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管之後會怎麼發展,但可以預見的一點是,靈獸一族剛開始徵稅的時候肯定要死掉一批人,畢竟用鮮血開路纔是靈獸一族的做事風格,齊天鏢局原本極有可能在這個第一批名單上面,不過現在有了林逸提醒,只要識相一點早做準備,總歸還有幾分自保的機會。

    “既然都說了是自己人,還需要說這麼見外的話嗎?”林逸連忙扶起齊明遠,他特意說這個是爲了讓齊天鏢局到時候能夠安穩過關,可不是要大家感恩戴德。

    “爹、凌兄,那這事兒需不需要趕緊透露出去啊,也讓其他人有個準備?要不然可得死不少人呢!”一旁齊文翰則仍舊一臉緊張道。

    林逸聞言看了齊明遠一眼,並沒有說話,他只負責將消息傳遞到他們兩人身上,此外再加一個柴老實,至於其他人的死活說實在跟他關係並不大,而且關鍵在於這個風聲一旦傳播出去,可未見得就是一件好事。

    “不行,除非靈獸一族真的開始行動了,否則從我們嘴裡提前把風聲透露出去,那絕對會成爲衆矢之的,靈獸一族第一個就要找咱們算賬,這個代價我們可承受不起。”齊明遠當即果斷搖頭道。

    “這……好吧……”齊文翰雖然有些熱血性情,但終究不是沒腦子的一根筋,想通這其中利害之後也就不再糾結這種事了,畢竟無論什麼事情,都不可能比自家齊天鏢局這麼多條人命更重要。

    “文翰你給我記住,凌少俠說的這個消息必須嚴格保密,決不能提前透出去一點風聲,就算是咱們鏢局的自己人也不行,接下來該怎麼做我會秘密安排,你就當做沒有這件事兒,明白嗎?”齊明遠還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

    事關重大。這件事必須早作準備,而更關鍵的則在於嚴格保密,一旦提前泄露出去半點風聲,對於齊天鏢局來說可都是滅頂之災,齊明遠自己當然沒問題,他怕的是自家兒子爲了那點所謂義氣幹出傻事來,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老爹你放心吧,我曉得輕重,不會拿咱們鏢局這麼多人命開玩笑的。”齊文翰沉聲點頭,他的心性雖然還遠未到梟雄層次。但在這種大事情上可不會含糊,要不然也沒資格接班齊天鏢局。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林逸見狀說道,該告別的也告別了,該提醒的也提醒了,繼續留在齊天鏢局也是多此一舉,何況外面這麼多龍舟鏢局的眼線,這裡對他來說也已經成了是非之地,遠不如外面安全。

    齊明遠和齊文翰相視一眼。於情於理他們肯定都想留林逸多住幾天,趁着這個機會好好酬謝這位大功臣,然後再爲他風光送行,不過現在條件不允許。多此一舉反而會壞事,所以也不敢多做挽留。

    “現在情況特殊,我們也不敢留你,自己人就不說見外的話了。不過凌少俠你記住,齊天鏢局永遠都有你的一份子,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只要你一句口信,無論上刀山還是下油鍋我們都萬死不辭!”齊明遠神情鄭重道。

    “不錯,鏢局今天的基業都是凌兄你打下來的,自家兄弟沒什麼好說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果無論什麼事兒都你自己一個人扛着,那可太不夠義氣了。”齊文翰同樣正色道。

    “放心吧,有需要的時候我不會和你們客氣的。”林逸笑着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暖意。

    放眼整個天階五大島,以齊天鏢局現如今的實力自然是什麼都算不上,但好歹也是南洲海域的一方霸主了,尤其現在勢力更是井噴暴漲,如果能夠順利扛過接下來這場大劫,假以時日絕對不容小覷,這可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助力,日後說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場。

    同齊明遠、齊文翰二人告別之後,林逸當即趁着夜色原路翻牆而出,避過龍舟鏢局安插的衆多眼線,找了一家偏僻客棧住下,不過他並沒在客棧中待多久,僅僅才過了不到三個時辰,等到外面天色濛濛發亮的時候就出門了,當即直奔葳弧碼頭。

    想要返回北島當然不可能走海路,先不說有沒有這種直達北島的航線,即便真有,那也估計至少得在海上耗個大半年時間,林逸可沒這麼多閒工夫。

    所以回北島其實就只有一種途徑,那就是乘騎飛行靈獸,而剛好黃小桃的那隻大型靈鳥就寄養在這裡,當初晨星學院來葳弧城選拔弟子的時候,黃小桃原本可以順勢將靈鳥帶走,畢竟這可是她相依爲命好多年的忠誠夥伴,不過爲了方便林逸,最終還是留了下來。

    依舊戴着千絲面具,整個領取靈鳥的過程中,林逸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特別注意,只有接待他的那個小廝很是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因爲在之前的記錄表中,這隻靈鳥的主人乃是一個黃姓女子,而且聽說同如今鼎鼎大名的凌一關係密切,可是面前這個卻是形容粗鄙的鄉野武夫,完全不搭界嘛。

    不過心中疑惑歸心中疑惑,小廝並沒有多嘴盤問,像他這種實力低微的小角色想要在南洲這邊海域混下去,就必須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則以這裡動輒當街殺人的氛圍,很容易禍從口出。

    反正這武夫身上拿着特製號牌,也交夠了這段時間的寄養費用,小廝很是利索的就將林逸徑直領到了靈鳥旁邊。

    靈獸的靈智本就極高,這隻靈鳥雖不是林逸收服的靈獸,但時隔這麼久再次見到林逸還是顯得十分熱情興奮,它當然知道林逸就是自己的“男主人”,何況黃小桃臨走之前也曾來悄悄看過它,並叮囑過讓它必須聽從林逸吩咐。

    如果換成是其他桀驁不馴攻擊性強大的靈獸,林逸也許還要耗費一番手腳,不過這隻性情溫馴的靈鳥顯然沒這些麻煩,有其主必有其獸,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隻靈鳥的性情和黃小桃這個主人如出一轍,溫煦柔和,但是堅強耐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