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權力乃是實力的延伸,是他徐靈衝在中心內部的立身之本,無論是誰敢動他手中大權,那都是他徐靈衝的敵人,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這一瞬間,徐靈衝甚至都不自覺動了殺機,鍾品亮如果敢擋他的路,他不介意找個由頭讓這個小弟從此人間蒸發。

    “怎麼?你有意見?”神秘人冷哼了一聲。

    雖然明明什麼事都沒做,但密室之內的溫度不知爲何陡然降了一大截,讓人忍不住一陣後背發寒,鍾品亮倒是從剛纔的戰戰兢兢中恢復了過來,這一回輪到徐靈衝驚駭欲絕了。

    “不……不是,屬下不敢!”徐靈衝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暗道自己真是氣昏了頭,神秘人提拔手下哪有自己插嘴的餘地,一旦讓對方心生不滿,自己別說什麼北島特使,到時候根本連小命都別想保住,生殺予奪可全都在神秘人一念之間啊。

    “若有下次,你就別當什麼北島特使了,現在正缺元嬰期的實驗樣本。”神秘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見徐靈衝嚇得都快趴到地上去了,這才難得解釋了一句:“讓鍾品亮當這個北島特使,是炮師弟指名舉薦的,你就算n√有什麼想法也都給我收起來,最好別耍什麼心眼,否則連我也不會保你。”

    其實設身處地的想一想,神秘人倒也並非不能理解徐靈衝此刻的心情,事實上他本來預定的人選就徐靈衝一個,此外頂多再加一個孟同做副手,可是現在既然上頭都示意了,他也只能打破自己原來的安排。

    “啊?原來是炮爺舉薦的……”徐靈衝頓時徹底蔫了,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整個人都不禁變得失魂落魄起來,因爲他知道這件事情再也沒有迴轉餘地了,而且從今往後他不僅不能爲難鍾品亮,反而還必須改變態度搞好關係。必須丟棄面子折節下交。

    畢竟炮爺對他來說那可是相當於師尊一樣的存在,和神秘人一樣對他有着生殺予奪之權,提拔鍾品亮既然是這位炮爺的意思,他徐靈衝哪裡還敢說半個不字?

    炮爺?一旁鍾品亮聽到這話之後差點沒驚得蹦起來,一對瞳孔陡然睜圓,如果不是他刻意低着頭,這一下必然要被神秘人察覺出其中貓膩。

    我嘞個大擦啊!上一次聽到炮爺這個稱呼的時候,鍾品亮就已經忍不住懷疑這位炮爺是不是跟張乃炮那小子有什麼聯繫了,而現在這麼一搞,他頓時就確認了七八分。自己這個推測似乎還真有可能!

    如果這個炮爺不是張乃炮那小子,那他爲什麼無緣無故要舉薦自己?鍾品亮自忖跟中心內部人員毫無聯繫,連一個認識的都沒有,若不是有這一層原因,那個所謂炮爺別說莫名其妙舉薦自己,恐怕連自己的名字都不可能聽說吧……

    張乃炮忽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中心內部位高權重的炮爺,這個意外發現實在是讓鍾品亮驚得瞠目結舌,雖然說還沒有完全證實。但即便只是這七八成可能性,那也已經稱得上匪夷所思了。

    只是張乃炮這小子不會真反水了吧?要不然怎麼會在中心混得這麼如魚得水?媽蛋的,以後有機會見到他可得好好問一問,這小子可別忘恩負義了!

    察覺到神秘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鍾品亮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故作感激道:“多謝前輩提拔,屬下定當盡心竭力,誓死完成使命!”

    “好。暫時還沒有特別的任務指派給你,你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儘快適應,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向徐靈衝討教。當然,你也可以用血蝠直接和我聯繫。”神秘人淡淡點頭道。

    徐靈衝在一旁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能夠直接和神秘人聯繫,還真是和自己平起平坐了,一分鐘前還只是個不起眼的小弟嘍囉,結果現在反過來還得刻意交好對方,這種感覺真是怎麼想怎麼操蛋……

    鍾品亮對着徐靈衝嘴角一彎,語氣有些玩味道:“那麼以後就請衝哥多多指教了。”

    “哪裡哪裡,以前的事情還得請品亮你……哦不,是亮兄你多多包涵才行,日後咱們兄弟精誠合作,爭取不讓前輩和炮爺失望。”徐靈衝表情僵硬的賠笑道。

    鍾品亮嘿嘿一笑,心下卻在盤算着該怎麼把這個消息傳遞給林逸,另外如今既然當了所謂的北島特使,那手下總得有幾個使喚人,要不然以後還是被徐靈衝擺佈的命。

    放眼聚攏在徐靈衝麾下的這波人馬,孟同是徐靈衝的鐵桿,這個肯定不用考慮,而康照明這小子心眼太多,而且一直自認在自己之上,也沒法拉攏,那麼剩下的就只有於哲和南天霸、南天門加上那個半殘的馬當槍這幾個了,倒是可是設法從中做一做文章。

    尤其是那馬當槍,腦袋有水,應該能夠很好的收攏過來。

    鍾品亮在這邊密室正式走馬上任,而此時另一邊,青雲閣內門一號居所內則是燈火通明歡聲笑語,不僅林逸一衆人齊聚一堂,就連洪鐘在收到消息之後也特地趕了過來。

    原本以他洪氏商會副會長的敏感身份,是不能隨意進出三大閣內門的,但洪鐘與林逸的私交早已路人皆知,加上他與三大閣一衆高層的關係歷來不錯,倒也不怕犯這一次忌諱,沒人會爲了這麼點小事來找他和林逸的麻煩,除非那人腦子有病活得不耐煩了。

    宴席就緒,林逸當然毫無疑問坐在了上首,而洪鐘則坐在他的左側,畢竟無論地位還是實力,他都是這裡除了林逸之外最高的,坐這個位置當之無愧,洪鐘之後則是盧邊仁和苦逼師兄,而在林逸的右手邊,則依次坐了上官嵐兒、蕭然、喬宏才和李政明。

    用人才濟濟四個字形容此刻在座的一衆人,那是一點都不誇張,林逸、洪鐘、上官嵐兒自不必說,不是一方大佬就是天之驕子,而至於剩下這些人,每一個拿出去與其他青雲閣弟子相比,絕對都是當仁不讓的精英人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