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實他之所以這麼生氣,倒也未必就是因爲馬當槍在林逸身上吃了大虧的緣故,甚至於馬當槍是死是活對他來說根本都沒什麼影響,畢竟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棋子而已。

    他這次這麼大發雷霆,其實原因還是出在林逸身上,時隔一年半不見,他本以爲自己已經遠遠凌駕於林逸之上,卻沒想到林逸的實力進步似乎比自己都還要誇張得多!

    聽馬當槍的描述就知道以這傢伙元嬰中期的實力,壓根就連林逸的實力底細都探不清楚,說明他廢物透頂的同時,也更加說明了林逸實力的深不可測!

    這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對於最近意氣風發的徐靈衝簡直就是一盆當頭冷水,他要是這樣都還不發邪火纔怪了,馬當槍這是黴運當頭成了他的出氣筒。

    “衝哥息怒,衝哥息怒,小的知錯了,您消消氣……”馬當槍生怕徐靈衝盛怒之下把自己給怎麼樣,顧不上傷勢連忙從擔架上翻身下來,咬牙半趴在徐靈衝面前砰砰磕頭謝罪。

    這個時候他都恨不得給自己一萬四千個大耳刮子,如果早知道會是這種結果,當初就算借他一萬個膽子,他也堅決不敢腦子抽風的去找林逸約戰啊!

    來這裡之前還一心想着徐靈衝會給他報仇,卻哪裡想得到徐大少710竟會是這種反應?

    在此之前,徐靈衝可一向都是牛逼哄哄,每次開會都一派指點江山的豪邁氣概,馬當槍甚至還天真的以爲在這北島三大閣,就沒有徐大少搞不定的事情,畢竟徐大少不僅本身實力雄厚,背後可還有神秘人在那撐腰呢!

    殊不知,徐靈衝之所以能夠這麼牛逼哄哄,那完全就是因爲林逸不在的緣故。要不然他肯定會有所收斂,一年半前那種種血的教訓可都還歷歷在目呢。

    徐靈衝怒火沖天,指着馬當槍的鼻子罵了大半天,這怒氣才總算稍微消了一點,冷哼一聲道:“你滾吧。”

    “啊?衝……衝哥饒命啊……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小的對天發誓,我對衝哥您可一直都是盡心盡力,從沒有半點不敬啊……”馬當槍差點連尿都嚇出來了,當即抱着徐靈衝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道。

    按照他們組織的規矩,徐靈衝是他唯一的頂頭上司。對他有着說一不二的生殺大權,一旦徐靈衝讓他滾,那在組織看來就是背叛,那可是必死無疑的,到時候恐怕連死都是奢想,生不如死纔是他的唯一下場。

    “你瞎扯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讓你回去養傷,還不趕緊滾?”徐靈衝皺了皺眉道。

    “哦哦,是是,多謝衝哥開恩。多謝衝哥開恩。”馬當槍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叩頭拜謝閃人,生怕徐靈衝看着自己生煩半途改變主意,那可真就哭都找不着墳頭了。

    看着馬當槍連滾帶爬的消失在門外。徐靈衝轉頭和其他幾人相視一眼,嘆了一口氣道:“你們覺得現在該怎麼辦?”

    他指的自然是林逸,這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壓在身上的一塊巨石,別看他們如今實力也都今非昔比。但要是讓他們就這麼去面對林逸,還真沒什麼底氣,包括徐靈衝自己在內。一個個心裡都忍不住發虛。

    “徐少,以咱們幾個的實力雖說不至於怕了林逸那個傢伙,但是他既然可以這麼輕易的幹掉馬當槍,就說明確實不可小覷,單憑咱們自己對上他未必有什麼勝算,要不然還是請示一下上頭的意思再說?”康照明斟酌了一下道。

    “孟哥你怎麼看?”徐靈衝轉頭看向孟同,其他人的看法他未必放在心上,但是孟同不一樣,他現在對孟同的信任早已超過了所有人。

    “照明說的有道理,在摸清楚林逸的實力底細之前,我們確實不好輕舉妄動。”孟同身上的氣質倒沉穩了許多,頓了頓道:“而且之前上頭讓咱們打探林逸的消息,這次也算是完成任務了,順便請示一下也不錯。”

    “好,那就這麼辦。”徐靈衝當即拍板決定道,雖然剛纔把馬當槍臭罵一頓消解了不少怒氣,但要說就這麼放着林逸不管不問,也咽不下這口氣,倒不如藉着這個由頭請示一下,看看神秘人能不能幫忙。

    將這次事情的前因後果以暗碼形式寫了一遍,徐靈衝隨即從地下密室之中放出一隻靈獸,看其模樣像是一隻吸血蝙蝠,體型極小卻速度極快,這是神秘人交給他專門聯絡所用,元嬰期的高手也很難在中途攔截,安全性極高。

    北島某處,吸血蝙蝠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悄無聲息閃入一個地下密室,突然被一道若有似無的真氣裹住身形,其背上的那一張暗碼字條隨即就落入黑衣神秘人之手。

    將上面內容看了一遍,黑衣神秘人並沒有露出什麼意外的表情,似乎對此事早已知曉,沉吟了片刻之後,起身走向另外一間更加核心的密室,此刻密室之中坐着一個女子,而其面前赫然竟是一臺連世俗界都極爲罕見的超級計算機,似乎正在運算些什麼。

    “欒小姐,這是徐靈衝剛剛傳來的消息,請您過目。”神秘人恭恭敬敬的將字條遞到女子手上。

    “哦?他想對付林逸?”被稱爲欒小姐的這個女子嘴角微微一彎。

    “以他們和林逸之間的種種過節,生出這種想法並不奇怪,不過這一次是馬當槍自作主張,看樣子是被林逸的實力給嚇到了。”神秘人語氣淡淡道。

    “只不過在南洲待了一年半時間,實力卻從金丹期變成了元嬰期,連面對元嬰中期高手都能信手拈來一招制敵,看樣子這個林逸在南洲得了不少奇遇,果然是不可小覷。”欒小姐語氣莫測道。

    “那欒小姐的意思是?”神秘人請示道。

    “先監視着吧,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林逸的事情我已經跟你說過了,留他一命不死,沒準兒以後還會成爲我們的一張底牌,到時候說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場,可一旦他要是現在死了,那夥人沒準會發瘋,李博士那邊就有大麻煩了。”欒小姐淡淡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