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衆人來至北島修煉者公會,大廳之內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衆人正準備尋找與南島有關的任務之時,忽然身後傳來一個陰陽怪調的聲音:“喲,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沒想到在這種地方也能碰到你們,盧邊仁,你說這是我的幸運呢還是你們的不幸呢?”

    衆人聽到這個聲音不由一驚,連忙轉頭看向身後,馬當槍正大搖大擺的擺着雙臂站在門口,而他身後則跟着兩個諂媚跟班,都是上一屆的青雲閣新人。

    周圍人頓時議論紛紛,馬當槍如今在北島那可是家喻戶曉,不認識他的人都不好意思出來混,無論他走到哪裡,那都是絕對的焦點。

    “又想打架是麼?”盧邊仁見狀臉色一沉,以他的溫厚性子一想起上次的事情都不禁火氣沖天,冷冷道:“這裡是公衆場合,如果你確定擔得起這個後果,我們奉陪到底。”

    盧邊仁說話的同時,喬宏才衆人都在旁邊躍躍欲試,雖然明知自己衆人不是對手,但是既然狹路相逢,那就沒有狼狽逃走的道理,男子漢大丈夫,大不了一死,有何懼哉?何況衆人都還憋着勁要報上次的一箭之仇呢!

    “還挺硬氣啊?”馬當槍冷笑着挑了挑眼皮,眼中殺意一閃而過,不過最終還是收斂了起來,大大咧咧道:“算了,本大爺今天沒這個心情,饒了你們幾個的狗命,不過下次可就不好說了,所以勸你們幾個最好躲遠一點,識相才能命長。”

    話雖說得漂亮,其實馬當槍可沒這麼好心眼,之所以不像上次那樣大打出手,無非是這裡人太多他心有忌憚罷了。

    畢竟衆人之中不僅有苦衷樂這個迎新閣三閣主。更有蕭然這個新晉的青雲閣外門管事二師兄,真要當衆殺了他們那絕對是轟動北島的大事件,一旦到了那地步。再怎麼看好他的青雲閣高層也不敢替他說話。

    “彼此彼此。”盧邊仁冷冷的說了一句,攔住身旁忍不住想要出手的喬宏纔等人。壓低聲音道:“趕緊找一下去南島的任務,能接的全部接下來,不要被這混蛋搶先了!”

    衆人心中一驚,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各自分頭去找,馬當槍來這裡肯定也是同樣的心思,之前那話果然不是空口說說的,絕不能讓他搶在前頭。

    馬當槍見衆人這個反應微微一怔,不過他倒是沒想到衆人也想接任務去南島。冷笑了一身後大搖大擺的走進任務大廳,逼着人家給他讓了一張桌子坐下之後,這纔打發兩個跟班小弟去找任務。

    北島和南島相隔何止十萬八千里,彼此可以說八竿子都打不着,所以別看任務榜上各式各樣的懸賞任務琳琅滿目,但與南島有關的任務卻是鳳毛麟角,十天半個月也未必能見到一個,林逸和黃小桃上次能夠接到純屬是運氣。

    盧邊仁一衆人上上下下找了半天,最終都是一無所獲,唯獨李政明在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頓住了。一塊蠟黃破舊的任務木牌上,赫然寫着一行小字:南島魯楓森林稀有靈藥採集!任務期限,不限;任務人數。不限。

    這是一個爲自己衆人量身打造的南島團隊任務!李政明頓時大喜,連忙將這塊任務木牌摘下來,給盧邊仁衆人使了一個眼色之後,當即匆匆去辦懸賞任務領取手續。

    然而等李政明幾人一起來到任務領取處的時候,卻發現大搖大擺坐在位置的人,赫然竟是馬當槍!而那個公會管事此刻正站在一旁點頭哈腰,誰都知道馬當槍前途無量,尤其他現在就已是青雲閣內門管事二師兄,這種註定的大人物當然是要竭力拉攏的。

    “周管事。我這次來意你應該很清楚了,有什麼去南島的團隊任務趕緊拿出來。那兩個蠢貨找了這半天都沒找到,不會是你藏起來了吧?”馬當槍大大咧咧的翹着二郎腿道。

    “看您這話說的。我們這兒的懸賞任務就是給大家做的,哪能故意藏起來呢?何況馬管事大駕觀臨,借我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幹這種事啊!”公會管事賠笑道:“馬管事有所不知,去南島的任務本來就很少,十天半個月也難得見到一個,一時找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別廢話,你就說有沒有吧,我沒閒工夫跟你瞎扯。”馬當槍不耐煩的撇嘴道。

    “這個好像真沒有……”公會管事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這時坐在不遠處的一個工作人員忽然湊過來小聲說了一句,這才眼睛一亮道:“有,有了!有一個南島稀有靈藥採集的任務,因爲報酬不夠高的緣故一直空懸着,而且那家商會也一直沒有取消,所以被擠到角落都被忘掉了,馬師兄您可有興趣?”

    “那就這個吧。”馬當槍點點頭,他來接任務本就是個由頭而已,報酬什麼的都是其次,他纔不會放在眼裡。

    “不好意思,這個任務已經被我們領了。”盧邊仁這時忽然走進來,手裡拿着任務木牌淡淡一笑。

    “什麼?”馬當槍先是一愣,仔細看了眼盧邊仁手上的任務木牌,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幫慫貨竟然也是來領取南島任務的,而且還能搶先自己一步!

    “這位管事,麻煩幫我們登記一下。”盧邊仁絲毫沒有理會馬當槍的意思,嘴角似乎還掛着一絲若有似無的弧度,雖然實力不如對方,但能夠在這件事上搶先對方一步,同樣也算是出了一口氣。

    “這……”公會管事不由爲難的看了馬當槍一眼,按照北島修煉者公會的規矩那當然是先來後到,既然被盧邊仁這些人先拿到任務木牌,這個南島團隊任務毫無疑問就是屬於他們的,可是這樣一來豈不是明擺着要得罪馬當槍?

    “怎麼?難道北島修煉者公會的規矩都變了不成,連領取個任務都有問題了?”盧邊仁微微皺了皺眉,如果對方在這件事上偏袒馬當槍,那麼接下來就不得不把事情鬧大了,反正道理站在自己這一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