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回到自己房間之後,神秘人很快就給徐靈衝傳遞了一個訊息,讓他帶着鍾品亮一起前往一個密室,當然不是眼下這個最核心的北島基地,而是另外一處掩人耳目的密室。

    “讓鍾品亮也一起去?”徐靈衝看着字條上面的內容不由一陣愣神,他還以爲神秘人準備對付林逸了,怎麼突然傳來這麼奇怪的一道命令,不會是寫錯了吧?讓自己和孟同一起倒還差不多!

    心下雖然是這麼揣測,不過徐靈衝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擅自更改神秘人的手令,誰知道這上面是不是別有深意啊。

    “品亮,你跟我去一趟,上頭點名要見你。”徐靈衝摁下納悶當衆宣佈道,此時其他幾人都還沒有散去,孟同、康照明聞言頓時有些匪夷所思,衆人目光不由自主的聚焦到了鍾品亮身上。

    鍾品亮表面上一臉茫然,而此刻心中卻是驚駭欲絕,一瞬間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他聽到這話的第一反應就是,媽蛋的難道我當間諜的事兒洞穿事發了?

    論地位,他在衆人之中也就比馬當槍這種貨色稍微高一點,別說徐靈衝,就算是孟同都遠遠不如,撐死也就和康照¢c明差不多,甚至於還有所不如,畢竟對方在中島那邊還有玄塵老祖這麼個靠山,他鐘品亮可是什麼都沒有。

    從加入組織到現在,不僅是他鐘品亮,其他包括孟同、康照明這些人在內都從來沒被神秘人正式接見過,這可一向都是徐靈衝獨有的殊榮,如果不是東窗事發,這機會怎麼就莫名其妙落到自己頭上來了?

    面對衆人有些豔羨的眼神,鍾品亮心中卻是忍不住瘋狂打鼓,這感覺真他麼是要出大事兒啊!除了東窗事發,不可能有第二種解釋了,讓自己跟着徐靈衝去見神秘人。這豈不是擺明了自投羅網嗎?!

    鍾品亮表情頓時變得無比僵硬,心中一陣一陣的生出寒意,想到可怕處更是毛骨悚然,雙腿發沉半天沒有動作。

    “快走吧,還在那兒磨蹭什麼啊?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徐靈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還以爲他就是高興過頭喜不自勝呢。

    “呃,是。”見衆人都神色複雜的看着自己,鍾品亮連忙將恐懼壓在心底,這時候心中惶恐也不能表現出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趁着夜色掩護。徐靈衝帶着鍾品亮刻意避開三大閣守衛的視線,悄無聲息的來至一處荒坡,荒坡頂上有一小片茂密陰森的松樹林,而神秘人指定的密室就在這底下。

    跟在徐靈衝身後,鍾品亮真可謂是戰戰兢兢,心臟砰砰狂跳,都快蹦到嗓子眼了,看着一派月黑風高殺人夜的景象,好幾次忍不住就想掉頭逃走。不過最後還是強行剋制住了,畢竟徐靈衝的實力比他高太多了,他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事情敗露只會死得更快。

    二人一前一後來至密室之中等候。鍾品亮一邊屏氣凝神,一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密室佈局,同時在腦海中盤算逃跑路線,實在不行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緊張等待了片刻之後。前方忽然掃過一道清風,神秘人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二人眼前,從頭到腳依舊籠罩在黑袍之中。讓人看不清他的相貌和體型,當然這種情況下鍾品亮也根本不敢多看,只能死命的低着頭,儘量不讓對方看到自己此刻僵硬的表情。

    “屬下參見前輩!”徐靈衝連忙單膝跪地,他雖然頗受神秘人器重,但是至今都還不知道對方身份,也不清楚對方的具體職位,只知道對方在中心地位極高權力極大,所以只能用前輩這種模糊稱謂見禮。

    鍾品亮不敢怠慢,有樣學樣的照着徐靈衝的樣子行禮,同時藉機把頭埋得更深了,生怕被對方從自己臉上看出破綻。

    神秘人沉默了片刻,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就落在鍾品亮身上,帶着疑惑上下打量,隨即忽然開口道:“鍾品亮聽令!”

    鍾品亮頓時嚇了一大跳,呼吸不自覺陷入凝滯,無論他怎麼竭力剋制,卻始終也剋制不住手腳打哆嗦,尼瑪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不會真露陷了吧?

    而旁邊的徐靈衝聞言也同樣一愣,敢情剛纔拿到傳令並不是寫錯,原來真的就是要找鍾品亮,這小子什麼時候竟然入了上峰的眼界?真是奇了怪了!

    神秘人則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鍾品亮,這傢伙的緊張哆嗦根本掩飾不住,心中不由越發奇怪,這小子怎麼看都沒有出奇之處啊,炮師弟怎麼會這麼看重他……

    “上峰有令,任命鍾品亮從今日起升任爲中心駐北島特使,和徐靈衝平級,主要任務爲協助我和另外一個高人,共同管理北島分部。”神秘人語氣淡淡的宣佈道。

    “啊?!”話音落下,鍾品亮頓時徹底愣住了,他剛纔甚至都做好慷慨赴死的覺悟了,結果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事兒,中心駐北島特使?這是莫名其妙給自己升職了?

    鍾品亮一頭霧水的使勁揉了揉腦袋,自己最近好像沒幹什麼事兒,更沒說給中心立下什麼功勞啊,怎麼就突然砸下來這麼一個天大的餡餅?

    不僅是鍾品亮,此刻就連徐靈衝也是震驚得半晌說不出話來,一臉納悶的看着神秘人,咋回事啊?怎麼鍾品亮突然就高升了,壓根什麼功勞都沒有,突然就和自己平級了?

    “這個……前輩,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這個鍾品亮本來就是我的小弟,您這一句話就讓他變成和我平級了,我不好管理也不好服衆啊……”徐靈衝忍不住脫口而出抱怨道。

    他本來對鍾品亮沒什麼意見,但是手下小弟忽然和自己平起平坐,這種事情換成任何一人都必然會覺得不爽,尤其是徐靈衝這種心高氣傲之人,哪裡能容忍得了這種事?

    何況北島特使人選原本只有他一個人,現在鍾品亮突然冒頭,北島特使變成了兩個,這不是明擺着從他手上搶權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