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林逸微微一笑,也不打擾破爛王,就這麼靜靜的看他寫的東西,上面都是各種奇怪的符號和無比複雜的推算公式,林逸這個半吊子鑄器師根本就看不明白,只能大概看出來這傢伙似乎正在改進方案,而且與這把正在鑄造的兵器有關。(廣告)

    此刻鑄器池中的情形和之前毫無變化,依舊是那一塊不堪入目的鐵疙瘩,依舊維持着不溫不火的狀態,池中偶爾會冒出一兩個氣泡,但是更多時候卻如一潭死水,看不出半點將要成型的跡象。

    “不對!不對!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可是問題出在哪兒呢?”破爛王忽然皺着眉頭嘀咕了起來,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先吃點東西吧,稍微換換腦子也許會有幫助。”林逸一邊說着一邊講酒菜放到了他旁邊。

    “嗯,也好。”破爛王頭也不回的點了點頭,看也不看就把酒菜抓過去狼吞虎嚥了起來,一雙眼睛卻還是牢牢盯在稿紙上面,整整過來小半柱香時間,等他快把酒菜都吃完的時候,這才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猛然轉頭看着林逸驚喜道:“你回來啦!”

    “呵呵,你可總算看到我了,如果換成其他心懷不軌的傢伙,你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以後可得警覺一點。”林逸哭笑不得道。

    “嘿嘿,我是情不自禁,一不小心就走神了。”破爛王摸着腦袋訕笑道。

    “實在是抱歉啊,我這一走就是一年多,明明是爲我在鑄器,從頭到尾卻都是王兄你在受累,真是對不住。【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林逸看着破爛王不修邊幅的狼狽樣子,心中頓時滿滿都是愧疚。

    不過破爛王倒沒覺得什麼。聽到林逸這話反而驚了一下:“咦?已經過去小兩年了嗎?我都不知道……”

    “呃……”林逸頓時越發愧疚了,破爛王這是終年守着這個鑄器池,不見天日的一步都沒出去過。所以才連時間都忘掉了,林逸不禁感動道:“因爲我的事情。讓王兄你受苦了。”

    “哈?你說這個啊,林兄你也太小看我了,耐心對於鑄器師來說是必修課,守在這並非是一種煎熬,而是一次難得的修行歷練!就算沒有這事兒,我之前也早有打算要做一件考驗耐心的事情了,連兩年都還不到,這才哪兒到哪兒啊。”破爛王倒是一臉的不以爲然。

    林逸半信半疑的看着破爛王。這話聽起來倒有點像是真的,不過也可能只是爲了安慰自己而胡說八道,但不管是真是假他都很感動。

    “來,爲了你的耐心和恆心,我敬你一杯!”林逸當即也不說什麼,千言萬語都在酒中了。

    “都說了這不算什麼……”破爛王嘿嘿一笑,但還是爽快的和林逸碰杯之後一飲而盡。

    “對了,王兄你這些寫的是什麼,看起來很高深的樣子?”林逸一邊給破爛王滿上,一邊忍不住好奇道。

    “哦。這是我這段時間靈光一閃想到的改進方案,說不定可以打破現在這個僵局,而且可以讓兵器成型之後增加一項非常實用的新特性。不過現在還沒有完全推算出來,照這進度估計還等一陣時日呢,反正耗着也是耗着,多想辦法嘗試一下總歸不是壞事,林兄你說對吧?”破爛王笑了笑道。

    “嗯,不管怎樣也總比現在這半死不活要好,我相信王兄你的實力。”林逸點頭道,在鑄器這方面,跟破爛王比起來他簡直就連小學生都算不上。讓他出去弄點什麼材料回來倒不難,可要讓他在這種技術性難題上給破爛王提什麼建議。那還是趁早洗洗睡了吧。

    “唉,其實我這段時間冒出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想法。如果能夠一一實現的話,至少可以讓這把兵器提升數個檔次,只可惜這些想法都需要非常高的精度和火候,以我現在的水平只怕駕馭不了,可惜了……”破爛王不由嘆氣道reads;。

    這也許是他這輩子所能鑄造的最高級別的兵器了,當然想要盡善盡美,只可惜也許是因爲材料太過高級的緣故,這兵器對於成型時候的火候精度要求高得令人髮指。

    “來日方長,其實這麼長時間能夠維持現狀不變,這就已經非常難得了,實在不行的話這次就當是練手了,鑄器材料還可以再弄過,我們可以重新再來。”林逸寬慰道。

    “那怎麼行?萬年樹晶、上古淨土這些東西下輩子都遇不上,怎麼能當是練手?林兄你放心吧,就算暫時無法令其成型,但若只是維持住現狀我還是有把握的,至於辦法,以後慢慢想慢慢試,相信總有成功的那一天!”破爛王目光灼灼道。

    看着破爛王篤定自信的樣子,林逸不由愣了愣,隨即才笑着重重點頭,這傢伙是個鑄器天才,而且還是個一根筋的鑄器天才,自己這是撿到寶了啊。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喝酒,這樣持續了整整一夜,兩個人非但沒有喝醉,反而越喝越精神,尤其破爛王神采飛揚,人家是酒後文思如泉涌,他這簡直是酒後構思如尿崩啊,一會兒就冒出一個奇異點子,每每聽得林逸這個半吊子一愣一愣的。

    到最後破爛王說得興起,索性把林逸丟在一邊,重新趴在石臺上推算了起來,實在是讓林逸哭笑不得。

    正無奈的時候,破爛王這才終於反應過來,抽了個空隙對他說了一句:“林兄你還是回去吧,這裡有我一個就足夠了,我正好一個人可以閉關修煉耐心呢,這是個好機會。”

    林逸看了看他,算算時間也快天亮了,最終只得點頭起身道:“好吧,那就拜託王兄你了,我過幾天再來看你。”

    從破爛王的秘密基地出來,林逸並沒有回青雲閣,而是直奔坊市,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要看一下洪鐘說的那封信了。

    一大清早看到林逸上門,洪鐘不由愣了片刻,隨即纔在林逸的催促下把那封信給拿了出來,遞到林逸手上。(校花網絡劇,7月13日,愛奇藝上線!更多消息關注手機qq——動態——興趣部落——,這是校花讀者交流和消息發佈的地方!魚人22)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