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苦逼師兄和蕭然二人見狀頓時一驚,他們對這馬當槍的怒火比起喬宏才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喬宏才同這馬當槍之間還沒什麼交集,然而他們二人,一個是迎新閣三閣主,一個是新人管事大師兄,幾乎整整一年時間都在和馬當槍打交道。◇↓◇↓,

    對於馬當槍這個新一屆新人王的可怕,在場其他人也許還沒什麼概念,但是他們二人可是清清楚楚!

    本來,苦逼師兄被林逸推上迎新閣三閣主之位,那可是代表着前途無量的位置,多少背景深厚的修煉二代都可望而不可得,加上手底下還有蕭然這個強力幫手,說一句高枕無憂那是毫不爲過。

    然而事實上,他們二人這一年來過得實在說不上舒心,反而是沒少受氣,其他新人都還好說,關鍵在於馬當槍這個刺頭,他們根本壓制不住,甚至還要反過來被這一個新人欺壓,情形一如當初被林逸整死的孟覺光!

    這種事情說起來畢竟面上無光,所以每次同盧邊仁、喬宏才還有李政明這些人碰頭的時候,無論是苦逼師兄還是蕭然,都沒有刻意提馬當槍的事情,在他們想來反正熬到馬當槍進入青雲閣也就沒事了,卻沒想到會突然出現今天這一幕!

    馬當槍這人絕對不是普通新人,論實力比起當初的林逸都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喬宏纔不清楚他的底細,冒然動手可是要吃大虧的,苦逼師兄和蕭然連忙想要提醒喬宏才,然而還是遲了一步。

    “這可是你說的,既然你自己一心要找死,那我就大發慈悲送你一程!”馬當槍冷笑睥睨着看了喬宏才一眼。

    說罷也不見他有什麼特別的動作,就見他腳下忽然裂開一道地縫,地縫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延伸到喬宏才下方,喬宏才幾乎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覺腳下驀然一空,整個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就陷了下去,只留下胸口以上露在外面,至於下半身竟是被困得動彈不得,就連掙扎一下都是奢望。

    盧邊仁衆人見狀頓時齊刷刷大吃一驚,一個個掩不住的震驚之色,喬宏才雖然加入青雲閣外門時間尚短,但他的實力放眼所有青雲閣外門弟子那絕對不能算弱了,可是在這個馬當槍面前卻連一招都擋不住,甚至連對方怎麼出手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不等衆人反應過來,馬當槍身形一閃,下一刻就已出現在喬宏才的頭頂,僅剩下一步之遙,居高臨下的睥睨俯視着喬宏才,就算到了這一刻,喬宏才依舊硬氣的保持着剛纔姿勢,死死用手指着他的鼻子。

    “嘖嘖,聽說你也是那個林逸的小弟。怎麼實力這麼弱呢?太讓我失望了,有其僕必有其主,看樣子林逸這個所謂的新人王也不過如此嘛,當初上官天華還對他刮目相看。看來真的是看走眼了,哈哈哈哈!”馬當槍肆無忌憚的狂笑道。

    他是新一屆新人王,而林逸則是上一屆新人王,彼此才相差了一年。而且還都是青雲閣新人,自然方方面面都會被人放在一起比較,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而在他馬當槍的心中。素未謀面的林逸早已被他踩了無數遍,要不然也不會費盡心思專門將林逸創下的這些所謂記錄全部破一遍,如果不是沒機會跟林逸正面交手,他估計早就對林逸發起挑戰了,而現在雖然找不到林逸本人,卻有喬宏才這個林逸麾下小弟主動送上門來找虐,他馬當槍當然不會客氣!

    “放你孃的狗屁!能夠得到上官閣主當面誇讚的人至今只有兩個,一個是公羊傑,另一個就是我林逸老大,就你這種貨色根本不夠格,竟然也敢說上官閣主看走眼?哼哼,自欺欺人!”喬宏才雖然身陷囹圄動彈不得,但想讓他就這麼認慫,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你說什麼?!”原本還在得意張狂的馬當槍,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沉,他自認方方面面都遠在林逸之上,然而至今爲止坊間卻仍然不乏力挺林逸的論調,原因就在於上官天華!

    當初得到上官天華的認可,所以林逸理所當然的就被認爲是公羊傑第二,而他馬當槍哪怕各方面都凌駕於林逸之上,哪怕他在內門大比上一路橫掃無敵,但依然沒能得到上官天華的認可,這是不折不扣的硬傷,是他唯一不如林逸的地方,也是他最忌諱別人提起的話題。

    如今喬宏才當面說這事兒,那不亞於當衆揭他傷疤,被他踩在腳底竟然還敢如此囂張,真當他馬當槍不敢殺人不成?

    “我說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怎麼?這就被我說中痛處了?哈哈哈哈!”喬宏才大笑不已,似乎根本就沒把這馬當槍放在眼裡,哪怕他現在受制於人,那也是想笑就笑,想罵就罵。

    旁邊盧邊仁和苦逼師兄等人,見狀暗暗爲喬宏才的硬氣叫好的同時,也不禁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如今喬宏才的性命就捏在馬當槍手中,一旦馬當槍發飆,他們幾個根本連救都來不及救,後果不堪設想。

    誠然,三大閣對於弟子之間的爭鬥有着嚴格規定,除非是當衆約戰,否則絕對不允許互相殘殺,違者必將受到重懲,馬當槍如果真的一怒之下殺了喬宏才,他自己必然也要付出慘重代價,不過他如今乃是被青雲閣高層一致看重的天才人物,所付出的代價即便不小,但也絕不會慘重到無法接受的地步。

    “真以爲我不敢殺你是麼?”馬當槍臉上猙獰之色一閃而過,眼神一冷忽然一腳踩在喬宏才的手上,這隻手從開始他進門開始就一直指着他,敢挑戰他底線的人,一個都別想有好下場。

    咔嚓!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骨裂聲,喬宏才臉色陡然一白,嘴巴猛然倒抽一口冷氣,冷汗如雨,然而從頭到尾卻愣是一聲不吭。

    旁邊盧邊仁衆人頓時臉色一變,當即忍不住就要對馬當槍出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