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馬當槍纏着厚厚的繃帶,讓他那兩個嘍囉小弟給擡回到了青雲閣一號居所,畢竟這裡環境可比丹堂好得多,也更加適合養傷。

    然而等看到一號居所燈火通明,尤其聽着裡面頻頻傳出歡聲笑語的時候,馬當槍本就悽慘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慘白,竟然連自己的居所都要霸佔,麻痹的林逸這個混蛋簡直欺人太甚!

    “槍哥,這可怎麼辦?”兩個嘍囉頓時一臉爲難的看着馬當槍,聽着裡面林逸這些人的聲音,別說讓他們踏進大門,他們根本連百丈之內都不敢靠近,連馬當槍這種實力都差點死得不明不白,換做他們倆個小嘍囉豈不是明擺着找死麼……

    兩個嘍囉害怕,其實馬當槍自己更害怕,他現在甚至一想起林逸這個名字就忍不住渾身哆嗦,輸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連怎麼輸的都不知道,彼此實力那是相差了多少?

    馬當槍不敢深入去想,更不敢再次去面對林逸,雖然這一號居所名義上還是屬於他的,可就算給他一萬個膽子,也絕不敢當面去找林逸索要,他是狂妄,卻不是傻。

    “帶我去沖天閣,我要找衝哥,快!”馬當槍↘歇斯底里的咬牙怒吼道,怒火刺激之下,雙腿上本就沒有癒合的傷口再度血崩不止,幾乎都快把馬當槍痛暈過去了,但他還是強行硬撐着,這口惡氣打死他也忍不下去,他不服!

    兩個嘍囉小弟不敢怠慢,當即忙不迭擡着馬當槍前往沖天閣,顧不上天色漸黑,連夜叫門,慌慌張張的擡入了徐靈衝居所。

    這地方和青雲閣一號居所一樣,此刻同樣是燈火通明,不僅是徐靈衝本人。孟同、康照明、鍾品亮這些嫡系人馬也都同時在場,今兒正是他們慣例開會的日子。

    當看到馬當槍此刻的悽慘模樣之後,徐靈衝一衆人頓時就愣住了,馬當槍早上纔跟他們說過要啓程去南島了,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副慘樣?

    “衝哥,我見到林逸了。”馬當槍第一句話就讓衆人大吃一驚,林逸迴歸的消息如今已在外頭瘋傳,但是他們這些人一直關在這裡開會,之前根本就不知道。

    一聽到這個讓人恨得牙癢,但卻又無可奈何的名字。徐靈衝衆人的表情一個個都變得極爲微妙,尤其鍾品亮暗暗驚喜,他和盧邊仁這些人一樣一直都在爲林逸擔心呢,這下一顆心總算落地了。

    “林逸?這傢伙什麼時候回來的?”徐靈衝臉色一變道。

    “就在今天,我去北島修煉者公會領任務的時候碰到的,結果……結果……”馬當槍低頭看了看自己腿上被鮮血浸透的繃帶,滿臉悲憤道:“我落到現在這種地步全是因爲林逸這個混蛋,衝哥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你跟他動手了?”徐靈衝皺眉看了一眼他的膝蓋。

    “是,本想替衝哥您出口氣的。就當衆找他約戰,結果沒想到這個混蛋比我想象中還要厲害,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陰招,衝哥您可得把這個場子找回來啊。別讓那混蛋得意忘形……”馬當槍臉上無光的訕訕道,雖然心中已被林逸這高深莫測的手段留下陰影,但嘴上可不能認慫,要不然哪有臉出去見人?

    馬當槍目光灼灼的看着徐靈衝。他們一干人本就與林逸勢不兩立,這次自己之所以會與林逸對上,也是因爲他交代下來的任務。所以於情於理,徐靈衝肯定都會替自己出頭,而以徐大少的實力絕對不會讓林逸那個混蛋好過,到時候必能出上這一口惡氣!

    然而,徐靈衝下一句話就讓他傻眼了:“你是不是有病啊?他麼腦子裡灌屎了吧?”

    “啊?”馬當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我是讓你去打聽林逸的消息,可是我有說過讓你去招惹他,擅自去找他麻煩嗎?”徐靈衝面無表情道。

    “可……可是……”馬當槍頓時一臉委屈,當時交代這任務的時候徐靈衝確實沒說要對林逸怎麼樣,可是大家平時開會的時候一說到林逸,那從來都是義憤填膺恨不得將這傢伙碎屍萬段的樣子,而且大費周折去找林逸不就是爲了對付他麼?難道錯了?

    “哼,可是個屁!連本少都不敢輕易和這傢伙對上,你他麼還去?你以爲你能耐比我都大了是麼?”徐靈衝臉色陰沉,轉身一指其他人道:“來,你去問問他們,問下他們中有哪個人敢單獨去找林逸的麻煩?”

    馬當槍聞言向衆人看去,目光從孟同、康照明、鍾品亮身上掃過去,卻發現這些人一個個都在搖頭,頓時徹底愣住了,據他所知這些可都不是什麼慫人啊,怎麼會這麼怕林逸那個混蛋?

    正常就算實力稍有不如,那也不至於把頭搖得這麼堅決吧,簡直都快把“我怕林逸”這四個字給寫在臉上了,連最起碼的面子都不要了麼?

    只可惜他沒想到的是,徐靈衝這些人雖然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但卻不是傻子,之前在林逸身上吃了那麼多血虧,要是連這都還長不了記性,那隻能說腦子有問題了。

    “看到了吧?你個傻比玩意兒!在場這些人哪一個不比你地位高,這麼多人都不敢去招惹林逸,就你敢?你他麼還當衆和他約戰?這次他沒弄死你都算你運氣了!”徐靈衝指着馬當槍的鼻子大罵道:“我讓你去打探消息,可沒讓你去上門送死!你小子是不是以爲自己翅膀硬了,可以把本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不……不敢……”馬當槍連忙搖頭,本就難看的臉色頓時被嚇得越發慘白了,徐靈衝真要是覺得他生出二心,那他可就死定了。

    “我知道這陣子你小子出了不少風頭,什麼元嬰期的超級新人王,什麼三大閣未來接班人,所以你覺得你牛逼了是吧?告訴你,當年我和孟哥比你小子牛逼得多,但就算是這樣都搞不過林逸,你以爲你算哪根蔥?蠢成你這樣的,連豬都能被你氣蒙圈兒!”徐靈衝繼續破口大罵,絲毫顧不上自己的大少形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