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真這麼當衆殺了他,這事兒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以馬當槍超級新人王的身份那也要付出不小代價才行,不過他此刻正是火氣上頭的時候,又怎麼會如此輕易放過盧邊仁?

    而馬當槍此刻的想法是,反正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跑去南島,那麼就算殺了盧邊仁也不要緊,就當出去避風頭了!

    “說啊!怎麼不敢說了?還是說連你也覺得上官閣主有眼無珠,老眼一瞎點了一個廢材啊?”馬當槍一手掐得盧邊仁連舌頭都吐出來了,明明知道對方根本說不出話來,但他卻感受到了一種難得的快意,怒氣不能憋着,就得這麼發泄出來才行。

    旁邊一衆青雲閣弟子遠遠看着這一幕,都情不自禁爲盧邊仁捏了一把汗,但始終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盧邊仁雖然爲人一向不錯,他們也不介意幫他一點小忙,可現在面對的卻是馬當槍這種不可以常理度之的怪胎,那還是躲得越遠越好,省得惹火燒身。

    盧邊仁心中一片悲慼,衆目睽睽之下被人掐死在青雲閣,從頭到尾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阻止,世態炎涼到如此地步,實在是讓他覺得心寒,甚至萬念俱灰,然而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一個少女聲音:“誰敢說我爺爺有眼無珠?!”

    伴隨着話音,一隻圓滾滾胖3長3風3文3學,c∧fwx乎乎的小熊出現在衆人眼前,隨後纔是它的主人上官嵐兒。

    “見過上官大小姐!”旁邊圍觀的一衆青雲閣弟子頓時一驚,連忙齊聲拱手見禮,雖然這位是沖天閣的小公主,但是就連於鎮陽這個青雲閣閣主都對她禮讓有加,何況是他們這些普通弟子。

    見到上官嵐兒突然出現,原本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馬當槍也不由一驚,別看他口口聲聲說上官天華有眼無珠,好像一副不把這位沖天閣閣主放在眼裡的樣子。但要是這話真被傳到當事人的耳中,他馬當槍絕對連尿都會被嚇出來。

    元嬰期的超級新人王,別看這噱頭聽着確實很牛逼的樣子,可是在上官天華面前卻連只螞蟻都算不上,人家連一個手指頭都不用動,只要開個金口點一次名,馬當槍根本活不過第二天,這一點他自己心知肚明。

    見到上官嵐兒俏臉生寒的看着自己,馬當槍頓時心裡一個咯噔,他剛纔說這些話純粹是因爲怒氣上頭的緣故。當然如果只是被這些青雲閣弟子聽到,這本身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畢竟這話不可能傳到上官天華本人耳中。

    可問題是,這話現在卻被上官嵐兒聽了個正着,人家可是上官天華的孫女啊,這要是回去把話一傳,上官天華會是什麼反應?

    一想到這裡,馬當槍頓時冷汗都下來了,恨不得當場打自己兩個嘴巴子。這回真的是禍從口出了,誰讓他一時圖痛快忘了嘴上帶把門呢!

    “第二遍,剛纔到底是誰說我爺爺有眼無珠?趕緊給本小姐站出來,同樣的話我不會重複第三遍。到時候找你們問話的就不是我,而是你們的於閣主了!”上官嵐兒繼續冷着臉道,上官天華是她唯一的親人,她決不允許任何人對她爺爺不敬。更別說當衆詆譭!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聚焦在了馬當槍身上,馬當槍臉色頓時變得青一陣紫一陣,都快和此刻的盧邊仁有的一拼了。

    見上官嵐兒面帶煞氣的死死盯着自己。馬當槍知道躲不過去,只得硬着頭皮賠笑道:“上官小姐您可能聽岔了,上官閣主英明神武慧如炬,那可是北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在傳頌的事情,執法堂公羊堂主這個現成的例子珠玉在前,有誰會說上官閣主有眼無珠呢,那不是睜眼說瞎話嗎?除非腦子被驢踢了!”

    “是這樣嗎?”上官嵐兒看了他一眼,隨即轉向衆人道:“他剛纔也是這麼說的?我怎麼聽着不像呢?”

    一衆青雲閣弟子見狀面帶猶豫的看了看馬當槍,見這傢伙正惡狠狠的盯着自己這些人,一邊還用抹脖子的動作以示威脅,一個個頓時縮起了脖子,弱弱的搖頭道:“沒……沒聽清楚……”

    他們這些人固然怕上官嵐兒,但卻更怕馬當槍,畢竟上官嵐兒地位再尊貴那也是沖天閣的人,跟他們這些人不會有什麼交集,然而馬當槍卻是青雲閣內門管事二師兄,這時候如果敢說實話,就算馬當槍之後倒黴,那也肯定會在倒黴之前狠狠報復他們,他們可冒不起這麼大的險。

    “沒聽清楚?你們這麼多人難道連一個聽清楚的都沒有?”看着這些青雲閣弟子畏畏縮縮的樣子,上官嵐兒頓時被氣到了,隨即眼珠子一轉忽然指着盧邊仁道:“你離這傢伙最近,你來說!”

    此刻盧邊仁仍然被馬當槍捏在手中,此時都已經快暈厥過去了,根本動彈不得,而馬當槍聽到上官嵐兒這話手上頓時掐得更緊了,生怕盧邊仁說出對自己不利的話來,當即就想殺人滅口,同時也是對在場這些人一個血淋淋的警告!

    “還不把他放下來?本小姐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他有半點不對,你就是殺人滅口!”上官嵐兒俏臉一冷道,而在她說話的同時,腳下小卷卷熊已經先一步衝了過去,連拉帶拽的爬到馬當槍身上之後,對着他掐住盧邊仁的那隻手吭哧就是一口。

    啊!馬當槍一聲痛嚎,吃痛之下,手一鬆就把盧邊仁扔到了一旁。

    小卷卷熊這傢伙別看實力不高,好像就是個賣萌的寵物,然而這只是迷惑人的外表,卷卷熊一族的強大破壞力放眼所有靈獸那也絕對是一流的,而小卷卷熊雖然遠未成年,但是生來一副好牙口,連靈玉放進去都能嚼個稀碎,馬當槍雖是元嬰期高手那也仍舊是血肉之軀,當然禁不住它這麼咬。

    這麼一來,窒息許久的盧邊仁這才終於解脫,死裡逃生,一身狼狽的趴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