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越是得天獨厚之地,往往就越是危機四伏,這乃是亙古不變的道理,這就跟在那些原始之地探尋天材地寶一樣,一旦稍有鬆懈,就必然會付出慘重代價,林逸可是時刻謹記着這條生存法則。

    任何時候,小心謹慎總不是壞事,靈鳥這麼嬉鬧說不定就會引來不可抗拒的存在,還是讓它稍微忍耐一下比較好。

    “沒事兒,讓它自己玩吧,只要不飛遠了應該問題不大,方圓百里我都用神識掃過了,沒有發現任何生物的跡象。”鬼東西卻是打斷道:“對於它們靈鳥來說,嬉戲就是修煉,這次對它來說也是難得的機緣。”

    “哦,那好吧。”林逸點點頭,既然鬼東西都這麼說了,那確實應該沒什麼問題,一邊繼續打量着這片空間一邊問道:“前輩,這下面到底有多大,怎麼感覺比上面的五毒沼澤還要大得多啊?”

    由於那些實質化的五行殺氣一道道五彩斑斕,天然就是一個個光源,所以這下面的光線雖遠沒有地面透亮,但能見度還算不錯,以林逸的目力基本上不會受到任何阻礙,不過一眼望去,這下面竟是一望無垠,一時間根本看不到邊際。

    “應該是,不過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當初古籍上只說有這麼一片源頭空間,一語帶過,沒說具體情況。”鬼東西對此也不敢確定,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至少他神識掃過之處還遠遠沒到邊際,比起上面那片五毒沼澤顯然是大了不知多少倍。

    “哦,話說前輩你當初難道特意去查過古籍文獻麼?和這五毒沼澤相關的?”林逸不由有些奇怪的問道。

    鬼東西自己沒來過這裡,對這五毒沼澤的瞭解明顯來自於古籍,正常情況下偶爾在古籍中瞥到一眼倒是不奇怪,可是像他了解得這麼具體,那肯定是專門查過了。

    “不錯。我當初曾經耗費整整數年時間調查過這片五毒沼澤,各種古籍文獻幾乎都查了一個遍,雖然不能像你小子這樣直接進來,但要說對這片五毒沼澤的瞭解,天底下恐怕無人能出我之右!”鬼東西自信篤定道。

    “這是爲何?難道前輩你也和其他靈獸那樣,想要將這片五毒沼澤據爲己有?”林逸笑着打趣道。

    “那倒不是,除了像你這種天賦獨特的怪胎,其他任何靈獸和人類修煉者都不可能擋住五行殺氣,就算我也是一樣,當初特地調查這個五毒沼澤。其實是因爲一個傳聞。”鬼東西賣關子道。

    “什麼傳聞?”林逸頓時來了興趣。

    “那個傳聞說,這片五毒沼澤之中有蛟龍出沒,而且還不止一次被其他靈獸目擊到。”鬼東西語氣幽幽道。

    “蛟龍?”林逸聞言一驚,下意識擡頭看着上面來回遊弋的那些五行殺氣,如果不是近距離感受過,任誰都會覺得這些絕對是貨真價實的蛟龍。

    “蛟龍是我龍族的管轄範圍,而且如果真有蛟龍存在,那也定然不弱,當初我離開天階島的時候。實際上是想培養一個龍族的副長老,幫我代理這邊的事務,只是終究也沒有找到夠資格的,所以於情於理都要來尋找一下。不過耗費了整整數年時間,最終卻一無所獲。”鬼東西頓了頓,繼而苦笑道:“現在看來,它們看到的蛟龍分明就是這些實質化的五行殺氣。只是巧合游到沼澤上面去罷了。”

    “應該是這樣。”林逸點點頭,自從他進入五毒沼澤到現在,還從來沒見到過任何一個活的生命體。只能說這是一片天然的死地,要是突然冒出一個五毒蛟龍那纔不正常呢。

    頓了頓,林逸有些猶豫的問道:“前輩,那我接下來怎麼辦……”

    這地方是個天然的寶地,靈氣濃度比玉佩空間還要濃郁的地方,也許這輩子都沒機會再遇到,所以林逸並不打算就這麼上去,當然,他現在也沒法上去。

    畢竟他可不像西山老宗那樣會飛,而且即便他能進入頂上的五毒沼澤,想要克服沼泥的巨大阻力直接游上去也是夠嗆,何況他總不能把黃小桃相依爲命的這隻靈鳥留在這裡吧。

    除非靈鳥像剛纔下來的時候一樣不動,林逸倒還能勉強用真氣將其保護周全,可是靈鳥不動又怎麼上得去?一旦亂動的話,以林逸目前的實力還真是很容易出閃失,過程中真要出點什麼意外,那可就懊悔不迭了。

    而且這時候要是冒然上去,沒準兒那西山老宗還不死心就在五毒沼澤邊上守着,要是被他發現林逸可以深入五毒沼澤而不死的話,那絕對會不死不休的耗在這裡,林逸這輩子也別想再走出五毒沼澤一步。

    可是如果不上去,那就只能在眼前這片陌生的底下空間待着,靈氣濃郁得超乎尋常是不假,問題是誰知道這地方會有什麼兇險?

    雖然林逸也不相信存在什麼五毒蛟龍,可他多年的經歷更知道另外一個道理,風險總是同利益成正比,這麼得天獨厚的一個超級寶地,難道就真的這麼安全無害?這種可能性只怕比五毒蛟龍什麼的還要低吧……

    如果放在以前,林逸絕對會設法在底下這片廣闊無垠的空間好好探索一番,畢竟機會難得,說不定就有意外驚喜,不過在接連見識過西山老宗和靈獸一族那些超級存在之後,林逸這點強大的自信心早已動搖。

    身爲金丹中期巔峰高手,林逸如今比起剛來天階島的時候強了至少百倍有餘,然而他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多強,在毫無線索的前提下,如果憑這點實力就敢去冒然探索,那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下面的空間比起上面五毒沼澤大了太多,天知道走遠之後還能不能找回來,更不知道到時候還能不能上去,亦或者上去之後,也許又是其他猝不及防的情況,這裡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

    “怎麼?你想現在就去到處走走?”鬼東西一副揶揄的口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