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聒噪。”林逸看這小嘍囉狐假虎威的架勢撇了撇嘴,伸出左手微微一扇,一道無形勁氣頓時將這嘍囉給扇飛了出去,隨即驚叫着跌落在圍觀人羣之中,被後方不明真相的羣衆你一腳我一腳,生生踩成了人肉墊子,那叫一個狼狽悽慘。

    “哼,老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你敢當着我的面動我手下,看樣子是準備好跟我動手了是嗎?本大爺見過狂的,但是像你這麼目中無人的蠢貨還是第一次見!”馬當槍見狀更是臉色一沉,林逸這一手在他眼裡沒什麼大不了,但既然敢扇飛他的手下嘍囉,在他看來就等同於正面宣戰了。

    “呵呵,過獎,這種評價還是送給閣下自己吧。”林逸不以爲意的淡淡搖頭,依舊雲淡風輕的面帶微笑道:“新人王是吧?哦,新人王你好,不過你就算是新人王,那也沒必要這麼裝逼吧?連我這個別人口中的裝逼頭子都自嘆弗如。”

    “裝逼?”馬當槍下意識看了自己那個還在人羣腳下哀嚎的嘍囉一眼,暗道這他麼到底是誰更裝逼啊,果然不愧是裝逼頭子,隨即冷笑道:“聽人說你是上一屆的新人王?”

    “哦,老黃曆了,我已經不當新人王好多年,聽人說這個總有種裝嫩的感覺,會被人笑話的。”林逸面帶玩味的微微一笑。

    門外圍觀人羣聞言一陣鬨笑,眼看着雙方火藥味越來越足,正常人都知道兩代新人王今天必有一戰,外圍甚至都已有好事者開盤口了,雖然大多數人都覺得馬當槍這個元嬰期新人王勝算更高,但就雙方氣度來說,明顯還是林逸更勝一籌。

    “你……”聽着衆人的鬨笑聲,馬當槍不禁有一種被人當猴耍的感覺,知道自己耍嘴皮子恐怕佔不了便宜。只得惱羞成怒道:“只會耍嘴皮子是沒用的,那是廢物所爲,你我都是新人王,既然今天碰巧遇上了,你敢和我約戰嗎?”

    馬當槍此刻腦中就是一個念頭,只有實力纔是王道,當這傢伙被自己踩在腳底的時候,看他還笑不笑得出來!

    “說你是瘋子還真一點沒錯,我吃飽了撐着跟你約戰?見到人就想咬,你不會是狂犬病吧。有病趕緊治,別耽誤。”林逸微微皺了皺眉,隨即二話不說突然釋放出周身氣勢,元嬰初期巔峰的強大氣場瞬間鎮住了周圍所有人。

    林逸雖然一向有隱藏實力的習慣,但元嬰初期巔峰頂多只能算是他的賬面實力,即便被人知道也無傷大雅,乾脆亮出來震懾一下這種跳樑小醜,畢竟他纔剛剛回到北島,懶得同馬當槍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兒發生無謂衝突。乾脆嚇走了事。

    對於林逸來說,和這一衆兄弟聚會纔是正經的要事,另外破爛王那邊也得趕緊抽時間去一趟,看看鑄器池現在情況如何。哪有工夫跟馬當槍這種貨色扯淡……

    別看馬當槍吆五喝六,在常人眼裡是高高在上的超級新人王,但在林逸眼裡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孩兒,他在南洲見過了各種頂級存在。別說開山期,就連闢地期、裂海期之上的超級兇獸都見識過,跟這些龐然大物一比。三大閣新人王算個毛線?

    眼見林逸陡然毫無保留的釋放氣場,擠在門外的圍觀衆人頓時震驚了,就連站在他旁邊的盧邊仁衆人也都一個個難以置信,他們一直以爲林逸實力只有金丹期,所以纔會如此擔心馬當槍找麻煩,卻沒想到這麼一段時間沒見,林逸竟已是元嬰初期巔峰的高手!

    圍觀衆人之所以看好馬當槍,無非就是因爲他是元嬰期高手,對林逸這個上一屆新人王有着絕對的實力壓制罷了,哪怕都知道林逸能夠越級對敵,那也不會相信他一個金丹期可以挑戰元嬰期。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林逸不僅不是之前以爲的金丹期,而竟然是元嬰初期巔峰,反過來將馬當槍給踩在了腳底,看來這位所謂超級新人王真的是踢到鐵板了,要知道他纔不過是元嬰初期而已啊!

    這一幕不僅讓衆人臉色大變,就連馬當槍本人也愣住了,原本看向林逸的眼神還帶着高高在上的輕蔑之色,這一下頓時消失不見,神色莫測的咧了咧嘴角道:“元嬰初期巔峰?好厲害啊,你是不是以爲這樣就天下無敵,這樣就能把我給嚇退了?”

    聽着馬當槍這古怪的語氣,衆人不由得齊齊一愣,這傢伙難道是接受不了這麼大的心理落差,所以準備打腫臉充胖子了是嗎?

    不過等看到馬當槍下一步動作時,衆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忍不住再次面露震驚之色,印象中馬當槍這個超級新人王一向張揚,卻沒想到這傢伙之前竟然還隱藏了實力,他原來根本就不是什麼元嬰初期高手,竟是元嬰中期!

    衆人這一下頓時興致更濃了,前後兩屆新人王對峙這麼噱頭十足的事情,如今更是過山車一樣風雲突變,本以爲林逸突然亮出元嬰初期巔峰的實力就已是一錘定音,卻沒想到馬當槍這個新任新人王居然實力更強!

    今天這個熱鬧真是看對了,照這形勢發展下去,雙方接下來必然會大打出手,到時候必將成爲整個北島關注的焦點,這下子可不缺跟人吹牛打屁的談資了。

    “哈哈哈哈!”馬當槍大笑不已,衆人這番驚豔的表情正好滿足了一把他的虛榮心,表情隨之恢復到一開始的居高臨下,瞥眼看着林逸道:“怎麼樣?沒想到吧?”

    “哦,那又怎麼樣呢?”林逸卻是從始至終連眼皮都沒動一下,仍舊似笑非笑的看着這個馬當槍,目光之中滿滿都是揶揄。

    “怎麼樣?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馬當槍看白癡一樣看着林逸道:“我是元嬰中期高手,如果你識相一點跪下磕頭呢,看在大家一場同門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不死,但要是不識相呢,那可就怪不得我不留情面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