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他能夠成功躲過這一劫,那麼就算馬當槍去了又能怎麼樣,難道開山期邪修都難不住林逸,他區區一個元嬰期就能難住?”上官天華不以爲意的笑了笑:“而要是林逸沒躲過西山老宗的追殺,那麼無論馬當槍去不去,也都沒有意義了。”

    “原來如此!”上官嵐兒這才明白他的意思,愣了一下之後忽然道:“爺爺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我可是今天特地跑過去問盧邊仁才知道的,哦……我明白了,爺爺你一直都在讓人打探小師弟的消息對不對,怎麼都不告訴我啊!”

    “告訴你也沒意義啊,除了讓你白白替他擔心,還能有什麼用處?”上官天華呵呵一笑,竟是對讓人打探林逸消息這事兒默認了。

    “那也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嘛,要不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我才更擔心呢!”上官嵐兒嘟着嘴抱怨道。

    “好好好,下次收到跟林逸有關的消息我就告訴你,這樣總行了吧?”上官天華對自己這個孫女的撒嬌攻勢沒有半點抵抗力,只得苦笑着依從道。

    “嘻嘻,這還差不多。”上官嵐兒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說小嵐兒,你既然知道林逸被西山老宗追殺,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那可是開山期高手,隨便動一動手指頭都能讓林逸屍骨無存的邪修巨頭!”上官天華看着上官嵐兒這副反應不由有些奇怪,這小妮子明明擔心林逸被馬當槍報復,看樣子卻反而一點都不擔心西山老宗,這是什麼邏輯?

    其他三大閣弟子也許對開山期巨頭沒什麼概念,但上官嵐兒絕對不會,這種常人聽都聽不到的超然層次,在他們上官家卻是最起碼的常識,早在幼齡開蒙的時候就已經教過了。

    “擔心啊。不過我一直都有替小師弟祈福,所以相信他肯定不會死在一個邪修手上的。”上官嵐兒嘻嘻一笑,隨即帶着小卷卷熊蹦蹦跳跳的去了。

    “呵,果然是女生外嚮,老話真是一點不假。”上官天華失笑着搖了搖頭,上官嵐兒從來都只爲她爹爹祈福,就連他這個相依爲命的爺爺在不在這個祈福名單都不知道,沒想到這小妮子倒先把林逸給放進去了。

    上官天華若有所思的愣神了片刻,不經意間看了一眼自己臨摹的碑文,上面那道長長的墨痕實在是讓人不忍直視。笑容頓時變成了苦笑,好吧,這下又有的忙了……

    對於馬當槍揚言要去南島廢掉林逸這件事兒,上官嵐兒是不擔心了,然而盧邊仁這些人卻沒有上官天華看得這麼透徹,如今一衆人在盧邊仁洞府聚齊之後,一個個臉上都帶着揮之不去的憂慮之色。

    他們對於林逸的實力固然有信心,但是上一次馬當槍帶給他們的震懾實在太大,集合他們一衆人之力卻連對方一招都撐不下來。衆人都不是妄自菲薄之輩,但這種無力感卻是實實在在,而且會隨着時間不斷放大的。

    毫不誇張的說,元嬰期這三個字已經在衆人心中留下了陰影。除非林逸也同樣成爲元嬰期高手,否則他們很難有百分之百的強大信心。

    “這種事情不太可能是臨時起意,馬當槍既然敢這麼當衆放話,那就說明他早有這個準備。而不是單純爲了在上官嵐兒面前矇混過關,所以這件事我們必須慎重對待,得趕緊想出一個應對之策才行。”盧邊仁向衆人沉聲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林師弟的行蹤,就算想要提醒他也無從下手啊。”苦逼師兄皺着眉頭道。

    衆人一齊陷入了沉默,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無論換做誰來都是束手無策。

    “其實我倒覺得大家不用這麼擔心,我們不知道林逸老大的行蹤,他馬當槍同樣也不知道,哪怕他真的選個試煉任務去南島了,他也很難找到林逸老大,空手而歸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李政明開口分析道。

    “政明說的有道理,就連西山老宗那種存在都發現不了林逸老大的行蹤,他馬當槍想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蕭然點頭贊同道。

    “可是林逸老大一直這麼杳無音訊下去也不是辦法,既然馬當槍那傢伙想要去南島找茬,要不然我們也乾脆去一趟南島得了,不管找不找得到,嘗試一下總歸沒錯吧?”喬宏才忽然提議道。

    被他這麼一說,衆人頓時齊齊眼睛一亮,紛紛一拍大腿,對啊,既然馬當槍可以去南島,自己衆人也可以去啊!

    “宏才說得好!咱們這麼多人留在這裡,說不定就會被馬當槍這個混蛋找麻煩,倒不如接個任務去南島那邊找一找,總好過在這裡瞎擔心。”盧邊仁當即振奮道。

    自己這麼多人目標太大,而馬當槍明顯又憋着一肚子火,說不定哪天就會發生自己之前那驚險一幕,到時候被弄出人命來就太虧了,畢竟不是每次都有賈目凡或者上官嵐兒幫忙解圍的。

    “可是南島那麼大,找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我們怎麼找啊?”苦逼師兄有些茫然的攤了攤手道。

    “這個倒不必擔心,我怎麼說也去過一趟南洲海域,對那邊多少還算有些瞭解,而且我還知道林師弟在那裡的一個熟人,相信從他身上可以得到一點線索,不至於變成無頭蒼蠅到處亂撞。”盧邊仁所指的這個熟人自然就是齊文翰,他當初能夠順利從南洲海域脫身,就是齊文翰幫的忙。

    “那太好了!事不宜遲,咱們趕緊選個時間動身吧!”衆人聞言紛紛眼睛一亮,頓時一個個躍躍欲試,既然有熟人有線索,那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看着衆人奮不顧身的樣子,盧邊仁雖然心中有些感動,但還是阻止道:“去南島沒有問題,可我們不能全部都去,一來太過招搖容易壞事,二來這裡纔是咱們的根基所在,總得有人留下來鎮守吧,至少三大閣這邊一旦發生什麼變故,我們在外的這些人可以有所準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