生人還可以,但是想要靠這個真正瞞過有心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鬼東西否定道。

    “那也沒道理啊,我跟這個新任靈獸之王沒有任何交集,它之前沒見過我,我也從沒見過它,甚至連它到底是什麼靈獸都不知道。”林逸搖了搖頭,忽然眼睛一亮道:“真要說有什麼交集的話,反而是前輩你的可能性比較大吧,會不會被它感受到你的氣息了?”

    “這個……倒也沒準兒……”鬼東西愣了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