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上實質化的煞氣毫無保留的傾瀉而出,整片五毒沼澤都隨之翻騰洶涌,而近在咫尺的林逸更是差點被震出內傷,虧得他最近實力暴漲,要不然一不小心被情緒激動的五煞之龍給誤傷至死,那可真是得死不瞑目了。

    “朱雀這混蛋竟然幹出這種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等我恢復實力,非得第一個將它生撕活剝不可!”鬼東西同樣氣得咬牙切齒,身爲前任青龍,他可以說是無可爭議的龍族領袖,如今聽到五毒蛟龍這麼重要的龍族成員死於朱雀毒手,簡直恨不得當場去找朱雀拼命!

    五煞之龍本來還沉浸在悲傷暴怒之中,聽到鬼東西這話之後忽然愣了一下,眼神帶着探尋的上下打量鬼東西,從剛纔開始就在疑惑鬼東西的身份,而聽現在這話的口氣,巔峰狀態下就連朱雀都可以對付,來頭當真不小啊。

    “五煞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鬼東西忽然對着五煞之龍道。

    “你……你不就是世俗界的一個元神嗎?”五煞之龍不由詫異道。

    “世俗界的一個元神?哼,你覺得就世俗界那種靈氣稀薄至極的地方,會莫名其妙多出來一個單獨的元神?”鬼東西撇嘴悶哼了一聲,這才自曝身份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那個失蹤數年的青龍長老!!!”

    “啊?你是青龍長老?這怎麼可能?那你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五煞之龍聞言頓時大驚,連自己師父五毒蛟龍這樣的存在都沒能最終成爲青龍長老,雖說是事出有因,但它覺得前任青龍那必然也得是超級恐怖的頂級靈獸,怎麼會是一副殘破元神?

    “一兩句話說不清楚,簡單點說。我是爲了去世俗界才落到如今這副樣子,只能苟延殘喘,要不然豈容得朱雀那混蛋如此肆無忌憚……”鬼東西苦笑道。

    五煞之龍徹底驚住。一對銅鈴巨眼滿是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着鬼東西,雖然只是寥寥幾句話。但這其中透露的內情足可讓它好好消化一陣子了。

    沉默半晌之後,五煞之龍忽然五體伏地,以龍族獨有的方式,向着鬼東西恭恭敬敬行禮道:“五煞之龍拜見青龍前輩!”

    如果換做其他人,五煞之龍絕不會因爲這隻言片語就輕易相信,但是因爲之前在世俗界打過交道,更因爲它從鬼東西身上感受到的那一絲同族前輩威壓!

    上次在世俗界的時候因爲實力低微,五煞之龍只知道對方乃是遠遠凌駕於自己之上的存在。除此之外一切都茫然無知,不過這一次它已是闢地期,近距離下分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鬼東西身上隱隱透出那一絲遠古洪荒龍族氣息,甚至剛纔動怒的時候,連它都爲之震顫,這隻有一種解釋,面前這位即便不是青龍長老,那也必然是資歷深厚的龍族前輩。

    既然是龍族前輩,那麼鬼東西的話自然就有可信度,何況話說回來。鬼東西也根本沒必要因爲這種事騙它,畢竟這根本毫無意義,它五煞之龍又不會因爲對方是前任青龍長老就真的唯命是從。頂多恭敬一些罷了。

    “起來吧,我現在已不是青龍長老,你要是叫一聲青龍前輩,別人還以爲是朱雀那混蛋的同夥呢。”鬼東西唏噓笑道:“你還是和林逸這小子一樣,叫我鬼前輩吧!”

    “是,鬼前輩!”五煞之龍連忙改口,隨即又看了看林逸,忍不住問道:“我說你們怎麼會到這地方來,我是五行兼備的靈獸。被傳送到這五毒沼澤還說得過去,可你這個人類修煉者怎麼也會掉到這裡來。難道說你其實不是人類,而是靈獸幻化的?”

    聽着五煞之龍這腦洞大開的推測。本來還在唏噓無言的林逸頓時樂了,無語道:“你現在可是闢地期存在,難道連我是人還是靈獸都看不出來?”

    “原本是看得出來,可這不是有鬼前輩嗎,說不定是他用了什麼特殊手段,讓人完全看不出你的靈獸痕跡呢?”五煞之龍搖晃着大腦袋道,雖然只是一副殘破元神,但看得出來它對鬼東西這位前任青龍還是非常信服的。

    “好吧,那我確定以及肯定的告訴你,我就是一個人類!”林逸失笑着搖了搖頭,看五煞之龍依舊是一臉疑惑,便解釋道:“我之所以掉到這下面來,其實是因爲被一個名爲西山老宗的邪修高手追殺,萬般無奈之下只能逃到這下面來,只有這裡他纔不敢追下來,換成其他地方早被他殺死一萬遍了。”

    “西山老宗?這個邪修實力很強麼?”五煞之龍隨口問道,雖說同它這種闢地期存在完全無法同日而語,但是在它看來林逸的實力也不算弱了,何況還有鬼東西幫忙,一般級數的高手不可能追得他如此狼狽。

    “是一個開山期邪修巨頭,對你來說什麼都算不上,可是對我來說就非常棘手了,我已經逃進來好幾個月,那傢伙仍然不死心,到現在都還派人在上面監視駐守,一旦我上去立馬就會被他知道,所以我是徹底被困在這地方了。”林逸說到這裡頓了頓,看着五煞之龍忽然眼睛一亮道:“對了,我如果出去殺了那兩個眼線,西山老宗肯定會第一時間衝過來,你幫我把他解決掉不就得了?只是一個開山期邪修,對你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吧?”

    “那是自然,什麼狗屁邪修巨頭,敢到我面前來撒野,分分鐘把他拍死下酒!”五煞之龍一臉傲氣道,這還真不是大話,以它如今闢地期的實力想要對付區區一個西山老宗,那絕對是分分鐘的事情。

    “那好,我這就上去把守在上面的李延吉和關致遠那兩個混蛋給殺了,正好還有點舊怨,他們倆一死,西山老宗必然頃刻而至,之後就拜託給你了。”林逸當即決定道。

    以他的性子本不會去麻煩別人,但是這一次,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