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誰都聽得出來,剛纔這一下喬宏才至少斷了兩根手指以上,甚至還要更多!

    “斷你幾根手指而已,這只是對你小小的懲戒,誰讓你目中無人對我這個新人王不敬呢?哈哈哈哈!”馬當槍一邊肆無忌憚的大笑,一邊繼續用腳碾着喬宏才的手指,沒有動用任何真氣,他就是要用這種普通人的手段,一點點將喬宏才折磨到崩潰。∈↗

    然而喬宏才的表現令他大失所望,無論手指上傳來多麼難以忍受的劇痛,這傢伙卻根本連吃痛一聲都沒有,就這麼冷冷的看着馬當槍。

    盧邊仁衆人瞬間散開陣型,將馬當槍牢牢圍在正中,如果不是喬宏才被他踩在腳下投鼠忌器,他們幾個絕對已經出手了,同爲林逸一系的人馬,彼此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們絕不會眼睜睜看着喬宏才被殺而無動於衷。

    “喲呵,沒想到還是一條硬漢,有點兒意思!”馬當槍絲毫沒把虎視眈眈的盧邊仁這些人放在眼裡,對着喬宏才擺出一副貓戲耗子的神情,饒有興致的居高臨下俯視道:“我這個人其實殺性沒那麼重,如果你現在識相一點低頭認錯,誠懇的叫我幾聲爺爺,說不定我一高興還能饒你一條小命,也免得讓人說我殘害同門一點機會都不給,怎麼樣?我數三聲,錯過這個機會可就怪不得我了!”

    “叫你爺爺?怎麼着,聽這意思你是準備投身我們老喬家了?哈哈哈哈,可惜啊,我們老喬家門檻太高,從來都只收人不收狗啊,你恐怕是沒這個機會了!”喬宏才大笑不已,完全沒把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以他一根筋到底的熱血性格。如果會怕馬當槍這種威脅那才真見鬼了。

    “一!”馬當槍神情一冷,腳下頓時碾得更加用力,懶得與喬宏才做口舌之爭,當即開始計數。

    盧邊仁衆人心中一緊,一個個身上殺機暴起,如果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放任喬宏才死在對方手上,那他們幾個日後還有什麼臉面去見林逸?

    此刻衆人心中只有同一個念頭,什麼狗屁新人王,只要他敢對喬宏才下殺手。哪怕拼着被青雲閣嚴懲也必要將這混蛋格殺當場!

    “二!”馬當槍繼續計數,同時輕蔑的瞥了殺機凌厲的衆人一眼,眼神中那一絲譏諷顯而易見,嚴格來說在場幾人的實力在青雲閣弟子中都不算弱,但是這點實力就想要同他馬當槍作對,簡直癡人說夢。

    如果衆人敢對他出手,他今天也不介意多殺幾個人,正好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將林逸一系人馬全部抹殺乾淨。看誰還敢說他不如林逸!

    “三!我都幫你數了,要殺趕緊殺,別在這裡磨磨唧唧婆婆媽媽,老子聽得心煩!”喬宏纔不屑撇嘴道。

    他現在被對方踩在腳底。反抗是沒什麼能力反抗了,換做其他人也許還真會被馬當槍嚇住,只可惜他喬宏才從來不知死字怎麼寫,左右無非一死而已。有何懼哉?!

    “哼,真不怕死?那我成全你!”馬當槍眼中殺機一凝,當即就要下殺手。此刻喬宏才的性命就捏在他手裡,喬宏纔是死是活完全就在他的一念之間,連手指頭都不需要動一下,一道真氣下去保證死得不能再死。

    “你敢!”說這句話的並不是喬宏才,而是盧邊仁、苦逼師兄、蕭然、李政明四人的齊聲怒吼,哪怕再怎麼投鼠忌器,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也不得不出手。

    他們不可能眼睜睜看着喬宏才被馬當槍殺死,而如果阻止不了,那麼他們就只能選擇讓馬當槍也一起陪葬,爲喬宏才報仇!否則,他們還有什麼顏面去見林逸?

    四人身上殺意陡然暴漲,從四個方向同時發動突襲。

    “哼,土雞瓦狗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馬當槍連看都沒看四人一眼,看向腳下喬宏才的眼神變得越發猙獰,似乎盧邊仁這四人真的就完全入不了他的法眼,連多看一眼的價值都沒有。

    見馬當槍這副有恃無恐的架勢,盧邊仁四個頓時不喜反憂,紛紛毫不猶豫的動用了各自最強殺招,雖然對方如此大意輕敵對於自己四人來說絕對是件大好事,可是真的如此嗎?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正好解釋了馬當槍爲何對衆人如此不屑一顧,無他,彼此實力差距太大,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同之前對付喬宏才的手段如出一轍,馬當槍腳下驀然竄出四道裂縫,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瞬間竄到盧邊仁四人身下,不過這一次並沒有要將四人困住,地縫之中一道無比凌厲的尖銳突刺沖天而起,衆人甚至連一瞬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無堅不摧,唯快不破,然而此刻對付盧邊仁衆人的這四道尖銳突刺,乃是由極度濃縮的真氣凝聚而成,同時兼備可怕的硬度和驚悚的速度,這纔是真正純粹爲殺人而生的手段,不僅極度隱蔽突然,而且極其有效!

    無一例外,盧邊仁四個同時被尖銳突刺擊中,雖然沒能及時避開,好在盧邊仁、蕭然、李政明三人不是常人。

    雖然實力遠遠不如對方,但反應還算快,被突刺擊中之時總算勉強避開要害,只是身上都不約而同被蹭下來一大塊皮肉,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相比之下,天賦差了許多的苦逼師兄可就沒這麼好運了,伴隨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嚎,尖銳突刺毫無阻隔的直接貫穿右側大腿,整個人都被帶了起來,鮮血四濺的倒掛在半空之中。

    因爲劇痛所以掙扎,因爲掙扎所以突刺越陷越深,也就越來越痛,在場衆人頓時被這一幕驚得不能動彈,甚至就連自己身上的傷都被拋之腦後了,突刺上尖下寬,苦逼師兄再這麼掙扎下去,洞穿大腿的傷口只會越來越大,甚至到最後整條右腿都會生生斷裂!

    “苦師兄!”被馬當槍踩在腳底的喬宏纔看着這一幕頓時目眥欲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