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畢竟從小接受這方面的家教薰陶,上官嵐兒雖然平時看着天真沒心沒肺,但真要說起這種事兒來,那也是一套一套的。

    “哦?那爺爺我應該治誰的罪呢?”上官天華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

    上官嵐兒這話其實未嘗沒有道理,而他這位沖天閣閣主也一向是以強勢著稱,如果說他有眼無珠的是某位大人物的話,那上官天華說不得也真會動動真章,不過現在既然沒有風聲傳到他耳朵裡,那說明肯定不是那些大人物,自然也就不用放在心上。

    “馬當槍,就是那個自稱是超級新人王的青雲閣弟子,他在大庭廣衆之下詆譭您,理應受到責罰。”上官嵐兒振振有詞道。

    “馬當槍?”上官天華稍微想了想,纔想起好像確實有這麼一號人物,不由問道:“莫非就是那個元嬰期新人?”

    “對啊,這人可囂張跋扈了,今天當着青雲閣很多弟子的面,差點活活把青雲閣的盧邊仁盧師兄給當衆掐死,還好被我遇上,爺爺你說這人可不可惡?”上官嵐兒告狀道。

    “竟有此事?其他青雲閣弟子莫非都見死不救?”上官天華微微一怔,見上官嵐兒肯定的點了點頭,不由搖頭嘆道:“這個於鎮陽啊,能耐是有,可惜對他青雲閣的事兒實在是不上心,弟子都是這副德行,青雲閣想要在他手下重新崛起,難嘍。”

    “對啊,不僅如此,他還揚言說爺爺您有眼無珠,錯把小師弟這個廢材當成了天才,他還說爲了證明這一點,要親自去一趟南島廢掉小師弟呢,真是氣死我了!”上官嵐兒氣哼哼的雙手叉腰道,無論上官天華還是林逸。都是她最關心的人物,如今馬當槍卻把兩個人連着一塊踩,她上官嵐兒不氣炸纔怪呢。

    “哦?這麼說來此人張揚歸張揚,倒也不是完全沒腦子,這是給他自己弄了一張擋箭牌啊。”上官天華笑了笑道。

    “小聰明而已,算什麼擋箭牌啊,爺爺你不會是不準備追究了吧?”上官嵐兒皺了皺眉道。

    “呵呵,人家既然都這麼說了,爺爺我就算想要追究也不好追究啊,這已經變成了他和林逸之間的事兒。在得出結果之前我都不方便表態。”上官天華笑着搖頭道。

    “啊?那豈不是被他陰謀得逞了,爺爺您也太容忍這個馬當槍了吧?”上官嵐兒說到這裡忽然一頓,狐疑的上下打量着上官天華道:“爺爺你不會又看中這個馬當槍了吧?難道您覺得他也是個天才?”

    看着上官天華的表情,上官嵐兒這下頓時覺得有些失策了,早該想到以自己爺爺的秉性根本就不會去追究這種小人物,自己這麼一告狀,反而讓馬當槍入了爺爺的眼界,說不定這纔是對方的真正意圖。

    “不,他不是。”上官天華卻是呵呵一笑。

    “不是?”上官嵐兒正沉浸在懊惱中呢。聞言頓時一愣,奇怪道:“他不是超級新人王嗎?而且還是元嬰期高手,聽起來比小師弟還厲害呢……”

    上官嵐兒確實看馬當槍很不爽,但是有一句說一句。單從硬性條件來看,這個所謂的超級新人王並不是自吹自擂,而是真的很有本錢,哪怕拿林逸跟他去比也很難佔到半點便宜。甚至反而吃虧。

    “這個馬當槍是超級新人王沒錯,是元嬰期高手也沒錯,不過這並不能代表他就是真正的天才。”上官天華一邊搖頭一邊笑道:“他之所以能夠成爲新人王。那是因爲以元嬰期的絕對實力壓制,內門大比上遇到的對手全是金丹期弟子,當然沒人能夠擋住他的腳步,但是小嵐兒你想想看,如果他的對手同樣是元嬰期高手會怎麼樣?他還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絕對優勢嗎?”

    “啊?!對哦,我明白了!小師弟之所以是超級天才,是因爲他能輕輕鬆鬆越級對敵,但是這個馬當槍卻不能!”上官嵐兒頓時一拍腦袋雀躍道。

    “不錯,這就是潛力的差距,比實力上的差距還要大得多。”上官天華點點頭,他從沒有真正觀察過馬當槍,甚至都沒有見過,但卻可以斷定此子肯定無法像林逸那樣越級對敵。

    原因很簡單,一個能夠越級對敵的元嬰期高手是絕不會將一個金丹期高手放在眼裡的,更不會專門去設法對付一個金丹期高手,因爲他的目光必須始終向上看,只有那樣才能讓他變得更強,否則越級對敵什麼的根本不可能,正如一句老話,心有多大舞臺纔有多大。

    “嘻嘻,我就說這種討厭的傢伙怎麼能跟小師弟比,這種人給小師弟提鞋都不配!”上官嵐兒這下終於高興了,別人說這話她也許還要懷疑一下,但是這話卻出自她爺爺之口,那就說明千真萬確了。

    “雖然聽起來有失偏頗,但確實就是這個道理,實力本身並不能代表什麼,別說只是一個元嬰期高手,就算他是玄升期高手,那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個螻蟻而已,沒有重視的必要,但是林逸不一樣,他未來的潛力可不是單單一個玄升期這麼簡單。”上官天華點頭道。

    “我明白了,可既然是這樣,那爺爺你爲什麼不干涉呢?小師弟潛力遠大是不錯,可現在畢竟只有金丹期,被這馬當槍找到的話還是很危險啊,您難得這麼看重一個人,可不能讓他被馬當槍這種貨色中途扼殺。”上官嵐兒抱着上官天華手臂撒嬌道。

    “沒關係的,無論這個馬當槍去不去南島,對於林逸來說其實都沒有影響。”上官天華淡淡一笑。

    “沒有影響?怎麼會呢?”上官嵐兒聽得一頭霧水,雖然她打心底看不上馬當槍這種貨色,覺得這人根本不配和林逸相提並論,但這不管怎麼說都是元嬰期高手,以林逸現在的實力遇上還是會很頭痛的吧?

    “你別忘了,林逸在南島被西山老宗一個開山期邪修追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