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也能夠連通?那以前怎麼沒見前輩你用這一招?”林逸不由問道。△

    這在他看來那可是實實在在的神技啊,鬼東西現在這狀態雖然沒什麼戰鬥力,可是論神識那絕對獨步天下,如果他和鬼東西之間神識可以連通共用的話,那就相當於天然多了一個強大逆天的金手指,這其中的實用價值可不是一點兩點。

    “你小子以爲這很簡單?”鬼東西聞言沒好氣的撇嘴道:“這種事情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但真正做起來那可是很麻煩的,要耗費掉我難得積攢下來的不少體力真氣,這次只是爲了讓你見識一下而已,如非必要我可沒本錢這麼奢侈。”

    “哦哦,好吧。”林逸點了點頭,隨即也不再多言,專心藉助鬼東西的神識開始觀察地面上的情形,如果上面真的是西山老宗守在那裡,那可就麻煩了。

    仔細探查了一圈,林逸利用鬼東西的神識鎖定了地面上兩個人,就駐守在距離五毒沼澤不遠處,不過讓他總算鬆了一口氣的是,這倆人之中沒有西山老宗。

    兩人都是龍精虎猛的壯漢,實力不算多高,一個金丹中期一個金丹中期巔峰,坐在同五毒沼澤隔了數裡的一棵大樹樹幹上,遠遠的監視着五毒沼澤的動靜。

    這兩個人的氣息怎麼感覺有點熟悉?林逸暗暗有些詫異,他的記性一向很好,哪怕是路人只要接觸過都會多少留下一些印象,而此刻坐在樹幹上監視五毒沼澤的這兩個人,他之前分明在哪裡見過,只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只能繼續觀察。

    “他麼的,咱們兩個堂堂金牌鏢師,放着那麼多油水豐厚的好活不接。非得被派來這鳥不拉屎的狗屁地方監視,成天到晚看着一堆破沼澤,連個鬼影都見不着,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監視的?腦子有病吧……”其中一個光頭大漢一邊啃着乾癟的乾糧,一邊憤憤不平的抱怨道。

    “就是,這裡可是南島邊緣,隨便出來一頭什麼靈獸咱們倆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就算運氣好沒遇上,就這味道都讓人吃不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噁心的沼澤。五顏六色的,氣味還這麼衝,再怎麼熬下去我鼻子都快廢掉了!”另外一個黑臉男子跟着抱怨道。

    “哎,忍着吧,現在才一個月,要等守滿兩個月才能換班,龍總鏢頭都已經這麼吩咐了,我們這些做手下的就算鼻子捏出血來也只能照做不誤啊。”光頭大漢搖頭苦笑道。

    龍總鏢頭?龍奎霸?林逸一聽到這個字眼頓時就想起來了,這兩人原來是龍舟鏢局的鏢師啊。之前南洲鏢局盛會還上過場,難怪自己會有印象,不過這兩個傢伙爲什麼會駐守在這裡?

    “咱們兄弟真是倒黴催的纔會被抽到籤,不過說起來這事兒其實也不能全怪龍總鏢頭。他也是沒辦法,誰讓西山老宗吩咐下來必須不分日夜的監視這五毒沼澤呢,就算是咱們龍總鏢頭,在那種大人物面前又怎麼敢說個不字?”黑臉男子嘖嘖唏噓道。

    “嘿嘿。他們大人物一張嘴,咱們這些小嘍囉就得跑斷腿,這事兒哪說理去?我他麼真是想不通。那個凌一既然跳進了這個狗屁沼澤,應該早就屍骨無存了,而且現在都三個月過去了,從頭到尾連一點動靜都沒有,西山老宗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非得逼着咱們守在這裡?”光頭大漢無語撇嘴道。

    “那種大人物的心思咱們怎麼猜得到,上面怎麼說咱們就怎麼做唄,難道兄弟你還敢抗命不成?”黑臉男子斜着眼睛取笑道。

    “怎麼可能?我有十條命也不敢吶。”光頭大漢縮了縮脖子,只得自我安慰道:“好在還有一個月這趟苦差就熬過去了,而且還能拿一筆靈玉報酬,也算不上多虧,等一個月後換了班,咱們哥倆回去可得好好找個館子搓一頓,麻痹的老子這嘴裡都淡出鳥來了,成天到晚淨吃一些破乾糧,連酒都沒得喝,早知道當初就該偷偷捎幾壇過來的。”

    “可不咋的,回去後必須找最好的千醉樓大吃一頓,哎喲兄弟你看看,我這都餓得瘦一圈了,連身上都曬黑了……”黑臉男子一臉苦相的訴苦道。

    “屁!你小子本來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黑鬼,就你這樣還能曬黑?淨扯犢子!”光頭大漢哈哈大笑。

    ………………

    聽着這兩人抱怨的內容,潛伏在五毒沼澤之中的林逸不由大驚,暗罵不已!這都三個月過去了,西山老宗特麼的竟然還真不死心,竟還派人守在這裡監視沼澤,這老怪物也太特麼謹慎了吧?

    照理來說,一般人不知道五毒沼澤的兇險,但是西山老宗自己肯定知道得清清楚楚,照常理來看根本不可能有人活着從五毒沼澤出來,而且現在都過去三個月了,他竟然還不死心?

    不過仔細想想林逸之前的種種神奇事蹟,當初第一次被西山老宗一路追殺,愣是逃到了南島內部脫身,而且之後竟能從南島全身而退,那兇險程度比起五毒沼澤可絲毫不差,既然他那時候都可以死裡逃生,現在就算再來一次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其實真要說起來,西山老宗也相信林逸絕對已經屍骨無存了,畢竟一旦跳進五毒沼澤,即便是他都沒有半分生還的機會,何況是林逸這點微末實力?

    但是林逸之前死裡逃生的先例就擺在那裡,而且西山老宗前陣子專門費心思調查過林逸的事蹟,聽說過發生在他身上的種種傳奇,生怕這一次又出現意外。

    哪怕理智告訴他對方已經必死無疑,但心中始終有那麼幾分不踏實,所以才讓龍奎霸派人過來監視,反正也不是他親自出馬,用不着在這裡白白浪費時間浪費精力,只是開口說句話的事情而已,根本連舉手之勞都算不上,最後倒黴的不過是底下那些鏢師嘍囉罷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