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暈,怎麼莫名其妙就扯到我身上來了……”林逸頓時一臉無語,苦笑着繼續問道:“那他之後幫你了嗎?應該還是幫了吧,要不然你怎麼到的世俗界?”

    鬼東西沉默了片刻,幽幽說道:“算是勉強幫了一半吧。@”

    “幫了一半?這是什麼意思?”林逸一愣。

    “沒什麼意思,就是我一直纏着他,那老東西被我墨跡得煩了,就答應跟我打一架,如果我贏了他就幫忙,如果我輸了就一切免談,從此不得再去煩他。”鬼東西解釋道。

    “然後呢?結果怎麼樣?”林逸迫不及待的問道,他是真想知道鬼東西和章力鉅這兩個頂級存在之間,到底誰的實力更強。

    “我們一連打了三天三夜,從天上到地下再到海里,過程中還硬生生毀掉了五座小島,結果誰也沒贏,打成平手了……”鬼東西說起這事兒倒是語氣有些振奮了起來,高手之間惺惺相惜,畢竟章力鉅這樣強大到近乎無解的對手,對他來說也是世間難尋啊。

    “呃,那可真是夠激烈的。”林逸不禁咋舌,在他認知當中實力越強的高手就越是注重一擊必殺,尤其到了鬼東西和章力鉅這種層次,那正常應該是一個照面就分出高下了,可是兩人竟然一連打了三天三夜都不分勝負,可見彼此實力確實是難分伯仲,旗鼓相當。

    “確實激烈,除了章力鉅之外我還從沒遇到過這樣的對手,就算是朱雀這個老對頭也沒這麼棘手,對付起來也是輕鬆加愉快。不得不說,這老東西確實是一號人物。”鬼東西點頭嘆道,身爲前任青龍他一向心高氣傲,除了靈獸之王以外很少會對其他人如此推崇,章力鉅算是一個難得的例外。

    “那後來呢?”林逸繼續問道。

    “後來?大家誰也沒輸誰也沒贏。之前的賭約就沒法算,彼此打成平手自然就只能幫一半了,那老東西沒有幫我開啓陣法通道,但是把五行神石借給我用了一下,所以我倒是能夠去到世俗界,不過爲此付出的代價就是被那龐大威壓給整成現在這副德行,桀桀,落一個不人不鬼的下場……”鬼東西自嘲道。

    “原來如此。”林逸點點頭,後面的事情他已經知道,沒必要繼續再問下去了。不過想了想之後突然又問道:“不對啊,如果說章力鉅爲了不讓他那七個老婆受傷纔不去開啓陣法通道的話,那爲什麼他後來又去了一趟世俗界?”

    之所以有這麼一問,是因爲林逸忽然想起來古墓之中的那個神農藥鼎不知爲何消失了,不出所料的話應該就是章力鉅本人的手筆,這就說明他至少去過一趟世俗界。

    難道說他之後遇上了什麼緊急事情,以至於連讓他那七個老婆受傷昏迷都顧不上了,以鬼東西剛纔描述的護短性格,這不太可能吧?

    “他的確和我說過。既然打成平手,他可以過一陣子幫我打開陣法通道,但前提是必須得等到他的那幾個老婆實力都提升到同一境界才行,這樣的話再去打開陣法通道。她們幾個頂多就是消耗一些體力真氣而已,不至於集體受傷昏迷,之後頂多再休養個幾年就能全部恢復了,不需要承擔意外風險。”鬼東西說道。

    “那這麼說來。他現在那幾個老婆都已經滿足條件了,所以他才能自如往返於世俗界和天階島。”林逸點點頭,隨即道:“這個提議不是挺好麼。只要稍微等個幾年,大家都不用冒任何風險,前輩你莫非連這幾年都等不及?”

    壽命對於高層次修煉者,尤其是對於鬼東西這樣的頂級靈獸來說雖然不是無窮無盡,那也是極度悠遠漫長的東西,幾年時間只是彈指一揮間,隨隨便便閉個關就過去了,何必要爲了爭這幾年時間而去冒如此之大的風險,硬生生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副樣子,怎麼看都不划算啊。

    “當然等不及!”鬼東西語氣灼灼,隨即苦笑道:“如果不是靈獸一族的情勢已經到了火燒眉毛的境地,以我這性格又怎麼會拉下臉皮去向一個人類求助,即便當初面對靈獸之王,我也從來沒有這麼低聲下氣過,如果照那老東西說的再等幾年,我自己是沒有問題,但是靈獸一族早已經分崩離析了,朱雀那野心勃勃的架勢你也不是沒見過,我哪裡等得了?”

    “這倒也是,只不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依我看來如果當初前輩你沒有這麼衝動,而是聽章力鉅的話稍安勿躁多等幾年的話,情形遠不至於發展到現在這麼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至少有前輩你在靈獸一族坐鎮的話,朱雀即便弄來一個傀儡做新任靈獸之王,它也斷然沒辦法像現在這般隻手遮天,爲所欲爲。”林逸分析道。

    情況未明之前,一動不如一靜,這是他多年以來的經驗心得,不過每個人性格不同,處事風格自然也就迥異,如果鬼東西照他說的這麼做,那也就不是鬼東西了。

    “說的是啊,只可惜我當初沒遇到你小子,要不然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地步了,說實在的,你小子實力雖然不濟,但還真有不少讓我學習的地方。”鬼東西唏噓感慨道。

    這倒不是客套話,而是事實如此,林逸能夠以如此驚人的速度在短短几年之內成長到今天這地步,這不僅是他天賦和氣運使然,更關鍵是他進退有據的處事風格,如果換成其他人即便有同樣的天賦和氣運,恐怕也早已被人半途扼殺了。

    “前輩你可別寒磣我了,堂堂前任青龍說要向我這個金丹期小卒學習,說出去不得被人笑話死啊。”林逸笑着擺了擺手,頓了片刻後忽然道:“話說我從一開始上天階島,就到處找人打聽章力鉅的事情,前輩你怎麼不早說啊?當初一聲不吭的,我還想當然的以爲你從沒見過他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