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洪鐘手中接過這封信,雖然只是幾張薄薄的信紙,但是林逸卻陡然覺得手上一沉,連着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終於穩住心神,打開信紙看了起來。

    只看一眼,林逸穩定下來的情緒頓時再次失控,眼淚差點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雖然他來天階島纔不到三年,這點時間跨度換在世俗界頂多相當於出國留學,兩三年不回家的大有人在,但是林逸卻不一樣,天階島和世俗界嚴格來說已是兩個層面,天各一方總有能夠再見的一天,可分開兩個層面,就很難說了,說不定就是永別。

    如果不是冒出一箇中心商會,加之鬼東西在五毒沼澤說的那些話,讓林逸看到了往返世俗界的希望,才讓他的心稍微踏實了一點,否則林逸說不得也會和剛來時一樣四處打探。

    再次深吸口氣,林逸控制住因爲激動而不由自主在顫抖的雙手,仔細看了起來,信紙總共有十張,五張一封分爲兩封,一封是紅顏知己專屬,一封是那些小弟聯名。

    看到信開頭的第一句話,林逸頓時就樂了,敢情這幫人本打算各自寫一封彙總在一起,結果最後收集起來一看,居然有十萬字,疊起來就是厚厚一打,三五個信封根本都裝不下,更別說裝在一個信封裡了。

    當時中心快遞那快遞員上門收件的時候都看傻了,苦口婆心好說歹說,這幫傢伙這才總算非常勉強的改變了主意,商量來商量去最終變成了現在這樣子,每個人各自給林逸說幾句話,彙總成兩封放在一起寄過來。

    不過饒是如此,這封信還是因爲份量超重來回折騰了幾次,沒辦法只能不斷精簡再精簡,這才勉強夠到中心快遞的要求!

    而林逸手上這兩封。已是衆人費盡心思修改的第七版了,寫信這麼簡單的事兒愣是變得比寫論文還要糾結……

    兩封信上各自混雜了不知道多少種筆跡,反正就是每人寫幾句,哪怕只有一句兩句也一定要自己寫,絕對不肯讓人代勞,信中還說衆人爲了這事兒還專門開了兩天的會,專門討論寫信的版式和語法問題,讓林逸簡直哭笑不得。

    這幫傢伙真是精力多得沒處使啊!林逸無語的搖了搖頭,不過仔細想一想,世俗界原本那些頂級高手基本上都來天階島了。剩下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可以說獨步天下,除了中途何彈頭來找過麻煩,其他根本沒人敢招惹他們,精力過剩倒也是正常。

    衆人在信中將之前的衝突,包括林東方出來救場的事情都仔細說了一遍,此外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然而即便如此,林逸仍然是看了又看,每看一次嘴角都會不由自主的彎起一絲弧度。一個人傻笑半天。

    洪鐘雖然爲了避嫌,所以刻意把房間留給了林逸,但他在隔壁時不時總能聽到笑聲,一次兩次也就罷了。關鍵是整整半個時辰都是這副德行,洪鐘這麼一個見多識廣的人物都被林逸給嚇怕了,甚至忍不住皺眉推測,不會是這信紙上被人下了什麼毒藥吧?

    要不然林逸一個淡定從容的超級天才。怎麼會莫名其妙傻笑個不停?這肯定有問題啊!

    林逸傻笑了半個時辰,洪鐘就在隔壁坐立不安了半個時辰,到最後終於忍不住了過來敲門:“林少俠!林少俠!”

    “洪老。有事?”林逸過了片刻才終於過來開門。

    “哦,我沒事,就是想問一下你有沒有事。”洪鐘一臉古怪的上下打量着林逸,卻發現根本不想自己想得那樣有什麼異常,看他樣子反而是一身輕鬆,似乎去了一樁壓在心頭多年的大心事一般,感覺整個人都光彩了不少。

    洪鐘沒有看錯,這封信確實是幫林逸去了一樁大心事,世俗界的大家都平安無事對他來說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還有林東方救場,再加上衆人本身就已是世俗界少有的高手,可以說是高枕無憂,連何彈頭都吃了一鼻子灰,林逸當然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沒事啊。”林逸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隨即忽然問道:“對了洪老,你對這中心商會有多少了解,知不知道他們推出的這個世俗界送信業務?”

    “世俗界送信業務?”洪鐘聞言一愣,若有所思道:“這個老夫倒是有所耳聞,不過沒有仔細瞭解過,莫非你這封信就是世俗界寄來的?”

    “不錯,這是我當初在中島拍賣會上競拍的,可以給世俗界的親朋好友寫一封信,而我現在手上這一封就是世俗界那邊寄回來的回執信。”林逸點頭道。

    “嗯,那場拍賣會老夫雖然沒在現場,但這事兒還是挺轟動的,據說爲寫這一封信要付出天價,代價高得非常離譜。”洪鐘道。

    “當時一口價,十萬靈玉。”林逸笑了笑。

    “哦?那還真是天價,林少俠你這真是大手筆了。”洪鐘不由感嘆道,十萬靈玉這已經足可以買下絕大數天材地寶了,很多實力強大的修煉者爲了十萬靈玉都不惜賣命拼死,結果林逸只是用來寫一封信,這種魄力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對於像我這種人來說,這一封信可比任何天材地寶都珍貴得多,別說十萬靈玉,就是二十萬三十萬也絕對要想辦法買下來。”林逸頓了頓,隨即問道:“中心商會這個世俗界送信業務,自從那一次中島拍賣之後就再也沒聽說了,洪老你人脈廣闊,可否託人幫我問一下這業務是不是還在繼續,我是不是還能給世俗界回信?”

    “好,你在這裡稍等,我這就去找人問下。”洪鐘二話不說答應下來,當即轉身出門,而他這次去的地方就離洪氏商會不遠,正是同在坊市內街的中心商會。

    既然是中心商會的業務,與其旁敲側擊的去問外人,反倒不如直接光明正大的上門去問,這樣不僅更有效率,而且不會出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