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我還真沒聽明白,你就算是元嬰中期高手,那又咋的?”林逸不由笑道。▲∴

    “比你厲害啊!”馬當槍看着林逸這副表情,頓時有一種一拳打空的吐血感覺,剛剛生出的那一點驚喜隨之不翼而飛,一邊抽着嘴角一邊冷笑道:“你這是裝傻還是真傻?不會這就被我嚇懵了吧,連等級差距都分不清楚了?還是說你區區一個元嬰初期巔峰,自覺有在本大爺面前裝逼的本錢?”

    “哦,原來是說這個,我還以爲你有多麼瞭解我呢?敢情連我最基本的特長都沒聽說,就這樣也敢來跟我挑釁,你就沒聽過知己知彼這句話嗎,沒讀過書啊?”林逸一臉無所謂的呵呵笑道。

    “特長?”馬當槍愣了一下,隨即冷哼道:“早就聽說了,大家都說你這個前任新人王很會裝逼,你自己也承認是裝逼頭子嗎?哼哼,不過看在同門份上好心送你一句話,有實力才叫裝逼,沒實力那叫傻逼,裝逼頭子這個外號不適合你這種弱者,還是我勉爲其難幫你接管了吧,哈哈哈哈!”

    “呵呵,沒想到還是一個熱心腸,你既然這麼想要那就給你啊,反正我對這種頭銜什麼的都無所謂。”林逸淡淡一笑,這才繼續道:“不過既然你都說了是同門,那我出於道義也提醒你一句,免得說我以大欺小。”

    “哦?那我給你這個機會,有什麼場面話趕緊說出來,免得待會兒又說我不敬老,連這種機會都不給你,怎麼說也是前任新人王,哪怕已經過氣了,那也總要給點面子的。”馬當槍故作風度道。

    張口閉口新人王,看來這小子是打定主意要拿自己當墊腳石啊!林逸將馬當槍的意圖看得清清楚楚。不以爲意的笑道:“我最擅長的事情其實並不是裝逼,而是越級對敵,所以醜話先說在前面,別說元嬰中期了,連玄升期我都乾死過,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玄升期?!全場衆人頓時一愣,隨即齊刷刷倒抽一口冷氣,他們之中有些甚至連這個境界都沒有聽說過,更別說當面見過了,林逸竟然連玄升期高手都能幹死?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馬當槍和衆人一樣愣了半晌。片刻之後才猛然狂笑起來,指着林逸上氣不接下氣道:“哈哈哈哈!我看你不是什麼裝逼頭子,其實根本就是個吹牛逼頭子吧?人家吹牛逼好歹打過腹稿,你這自欺欺人也得有個限度啊,還玄升期高手都能幹死,人家不是被你乾死的,是被你笑死的吧?”

    不說馬當槍和這些圍觀衆人,林逸這話其實就連身邊的盧邊仁這些人聽着,都不禁有些匪夷所思。他們倒是相信以林逸的實力能幹過元嬰中期高手,可是玄升期高手?那也太差得太遠了吧……

    殊不知,林逸這是實實在在的大實話,他一向不會當衆透露自己實力。現在難得說一句實話還被當成是笑話,這也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不過這也正是他要的效果,如果大家都會當真。他纔不會當衆透露這種底細呢,虛虛實實才是王道。

    見林逸一副不爲所動的篤定表情,狂笑了半天的馬當槍忽然臉色一冷。面對面指着林逸鼻子道:“行,既然你這麼牛逼,那我現在就向你約戰,你敢不敢?連玄升期高手都能幹死,你總不會怕了我這個區區元嬰中期高手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林逸身上,一個個都翹首以盼等待着他的答覆,看熱鬧不嫌事大,他們甚至都巴不得代林逸答應下來,只可惜林逸對此根本不屑一顧,直接撇嘴道:“沒興趣,滾一邊玩去。”

    無視,又是無視,這種滋味讓馬當槍又是一陣火大,他看得出來,林逸說這話時透出來的不屑並不是強裝的,而是真的懶得搭理他。

    馬當槍頓時氣炸,一個元嬰初期巔峰的過氣新人王而已,有什麼資格看不起我?!

    “不會是怕了吧?”馬當槍豈會就此善罷甘休,當即面帶不善的盯上了盧邊仁衆人:“你如果真的打死不點頭,那我也沒辦法,不過我這人脾氣一直都不太好,爲了泄憤說不定就要殺上幾個人,我覺着像苦逼啊盧邊仁啊,你的這些傻比小弟都是不錯的泄憤對象,你覺得呢?”

    林逸聞言眼神頓時一冷,他原本是真的不想搭理這種垃圾貨色,馬當槍在他眼裡無非就是一個不上臺面的跳樑小醜。

    北島畢竟不同於混亂不堪的南洲海域,林逸也不好隨便殺人,尤其馬當槍還是所謂的超級新人王,一旦真的當衆殺了他,之後必然會有不少麻煩,林逸可沒工夫因爲這種破事浪費時間。

    但是,林逸自己可以不理會這種跳樑小醜,但卻不能不替自己身邊的這些兄弟考慮,馬當槍竟敢拿苦逼師兄他們做威脅,哪怕就是麻煩一點,林逸也不能再坐視不管。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剛纔出手攻擊苦師兄他們的,是你吧?”林逸神色平靜的看着馬當槍道。

    “不錯,就是我,你現在想起來要給他們出頭了?”馬當槍有恃無恐的冷笑道:“哦對了,我可以再跟你說一點,上次要不是有人中途打攪的話,他們幾個本來都已經死在我的手上了,不信你可以問問苦逼,問問他大腿的傷是不是已經好徹底了?哈哈哈哈!”

    “有這回事嗎?”林逸轉頭問道。

    苦逼師兄幾人相視一眼點了點頭,這事兒雖然不光彩,但沒什麼好隱瞞的,尤其是面對林逸,反正遲早也得知道。

    “好,我知道了,那就如你所願。”林逸身上的氣質驀然多了一份冷冽,既然對方曾經差點殺死苦逼師兄一衆人,那就不能算是單純的跳樑小醜,而是徹頭徹尾的敵人,既然是敵人那就沒必要客氣。

    “哈哈哈哈,很好,這纔像樣,不過你也就這時候能硬氣一下了!”馬當槍大笑一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