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不錯,每次北島有天才弟子被推薦去東洲學院,明面上都會說成是出去執行任務,之所以這麼做原因有二,其一是東洲學院雖然不算傳統的宗門勢力,理論上去進修一段時間後總有回來的一天,但如果這事兒公開出來,那麼必然會讓所有三大閣弟子都趨之若鶩,相信所有人都會爲了這個推薦名額擠破腦袋,一個宗門的弟子若是一心只爲加入東洲學院而奮鬥,你們覺得這個宗門還會有什麼凝聚力,還會有什麼前途?”洪鐘分析道。【】小說下載【】

    他這麼說並非是空穴來風,中島很多門派同樣有推薦權,但他們不像北島三大閣這樣低調處理,爲了所謂的公正從來都是公開競爭,結果到頭來這些去了東洲學院的天才,最終返回門派效力的寥寥無幾!

    因爲他們從一開始就是以東洲學院爲目標,門派對他們來說單純只是一個跳板而已,達到目的之後又怎麼還會回來爲這個跳板效力?

    但是由三大閣推薦過去進修,和自己一門心思想要去東洲那是完全兩碼事兒!這就像世俗界一個人在學校裡,大家全都一門心思的想要考到另外一所更好的學校,那一旦去了肯定不會再回原來的學校。

    而他如果是公司的一名員工,有一天老闆和他說,給你一個去學習進修的機會,這員工必然會感激涕零,學成後還是會回到公司。800

    “有道理,那第二個原因呢?”衆人問道。【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第二個原因麼當然是爲了韜光養晦,任何一個門派勢力,其能夠推薦到東洲學院的天才弟子越多,那就意味着未來實力就會越強,既然可以確定這些弟子未來還會回到北島,那自然是藏着掖着當做底牌reads;!”洪鐘不由笑着反問道。

    “原來如此!”衆人紛紛點頭,底牌之所以是底牌,是因爲可以讓人摸不清虛實而心生忌憚,一旦拿出來被人周知。不僅不能突發制人,就連威懾力也要大打折扣。

    “小師弟,那你之後就和小桃姐姐分開了嗎?”上官嵐兒繼續迴歸正題道。

    “不錯,小桃直接就跟着東海神尼走了。而我則獨自一人返回葳弧城,說來也巧,我中途遇上了之前那幾個海盜,就順手把貨物搶了回來,回去同韋昭通對峙。再之後就答應齊天鏢局參加南洲鏢局盛會了,這事兒你們應該都知道了吧?”林逸問道。

    “知道知道,說小師弟你在盛會上殺了邪修巫暴良,結果把西山老宗給惹了出來,被他滿世界追殺呢。”上官嵐兒說道,盧邊仁幾個也跟着點頭。

    “那西山老宗的名頭老夫有所耳聞,據傳是西山邪派的第二號人物,深不可測的開山期邪修,林少俠你能從他手下全身而退,實在是匪夷所思啊。”洪鐘不由嘆道。

    只有到了足夠層次才能真正知道開山期巨頭的可怕。這其中的難度,他比懵懵懂懂的衆人可要清楚得多。

    “呵呵,其實這個主要也是運氣,本來以我的實力是擺脫不掉他的追殺,但是機緣巧合被我逃入南島,他就不敢繼續深入了,畢竟靈獸一族可不是吃素的,所以我就乾脆躲在南島修煉,直到最近才完全擺脫西山老宗的監控,這才能夠脫身回來。”林逸三言兩語道。至於五毒沼澤和五煞之龍這一段,就沒必要和衆人細說了,一語帶過即可。

    “能夠躲在南島這麼久都安然無恙,那也很不簡單了。不是簡簡單單一句運氣就能概括的,其中的艱辛苦難絕非常人能夠忍受,林少俠,老夫敬你!”洪鐘讚歎道。

    “小師弟(老大),我們一起敬你!”衆人也跟着道。

    “多謝大家,來。一起幹了這杯!”林逸當即笑着一飲而盡。

    “對了,我這裡有一封林少俠你的信,不過剛剛來得匆忙沒有帶來,明天我再給你吧。”洪鐘忽然說道。

    “信?什麼信?”林逸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有些發愣道。

    “是中心商會旗下的運輸行送來的,上面寫明瞭收信人是林少俠你,不過不知爲何送到了我的手上。”洪鐘也有些納悶道,雖然說林逸這段時間在南洲杳無音訊,信送不到本人的手上絲毫不奇怪,但是莫名其妙送到自己手上,這其中可就大有蹊蹺了。

    如果不是林逸親自交代過,那就意味着這突然崛起的中心商會,竟然將他洪鐘和林逸的私交關係都調查得清清楚楚,這種感覺實在是讓人有點不安。

    洪鐘還在憂心這背後會不會有什麼陰謀,然而林逸聽完之後,一向淡定的整個人卻頓時呆住了,半天沒有反應,搞得衆人面面相覷,還以爲他是不是吃到什麼怪異的東西了……

    林逸愣了足足半晌纔回過神來,見衆人都一臉擔心的看着自己,壓下心頭激動,搖頭失笑道:“哦我沒事,洪老,我等這封信很久了,明天一早就過去找你。”

    不怪他這麼失態,聽到中心商會這四個字的時候林逸就已經知道了,這一封信,恐怕就是自己一直都在期待的世俗界回信!

    聽完這個消息之後,林逸不禁有些魂不守舍,好在他已經把南洲的經歷說了個大概,衆人總算也滿足了好奇心,而因爲上官嵐兒要趕在夜深之前回去的緣故,宴會並沒有持續太久,眼看時間差不多了衆人便各自散去。

    將衆人送走,林逸並沒有就此休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洪鐘提過的那封信,興奮得根本停不下來,不過他總算還有點剋制力,沒有連夜跟洪鐘去洪氏商會,而是提着事先預留的酒菜,獨自一人去了破爛王的秘密基地。

    這麼久過去,這地方還是一點都沒變,當林逸提着酒菜出現的時候,破爛王正在埋頭奮筆疾書,整個人就如瘋魔一般正在推算些什麼,旁邊滿地都是他寫過的稿紙,林逸就這麼站在他身後,卻絲毫沒有察覺的跡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