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日子委屈你了,回去之後再好好犒勞你。↑”林逸欣喜的捋了捋靈鳥脖子,寄養站倒是不會剋扣靈獸的食物,不過也就僅限於此罷了,靈獸和人一樣需要陪伴交流,回去北島之後林逸可得多花點心思在這隻靈鳥身上,要不然怎麼對得起黃小桃的一番心意。

    WWW¸ttκā n¸¢ 〇

    靈鳥清亮的迴應了一聲,彎着腦袋親暱的在林逸身上蹭了蹭,看樣子對它這位男主人十分滿意。

    林逸微微一笑,隨即縱身躍上靈鳥的後背,靈鳥一聲中氣十足的清唳之後,雙翅展開微一扇動,當即又快又穩的騰空而起,靈鳥是爲人類修煉者天造地設的飛行靈獸,這話實在是一點不假。

    感受着耳旁呼嘯的風聲,看着大海遠方初升的紅日,林逸頓時心情大好,出來這麼久,終於要回去了。

    靈鳥的靈性極高,任何路線只要飛過一遍就能清楚的記下來,所以林逸這一次連指路都不需要,靈鳥自己就能夠找到返回北島的空路,而且比林逸還要更加精準可靠,所以他只需要安心坐在靈鳥背上修煉即可。

    在靈鳥背上愜意的伸了個懶腰,林逸正準備坐下修煉,然而就在此時玉佩示警聲突然急促響起,就連坐下靈鳥也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危險一般,變得十分驚慌惶恐,林逸頓時心中一緊,連忙戒備的提防打量着四周,什麼情況?!

    “哇呀呀呀呀,凌一小輩,你居然真的沒死?”身後一團黑霧憑空出現,同時伴隨着西山老宗的桀桀冷笑,和帶着幾分不可置信的驚歎:“南島那鬼地方連本宗都灰頭土臉,差點折在裡面,就你這點微末實力竟然能夠逃出來,你這是走了多大的狗屎運啊?”

    看着黑霧之中逐漸顯形的西山老宗。林逸頓時嚇得連心跳都漏了一拍,臉色不由一變,自己這次回來之所以弄得這麼小心謹慎,連半夜去齊天鏢局都不以真面貌示人,就是爲了提防這西山老宗,沒想到最終還是落到了這一步,這傢伙怎麼會知道自己的消息?

    不過,林逸隨即腦子一轉就想明白了,龍舟鏢局不僅在齊天鏢局周圍遍佈眼線,碼頭這邊肯定也沒少安插。說不定就連靈獸寄養站的那些小廝,都是他們的人。

    林逸的行動不可謂不小心,但是他有一個繞不過去的關卡,那就是必須領取黃小桃寄養在這裡的靈鳥,這是唯一的破綻,也是足可致命的破綻。

    一旦他取了黃小桃的靈鳥,那麼即便他改變相貌都沒用,人家輕而易舉就能通過騎着靈鳥飛行的他來猜出身份,西山老宗接到風聲。自然就會像現在這樣第一時間殺過來!

    大意了!林逸心中暗自後悔,不過他也真的是沒辦法,即便是爲了躲避西山老宗,他也總不能直接放棄黃小桃的這隻靈鳥吧?

    “哼哼。如果不是有人通風報信,換成這副粗鄙模樣本宗還真不一定能夠認出你來,不過現在看你這幅表現已是凌一無疑了,這可真是天意要成全本宗啊。桀桀桀桀!”西山老宗得意冷笑不已。

    他現在對林逸已是恨之入骨了,這不僅僅是關係到巫暴良和程浩楠兩個徒弟的殺徒之仇,也不只是爲了煉製王牌傀儡。更是爲了他自己的顏面。

    上次衆目睽睽之下去追殺林逸,結果卻沒想到落了個灰頭土臉,林逸既沒能殺到也沒能抓到,自己反而在南島被搞得一身狼狽落魄,這讓他堂堂開山期邪修巨頭情何以堪?

    身爲邪修巨頭,老實說西山老宗並不怎麼在意被殺掉個把徒弟,反正他從來都視人命如草芥,徒弟死了可以再收,沒什麼可大不了的,但是到了他這個層次,無論什麼場合面子卻是決不能丟的,要不然不僅會被人笑話,更會極大影響到他的震懾力。

    一個邪修巨頭如果嚇不住人,鎮不住場面,那還出來混個屁啊?

    西山老宗的突然出現,令原本心情大好的林逸瞬間有如當頭一桶冰水澆下,不過所幸他神經堅韌,見到西山老宗之後雖然不可避免驚愣失神,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二話不說連忙催動靈鳥逃離。

    靈鳥的飛行速度極快,在所有飛行靈獸中算是一流,論絕對速度至少堪比林逸在地面上的超極限蝴蝶微步,西山老宗雖然看起來也會飛,但那和真正的飛行靈獸比起來頂多只能算是懸浮,在空中的速度肯定無法和靈鳥相提並論。

    只可惜,西山老宗追人根本不需要速度有多快,只要和上次一樣,神識鎖定住林逸的位置之後,一個瞬身就能直接追上來,這種神乎其技的手段可不是單憑速度就能擺脫的。

    上次之所以能夠脫身,其中有一個關鍵原因就是林逸披了一身沼泥,進而成功隔絕了西山老宗的神識鎖定,這才能在鬼東西連蒙帶嚇的輔助下逃過一劫,要不然即便他速度再快,再怎麼玩命使用超極限蝴蝶微步都是白搭。

    之前在南島的一個月時間,林逸倒是在玉佩空間內收集了一些有着相同效果的沼泥,可是現在時間倉促,西山老宗根本就不可能給他機會往身上塗沼泥,何況只是他自己塗了沼泥也沒用,西山老宗只要鎖定他座下靈鳥就足夠了。

    而更糟糕的一點是,今日恰好還算天氣不錯,原本那漫天海霧多少還可以阻礙一下西山老宗的神識鎖定,結果現在他麼竟是難得的晴空萬里……

    就算沒有神識,用眼睛看都能看到林逸!

    “別怕,往之前的五毒沼澤方向逃!”鬼東西的聲音適時在腦海中響起。

    “好!”林逸當即果斷點頭,看樣子只能故技重施,像上次那樣逃入南島將這老魔頭嚇走了,放眼周圍所有地方,恐怕也只有南島那些靈獸纔可以讓西山老宗望而卻步。

    然而有過上次的前車之鑑,西山老宗又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讓林逸得逞?周身上下殺機凜冽,他這次已經幾乎放棄了活捉林逸的念頭,王牌傀儡不煉也罷,但是無論如何面子必須找回來,這次林逸必須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