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前輩你的意思是,這傢伙也是天靈鳥?”林逸聽到這裡頓時興奮了起來,靈鳥多一分實力就意味着他多一分助力,如果真是速度一項獨步天下的天靈鳥,日後那可是必然能夠派上大用場的。

    “這個可不好說,靈鳥一族幾千年來也就出了一隻天靈鳥,至於這傢伙有沒有機會成爲下一隻天靈鳥,我可看不出來。”鬼東西卻是撇了撇嘴。

    “呃……那你還說這麼多……”林逸頓時無語,害得他白高興一場。

    “我告訴你這個,只是因爲我突然發現這傢伙的速度好像比其他靈鳥快不少,說不定有這方面的特質而已,你可不要想太多。”鬼東西嘿嘿笑道。

    “比其他靈鳥快?快多少?”林逸反倒來了興趣。

    “比起其他同級別的元嬰期靈鳥,速度至少要快個三倍以上吧,具體我也不太清楚,說不定只是因爲它跟你一起泡了星墨乳而已。”鬼東西想了想道。

    “三倍以上?這已經很誇張了啊,前輩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覺得這傢伙真有可能是天靈鳥的苗子!”林逸聽得眼睛一亮。

    星墨乳對於靈獸的效果遠不像人類修煉者那麼可觀,如果單純只是星墨乳的緣故,能夠比其他元嬰期靈鳥快一倍就頂天了,快三倍根本不可能!

    “嘿嘿,你小子可不要一廂情願,到底是不是天靈鳥還得看它日後的情況,如果等級越高速度優勢越大,那纔有一丁點機會成爲天靈鳥,否則都是扯淡。”鬼東西不以爲意的說了一句,雖然這話題是他挑起來的,但他還真不覺得這傢伙能成爲天靈鳥,畢竟那種可能性實在太渺茫了,比世俗界買彩票中千萬大獎都要難得。

    “哪怕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機會。那也是機會,總比一點可能性都沒有要好得多。”林逸嘿嘿一笑。

    左右沒什麼事情,他暫時也沒有打坐修煉的心思,便坐在靈鳥背上繼續和鬼東西有一句沒一句的扯閒篇,就當是開眼界長見識了。

    就這麼過了小半個時辰,林逸此刻早已遠離南島,也早已離開了南洲海域的範疇,畢竟靈鳥如今的速度跟當初相比起來實在是快了太多,南洲海域雖大,但在它的極限速度面前也只能說是不過如此。

    林逸正在盤算什麼時候可以回到北島。忽然心頭生出一絲莫名的心慌,玉佩示警聲也同時響起,一片巨大的陰影忽然罩住頭頂,凌冽殺氣隨之撲面而來。

    林逸頓時大驚,不會又是陰魂不散的西山老宗吧?明明沒有走五毒沼澤那個出口,西山老宗應該完全不可能察覺到自己纔對,如果連這樣都還被抓住,那他麼還讓不讓人活啊?

    擡頭看了一眼之後,林逸一顆心這才放鬆了下來。還好,不是西山老宗。

    林逸是放鬆了,不過座下靈鳥卻顯得十分驚慌,因爲這片陰影來自頭頂十丈之外的一頭巨型兇禽。而且是一頭林逸並不陌生的兇禽,鬼眼金雕。

    從氣勢判斷,這頭鬼眼金雕的實力應該在元嬰中期的樣子,此刻一對陰森森的鬼眼正不懷好意的盯着自己。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撲殺下來。

    林逸好整以暇的看了看頭上虎視眈眈的鬼眼金雕,又看了看自己這頭戰戰兢兢的靈鳥,不由嘆了口氣。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之前鬼東西說靈鳥是最廢靈獸時還沒覺得怎麼樣,現在有了對比,果然是高下立判。

    無論賣相還是氣勢,人家鬼眼金雕那都是毫無懸念的完勝,至於實力就更不用說了,自家靈鳥戰戰兢兢的模樣就已經表明了一切,甚至就連它最擅長的速度,人家鬼眼金雕也能輕輕鬆鬆追上來,方方面面全部完敗啊……

    正如鬼東西所說,靈鳥速度只能算中上,而黃小桃這隻即便比其他靈鳥快得多,就目前來說那也只能算上等,而鬼眼金雕速度方面卻是首屈一指的,何況實力境界本就要高出一截,追上此刻極限速度的靈鳥,對它來說根本就不叫事兒。

    “來日方長,如果你能成爲天靈鳥,玩死它都輕輕鬆鬆。”林逸笑着安撫了一句,雖然明知對方不懷好意,但他此時心情依然很放鬆,有實力就有底氣,當然沒什麼好慌的。

    “天靈鳥?那是什麼狗屁玩意兒?還想輕輕鬆鬆玩死我的鬼眼金雕,這麼大言不慚你家人知道嗎?”這時鬼眼金雕的後背上忽然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

    “玩笑話而已,不好意思,讓閣下見笑了。”林逸微微頷首道。

    他一早就察覺到鬼眼金雕背上有人,不過對他來說只要不是西山老宗這種開山期巨頭,那就沒什麼好忌憚的,相安無事自是再好不過,但如果對方真的敢動手,那也正好可以試驗一下五行殺氣的威力。

    “玩笑話?可我聽你這口氣,怎麼感覺好像是真有其事呢?”伴隨着那人的話音,上方鬼眼金雕猛然降低高度,其銳利雙爪之上帶着懾人的罡風,幾乎要將人生生撕裂,如果不是靈鳥躲閃及時,這一下立馬就要吃大虧!

    彼此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林逸冷冷的看了一眼鬼眼金雕背上那中年男子,典型的虯髯大漢,全身上下透着讓人心悸的剛猛霸道,不過讓林逸有些詫異的是,這傢伙竟然帶着一副墨鏡……

    一瞬間林逸甚至都以爲自己回到了世俗界,不過隨即就反應過來,隨着中心商會在天階島上遍地開花,世俗界這些產品早已風靡天階島,連電腦之類的高科技產品都大行其道,何況只是一副小小的墨鏡。

    不得不說,面前這傢伙還挺會搞造型,虯髯大漢本就讓人不敢靠近,如今戴上一副墨鏡頓時更添了幾分煞氣,着實令人望而生畏……只是那是對於別人而言,在林逸看來,這傢伙和世俗界的李呲花差不多,純屬一個混混頭子。

    “不管是不是真有其事,閣下好像都打定主意要找我麻煩了是嗎?”林逸嘴角忽然彎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似笑非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