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誰去誰留下呢?”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從本心來說他們肯定都想去,可是盧邊仁說的也有道理,真要全部都去的話有害無益,畢竟這次是去找人,而不是打仗,人多勢衆沒有用的。△

    “我肯定得去。”盧邊仁首先道,衆人只有他去過南洲海域,也只有他認識齊文翰,所以這一點毫無疑問。

    “我也肯定得去,這主意可是我想出來的,誰阻止我就跟誰急!”喬宏才連忙舉手道。

    “那我更加得去了,林師弟對我關照最多,沒有他就沒有我的今天,我要不去那還是人嗎?”苦逼師兄緊接着道。

    “我和林逸老大一起從世俗界上來,認識時間最長,交情最深,我要是不去更加沒道理了!”蕭然也緊跟着道。

    等蕭然話音落下,衆人目光齊齊聚焦在了李政明身上,就只剩下他一個了,留守之人非他莫屬,卻不料這傢伙慢悠悠的說了一句:“我的命都是林逸老大給的,你們可別指望我會留下來。”

    五個人愣是沒有一個願意留下的,而且一個賽着一個理由充足,衆人頓時面面相覷,這可咋整?總不能抽籤吧?先不說這種方式可不可行,關鍵根本就沒人會同意,萬一要是抽到自己留下來怎麼辦?

    沉默了片刻之後,最終還是交由盧邊仁拍板決定,畢竟衆人之中屬他資歷最深實力也最高,爲人也深受信賴,算得上是德高望重一言九鼎:“這樣吧,苦師弟還有蕭師弟,你們兩個留下來鎮守,我和宏才、政明去南島就行了。”

    “爲什麼?!”苦逼師兄和蕭然異口同聲的皺眉道,喬宏才和李政明倒是高興了,可他們兩個憑什麼要留下來……

    “理由很簡單。你們倆一個是迎新閣三閣主,一個是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都是身居要職。”盧邊仁苦笑着向二人解釋道。

    這之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蕭然一個月前忽然從青雲閣新人管事大師兄之位,一躍成爲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這可是一個巨大的提升,兩者地位權柄相差了整整一大截,雖然說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的權力也不是特別大,但這種際遇絕對已是羨煞旁人了。

    要知道即便那些修煉二代,想要運作這個職位那都要付出不小代價。尤其蕭然加入青雲閣纔是剛剛第三個年頭,哪怕當了一年的新人管事大師兄,這份資歷仍然難以擺上檯面。

    事實上,這個任命剛剛提出來的時候確實引起了極大爭議,八成的青雲閣長老都爲此拍了桌子,這可是專門爲他們子侄準備的鍍金職位,怎麼能莫名其妙讓給一個外人,而且是一個毫無根基的外人!

    之前佔着這個位置的人是盧邊仁,不過自從盧邊仁失蹤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這個位置就算自動空了出來,即便盧邊仁回來之後也沒有讓他繼續當下去,官方理由是因爲他已是金丹期弟子自動進入青雲閣內門,而實際上。則是好幾個青雲閣長老已經爲此在暗中較勁,甚至都爭得頭破血流了。

    這種情況下忽然冒出一個蕭然,那不是活生生打他們臉麼,搞笑啊?!

    然而這個奇怪的任命最後還是毫無懸念的通過了。因爲給出這項提議的是青雲閣內門管事大師兄賈目凡,而更關鍵的是青雲閣閣主於鎮陽當衆拍板通過,一衆青雲閣長老哪怕心裡再不樂意。也不敢爲了這點小事去和於鎮陽對抗。

    不管怎麼樣都是青雲閣閣主,別看以往在上官天華這種人物面前,於鎮陽從來都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溫厚樣子,但如果換成是他們這些青雲閣長老,這傢伙絕對不會手軟,畢竟這可是屍山血海裡面走出來的強悍存在。

    沒人知道於鎮陽是怎麼想的,也沒人知道賈目凡是怎麼想的,反正結果就是蕭然突然搖身一變成了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從此正式進入一衆青雲閣高層的眼簾,向實權位置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那又怎麼樣,盧師兄你自己之前也是外門管事二師兄,不還是一樣去了南島?”苦逼師兄和蕭然幾乎異口同聲的反問道。

    “所以我把這個職位給丟了啊……”盧邊仁苦笑着搖了搖頭,鄭重道:“苦師弟、蕭師弟,我們這次去南島只是找人,所以人手用不着多,更關鍵是這一去不知道要去多久,一年半載都不奇怪,而以你們兩個現在的位置,一旦消失一個月以上就是大問題了。”

    “那無所謂,大不了不要這個職位。”蕭然不以爲然道。

    “不錯,我這個迎新閣三閣主之位就是林師弟爭取的,如果他出事我卻坐視不管,這個位置我也坐不安穩,還不如不坐。”苦逼師兄跟着點頭道。

    “愚蠢!”盧邊仁突然指着二人鼻子罵道:“既然知道是林師弟的心血,那你們還這麼無所謂的說扔就扔,以爲這就是義氣麼?錯,大錯特錯,這是不折不扣的愚蠢,你們這麼辜負林師弟的一番苦心,還有什麼臉面去找他?”

    被盧邊仁突然這麼一罵,苦逼師兄和蕭然頓時不吭聲了,畢竟仔細想一想,還真就是這個道理。

    “我特地讓你們兩個留下來也是有用意的,你們兩個因爲職位關係,不能離開太久只是其一,關鍵是你們兩個多少也算要害人物,別人就算想動你們也得先掂量掂量,所以你們比宏才、政明更適合留下來鎮守,明白了嗎?”盧邊仁繼續苦口婆心的勸道。

    “好吧,那我們留下來。”苦逼師兄和蕭然相視一眼點頭道,正如盧邊仁所說,無論從哪一點看,他們兩個都最適合留守北島。

    “好,既然如此我們這就動身,先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試煉任務。”盧邊仁當即拍板決定道。

    衆人當即一起趕往北島修煉者公會,雖然以盧邊仁內門弟子的身份,也可以直接去找賈目凡,但這樣一來就不能帶上喬宏才和李政明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