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馬當槍正打算回自己的一號居所,忽然在拐角處發現一個有些眼熟的人影,愣了一下之後才反應過來,衝着那個人影大大咧咧道:“喂,前面那個叫盧邊仁的傻比,你給我站住!”

    盧邊仁頓時身形一怔,他剛纔就已看到這個囂張跋扈的馬當槍,只不過不想惹麻煩才刻意避讓罷了,沒想到竟然還是被這傢伙叫住。∑

    雖然有心不搭理他,但他卻不想在這混蛋面前弱了氣勢,何況對方用這種羞辱的方式當衆點名,來來往往這麼多青雲閣弟子看着,就這麼裝聾作啞做縮頭烏龜跑掉可不像話。

    轉過身來,盧邊仁神色平靜的看着馬當槍,面上古井無波,絲毫看不出喜怒之色,就連事不關己的旁人看了都不得不稱歎一句,這個盧邊仁果然是個涵養有度的溫潤君子。

    不過盧邊仁這副表現落在馬當槍眼裡卻成了不折不扣的慫包,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你們那個狗屁林逸呢?死回來沒有?回來了讓他趕緊來見我!”

    “沒有。”盧邊仁的語氣依舊古井無波,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跟這馬當槍衝突起來只會吃虧,既然明知道惹不起,那就不要讓怒火矇蔽自己的心智,否則只會壞事。

    “沒有?媽的怎麼還沒有?這都死出去多久了還不回來?”馬當槍皺了皺眉,拉着長音冷嘲熱諷道:“哦……不會是知道我要找他麻煩,而且也知道自己實力不濟,生怕死在我手上,所以才當起縮頭烏龜不敢回來了吧?哈哈哈哈!”

    盧邊仁臉色微微一變,馬當槍怎麼嘲諷他都沒關係,他可以完全不放在心上,但是當着他的面這麼肆無忌憚的拿林逸開涮,他就沒辦法無動於衷了。

    畢竟林逸不僅是他的朋友。更對他有着救命之恩,這種時候如果放任不管就是不義,他盧邊仁什麼事都可以忍,不過唯獨不能容忍不仁不義之事。

    “林師弟乃是公認的天才弟子,即便沖天閣上官閣主也對他讚賞有加,在沒有面對面打敗他之前,奉勸閣下說話之前最好先過一過腦袋,否則你侮辱的不僅是林師弟,還有上官閣主!”盧邊仁臉色一沉道。

    “喲?看這樣子是被踩到逆鱗了,嘖嘖。還以爲你這種慫包一輩子都硬氣不起來呢!”馬當槍頓時更加來勁了,一個瞬身忽然閃到盧邊仁跟前,一把捏住他的脖子道:“你說我侮辱上官閣主?好啊,那你倒是說說看我侮辱他什麼了,侮辱他看人眼光不濟,錯把一個廢材看成了天才?”

    不提上官天華這事兒倒還好,一旦有人提起來,馬當槍絕對會像被人當面揭了傷疤一樣瞬間炸毛,同樣是在內門大比上光芒四射的新人王。上官天華獨獨對那個狗屁林逸高看一眼,對自己這個實力更強的元嬰期新人卻不屑一顧,這老匹夫他麼腦子進水了吧!

    馬當槍今天本來心情就不好,之所以特意叫住盧邊仁。其實就是爲了藉機找茬發泄一下無名之怒而已,如今被盧邊仁這麼當面戳傷疤,以他的性格不當場暴怒纔怪。

    別看他實力高超,這陣子看起來出盡了風頭。其實馬當槍的處境遠沒有外人想象的那麼風光,尤其在徐靈衝這夥人面前,那叫一個窩囊憋屈!

    身爲一衆人中排名最末的存在。不僅是徐靈衝,其他隨便哪個說一句話他都不敢違抗,只能老老實實的照辦。

    尤其這一次徐靈衝給他指派了一個極爲操蛋的任務,本就攢了一肚子的怒火,這時候盧邊仁好巧不巧被他撞見,那簡直就是現成的出氣筒啊!

    當然,馬當槍雖然看起來行事乖張,不過這一次除了在盧邊仁身上找茬發泄之外,其實還有另外一重目的,那就是爲了徐靈衝剛剛指派給他的任務。

    每一個弟子進入內門之後都要定期做試煉任務,而這一次徐靈衝給馬當槍的命令是,接一個地點在南島附近的試煉任務,藉此機會去好好打探一下林逸的行蹤。

    剛纔得到這個命令的時候,馬當槍幾乎都快要瘋了,強忍着纔沒有當場翻臉,媽蛋的,自己放着好好的超級新人王不當,萬里迢迢跑去南島做任務?那他麼不是腦子有病嗎?

    只可惜,他馬當槍在青雲閣是衆星拱月的超級新人王,在徐靈衝這夥人面前卻連個屁都算不上,別說當場翻臉,哪怕只是背後嘀咕一下,一旦被人知道立馬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借馬當槍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冒這個險。

    只是爲了打探不知死活的林逸行蹤,就要萬里迢迢親自跑去南島做任務,這種操蛋的事情無論擱在誰身上都不會有好心情,無論換做是誰都會罵娘。

    徐靈衝也知道這事兒有些強人所難,但他也沒辦法,林逸這段時間實在太過銷聲匿跡,就連神秘人也無法知道他的去向,所以這事兒纔會落到徐靈衝的頭上,而徐靈衝自己顯然不會去遭這個罪,剛剛成爲超級新人王的馬當槍毫無懸念成了最合適的任務人選。

    帶着一肚子無處發泄的怒火,馬當槍一手捏着盧邊仁的脖子,如果不是周圍還有很多青雲閣弟子在指指點點,他甚至都有心生生將這盧邊仁給當場掐死,以泄心頭之怒。

    被馬當槍這麼單手捏住脖子懸空提着,盧邊仁此刻的狀態不可謂不狼狽,因爲喘不過氣來,一張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

    拼命掙扎卻根本掙扎不開,只覺得對方這隻手就跟鐵鑄的一般,無論他怎麼掙扎都始終紋絲不動。

    沒辦法,彼此實力差距實在太懸殊了,而且還猝不及防被人捏住脖子,除非馬當槍主動放手,否則再這麼僵持下去,盧邊仁就算不被捏碎喉嚨也絕對會窒息而死,而看馬當槍這架勢壓根就沒有想要鬆手的意思。

    盧邊仁在馬當槍眼裡雖然是個沒實力的慫貨,但在青雲閣怎麼說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弟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