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是這樣,果然是利弊相隨,好事兒不可能全部佔盡啊。∈♀”林逸點頭道,打開一扇窗戶就要關閉一扇門,要不然以龍族的強大說不定都能統治全天階島了。

    “那你是怎麼修煉的?”一旁五煞之龍看着林逸問道。

    “我?如果是在別的地方,頂多也就是吸收周圍天地靈氣化爲己用,但是在這個地方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就是利用上面這些五行殺氣淬鍊自身,這種方式效果要好得多,可是……”林逸不由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可是什麼?”五煞之龍奇怪道。

    “想要利用五行殺氣,我就只能站到高臺上面去修煉,可是那裡只能接觸到最底層最弱小的五行殺氣,對我來說修煉效果已經不是很好了,要是能夠稍微靠近中層一點,接觸到那些更加強大的五行殺氣,效果應該會好很多,只可惜我要是讓靈鳥載我上去,修煉過程中又沒法護它周全。”林逸無奈搖頭道。

    “這個簡單,你這頭靈鳥扛不住五行殺氣,但是我能啊,我帶你上去修煉不就得了!”五煞之龍聞言大笑道。

    “對哦!”林逸頓時眼睛一亮,他都忘了這傢伙也是能飛的,而且五行殺氣對它來說非但沒有半點威脅,反而還要怕它,五煞之龍如果肯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不過林逸還是猶豫道:“可這樣豈不是耽誤你修煉了?”

    “修煉個屁啊,跟你說了於我而言睡覺就是修煉,我剛剛纔睡了整整一年多,總得醒來緩緩神啊。”五煞之龍撇嘴道。

    說罷,五煞之龍也不知用了什麼神通,林逸不由分說就被它吸到了寬大的後背上,隨即縱身而起進入頭頂的五毒沼澤,懸浮在距離底層稍微往上一點的地方讓林逸修煉。

    不出林逸所料。這裡的五行殺氣不僅強度更強,而且數量也要更多,頓時讓他找到了剛開始修煉的那種狀態,體內幾乎每一分每一刻都在發生着令人欣喜的變化,進步再度一日千里,讓林逸大感振奮。

    修煉無歲月,轉眼之間又是三個月過去,而此時距離回北島交差的任務期限,已經徹底超期了。

    北島,青雲閣。林逸居所。

    雖然林逸和黃小桃都不在,但院中並非冷冷清清,反而可以說是人聲鼎沸,盧邊仁、苦衷樂、蕭然、喬宏才、李政明俱都圍坐一圈,除了上官嵐兒這個身份特殊的小師姐之外,林逸一系的人馬可以說全部到齊,濟濟一堂。

    別看林逸加入三大閣時間不長,看起來也沒有刻意經營勢力,但是凝聚在他身邊的這些人。如今儼然已經成了一派不容小覷的勢力。

    盧邊仁自不必說,在青雲閣那本就是資歷深厚的人物,而苦衷樂早已是迎新閣三閣主,加上蕭然作爲輔助。青雲閣新人可以說完全掌握在他們二人手中,一入閣天然就會打上林逸一系的標籤,此外李政明和喬宏才二人憑藉着過人一等的實力底蘊,在青雲閣外門弟子中如今也已漸漸打開局面。站穩腳跟。

    林逸一系勢力如今可說是蒸蒸日上,而且每過一陣子,衆人就會定期在林逸這個院子聚會。相互照應加強聯繫。

    然而跟這個大好局面截然迥異的是,此刻圍坐成一圈的衆人,卻一個個愁眉不展,許久都沒有人吭聲,氣氛極爲沉悶。

    “我說林逸老大爲什麼還不回來,是不是在那邊遇上什麼麻煩了?”喬宏才終於率先打破沉默,臉上的焦慮之色顯而易見,本來再大的事情以他這種熱血性格也不至如此,但是事關林逸,不僅是他,在場所有人都難掩憂慮。

    “是啊,距離盧師兄你同林師弟分開都已經過去大半年了,就算要追捕邪修巫暴良,事情也該已經水落石出有個結果了,怎麼會一點音訊都沒有?以林師弟的實力,總不至於還不是巫暴良對手吧?”苦逼師兄跟着愁眉不展道。

    “即便不是對手,以林逸老大的能力自保還是沒問題的,他可不是明知不敵還會湊上去送死的人啊!”蕭然一臉篤定道,他對林逸有着絕對的信心,絕不相信林逸會死在巫暴良這種邪修的手上。

    “以林逸老大的實力,只是一個巫暴良應該還不足爲慮,我擔心的是他人生地不熟,如果因爲追殺巫暴良而被迫捲入其他紛爭,甚至因此惹火燒身的話,那就不好說了。”李政明聲音低沉道。

    “這一點你們倒是可以放心,邪修巫暴良已經死在林師弟手裡,這在南洲海域已是衆所周知的事情。”盧邊仁安慰衆人道。

    “此話當真?”衆人頓時精神一振,灼熱的目光齊刷刷落在盧邊仁身上。

    “千真萬確,前一陣子我去拜託於閣主利用三大閣內部消息渠道,專門讓人打探過南洲海域的事情,那邊曾經召開過南洲鏢局盛會,而林師弟就是在這場大會上當衆擊斃巫暴良,這一點毋庸置疑,只是……”盧邊仁說到這裡不禁慾言又止。

    “只是什麼?盧師兄你倒是快說啊!”衆人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心中一緊連忙問道。

    “殺了小的,出來老的,據說殺死巫暴良第二天,巫暴良的師父西山老宗就忽然降臨大會現場,指名要殺林師弟爲他徒弟報仇,那可是開山期邪修巨頭啊!”盧邊仁臉色陰沉道。

    “開山期?”苦逼師兄衆人聞言俱都一臉茫然,別說開山期,他們甚至連玄升期都沒聽說過,實力決定眼界,畢竟他們如今也才只是築基期高手而已。

    “元嬰期之上爲玄升期,而玄升期之上,就是開山期,那種級數的存在可以毫無懸念的橫霸一方,如果放在咱們北島青雲閣,即便不是第一人恐怕也差不了多少……”盧邊仁嘆了口氣給衆人普及道。

    嘶!衆人聞言頓時齊刷刷倒抽一口冷氣,一個個帶着驚駭之色面面相覷,饒是他們對林逸的實力再自信,可對方如果是如此恐怖的存在,以林逸的實力又怎麼可能逃得掉?彼此實力差距太懸殊了啊,根本一點脫身的可能性都看不到!(各位讀者朋友,端午節快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