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你這羽毛怎麼變了?”林逸的聲音忽然在旁邊響起,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神韻,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從頭到腳都蛻變新生了一般,原本淡定從容的氣質之外隱隱多了幾分不同,超凡脫俗。

    毫無疑問,林逸如今已是貨真價實的元嬰初期高手,耗費了兩枚聚嬰金丹和一池子星墨乳,最終不出意外的成就了最強元嬰!

    在此之前,林逸以金丹大圓滿實力便足有把握對付九成九的元嬰後期高手,而現在他已是元嬰初期,即便面對元嬰大圓滿也都不在話下,換成別人即便成就最強元嬰,那也只不過是同級最強而已,從沒聽說過一個元嬰初期就能對付元嬰大圓滿的,這完全是天方夜譚,不過如今放在林逸身上卻倒成了真事,一點都不誇張。

    感受着自己體內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林逸也不忘觀察着靈鳥的變化,就在他凝聚元嬰的這十天之中,這靈鳥僅僅只是在泡星墨乳而已,結果竟從金丹後期一下子又飆升到了金丹大圓滿!

    這一幕饒是林逸看着都匪夷所思,不是沒見過升級快的,他自己本身就是個怪胎特例,但是升級快成⊥靈鳥這副德行的,真的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之前三個月從築基大圓滿到金丹後期就已經很誇張了,結果現在十天時間從金丹後期愣生生幹到了金丹大圓滿,這種事情簡直顛覆人生觀……

    “唧唧唧唧!”靈鳥雀躍的對着林逸抖了抖羽毛,羽毛較之原來不僅色澤變得更亮,就連長度也長了不少,不過讓林逸無奈的是,這貨濺了他一頭的星墨乳。

    “還有一枚聚嬰金丹,你要不要試一試?”林逸忽然心血來潮道,拿出最後那一枚聚嬰金丹遞到靈鳥面前。

    “唧唧!”靈鳥眼睛一亮當即一口就吞了下去,隨即又開始在星墨乳中撲騰了起來。

    “呵呵。你這傢伙倒是不跟我客氣。”林逸不由笑了,雖然是心血來潮,這一枚聚嬰金丹放到外面去足可令一堆高手爭得頭破血流,如今卻被一頭靈鳥吃掉實在是怎麼看怎麼兒戲,不過他倒是並不覺得可惜,反正他還有近一整株的嬰參,聚嬰金丹隨時可以再煉,何況這靈鳥是黃小桃的靈寵,也就是自己的靈寵,終究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見靈鳥撲騰得不可自拔。林逸笑了笑當即便從坑中走了出來,在一旁空地上盤膝而坐,他現在剛剛進入元嬰初期,不僅需要好好穩固實力境界,就連原本那些順手武技也都需要好好琢磨精研一番,如果不能提升到相應的層次,那日後要是跟其他人動起手來可就沒那麼省事了。

    諸如狂火千爆拳、狂火八卦掌、狂火千腿等等,還有超級體術、超極限體術,這些都是林逸需要好好琢磨的東西。尤其後二者他還得好好設法同其他武技結合起來,創造出同超蝴蝶微步和超極限蝴蝶微步一樣的強化版武技,這纔是日後拿來對敵的強力手段。

    轉眼又是兩日過去,林逸正研究得興起之時。旁邊忽然響起靈鳥興奮的叫聲,隨即便見它從星墨乳中一躍而起,渾身上下給人的感覺同原來截然不同,赫然多了一絲虛無縹緲的意味。這是飛行靈獸到了一定層次之後纔會出現的跡象。

    “你這就元嬰了?!”林逸頓時瞠目結舌,不由無語的咧了咧嘴,他本來真心覺得自己升級夠快的了。但是同這靈鳥一比簡直就特麼跟蝸牛爬一樣,這破鳥怎麼就能升級這麼快呢?

    “唧唧唧唧!”靈鳥對着林逸連連點頭,一身新增的元嬰氣息展露無遺。

    “嘿嘿,你小子也不用吃驚,能夠到這個地方來不僅是你的機緣,對它來說同樣也是莫大的機緣,它能夠有今日也在情理之中。”鬼東西笑着插嘴道。

    “就這還在情理之中?前輩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你們靈獸都這麼升級吧?”林逸無語道,如果其他靈獸的升級速度都這麼驚悚的話,靈獸一族早就已經無敵了。

    “那倒不是,這頭靈鳥升級這麼快是有原因的,畢竟這地方靈氣濃郁可以說世間罕見,雖然有五行殺氣威壓,但是大部分都衝着你去的,分擔在這傢伙身上的可以忽略不計,它只是撿那些殘餘沒有攻擊性的靈氣吸收掉,就可以嗖嗖升級了。”鬼東西解釋道。

    “就這麼簡單?”林逸挑了挑眉毛,還是覺得匪夷所思,畢竟這實在太誇張了。

    “你以爲有多複雜,別忘了還有這麼多星墨乳和你給的聚嬰金丹呢,加上這靈鳥的資質並不怎麼樣,升到元嬰期一點都不奇怪。”鬼東西倒是絲毫不以爲意。

    “資質不怎麼樣還不奇怪?”林逸都聽得愣了,聽這意思好像資質差才能升級快似的,這是什麼詭異論調啊……

    “不錯,如果換成其他靈獸在這裡,尤其是資質好一點的靈獸,就算有這種得天獨厚的環境也未必能夠升上幾級,因爲我們靈獸和你們人類不一樣,你們人類修煉者那是資質越好升級越快,而我們靈獸則剛好相反,資質越好的靈獸種族,因爲種族天賦越高,每升一級所需要耗費的資源就越多,升級自然也就越慢,而這頭靈鳥的種族天賦只能算是中下,升級起來自然也就快得多了。”鬼東西笑着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還是第一次聽說。”林逸這才恍然,資質越好的靈獸雖然升級越慢,但實力強大卻是毋庸置疑的,這一點倒確實同人類修煉者迥然不動。

    等靈鳥從晉升元嬰的喜悅中逐漸穩定下來,林逸隨即縱身躍上它的後背,吩咐它到五毒沼澤上層去看下情況,如今已經過去整整二十天,林逸想知道那兩個人是不是還在駐守,亦或者是西山老宗終於死心了,畢竟如果想要在期限之前回到北島,再不動身可就真的晚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