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要藉此機會向天行道示好,所以魏申錦非但沒被懷疑,反而更受重要,如今赫然已是雪劍派內門執事。

    別看這個位置不高,但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跳板,就像北島這邊康照明一樣,當初做了一陣的迎新閣執事之後,現在已然是沖天閣外門執事了,權柄殊爲不小,雖然是徐靈衝給他硬加的職位,但終究前途無量。

    魏申錦這個也是一樣,內門執事的地位說不上多高,但卻掌握着內門採購之權,哪怕只是一小部分,那也絕對不是一筆小生意,毫無疑問,魏申錦手上的這些丹藥生意都給了天丹閣,反正天丹閣如今已小有口碑,無論品質還是價格都很公道,其他人就算知道也說不了什麼。

    也正因此,天丹閣的生意才能夠維持在日進六萬,這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天嬋、雪梨、魏申錦,包括天行道在內所有人的功勞。

    林逸本打算儘快去一趟中島,不過現在既然知道一切安好,這下倒是不怎麼擔心了,當務之急不再是去中島,而是要趕緊給天嬋她們補充丹藥,當即轉頭對洪鐘道:“洪老,這陣子我準備專心煉製一批丹藥出來,到時候就麻煩你用洪氏商會的渠道先幫我帶過去了。”

    “沒問題,一句話的事兒。”洪鐘爽快道,這麼做︽長︽風︽文︽學,c¤@t雖然有點公器私用的嫌疑,但他身爲實權副會長本來就有這個權力,何況林逸還是洪氏商會的名譽副會長,只是借用一下物資渠道而已,誰也說不了什麼。

    和洪鐘閒扯了幾句之後,林逸並沒有在洪氏商會過多逗留,畢竟剛回北島,除了跟自己人聚會之外,其他還有不少人必須要親自去拜訪一下。比如說上官天華。

    嚴格來說,林逸和上官天華這位沖天閣閣主之間並沒有多少交集,除了當初內門大比上那一次饒有深意的點名之外,剩下也就是因爲上官嵐兒的關係,所以感情上天然會比其他那些高層大佬近一些。

    當然,即便拋開這些不談,林逸本身對上官天華也是非常敬佩的,這位北島頂級大佬讓人仰視的絕不僅僅是實力,更關鍵是他的氣度,舉手投足都給以一種大氣磅礴之感。不管是站在什麼樣的立場,面對這等人物都會不自覺間心悅誠服。

    桀驁如執法堂堂主公羊傑,無論面對誰都是一副孤傲不羈的睥睨架勢,卻唯獨對上官天華另眼相看,恐怕也就緣由於此。

    絕大數人生來平凡,卻有極少數人天生光芒萬丈,林逸相信上官天華必然是後者,別看這位大佬現如今修身養性,但在他年輕的時候肯定也是話題不斷的傳奇人物。

    這日一大早。上官嵐兒正跟着上官天華練字,練字可靜心,亦可養性,這是上官天華佈置給她的功課。哪怕不修煉都行,但是每天早上必須練一個時辰的字,這一點雷打不動。

    上官嵐兒對此倒也不怎麼抗拒,雖然同樣枯燥無味。但練字總比一味的打坐修煉要好一點,而且她在這方面天賦似乎還不錯,即便一向不怎麼夸人的上官天華。也對此常有稱讚之詞。

    “小嵐兒,你先停一下吧。”上官天華忽然開口道。

    “爺爺怎麼了?”上官嵐兒奇怪道,難道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練字也可以不練了?

    “你去煮茶吧,過會兒有客人來訪。”上官天華微微一笑,他這個孫女除了書法天賦出衆之外,就連茶道天賦也是他生平僅見,可以說什麼都好,就是不喜歡修煉這一點比較讓人無奈。

    “哦,五青還是杏女?”上官嵐兒問道,以上官天華的身份拿出來的靈茶,那自然都是市面上難得一見的上等靈茶,不過真要講究起來,這兩者還是有高低之分的,其中五青稍微低檔一些,一般用來招待三大閣長老之流,而至於杏女,則至少得是三大閣閣主這個層次的人物才行。

    “拿點露尖吧。”上官天華一邊寫字一邊說道。

    “呀?這次來的是何方神聖啊?”上官嵐兒頓時驚了,露尖這可是爺爺最寶貝的靈茶,花了好多心思才蒐羅到區區幾兩而已,平常就連他自己都捨不得喝,只有偶爾來了親朋至交,聊到高興的時候纔會很吝嗇的拿出來一點點,哪怕多抖一丁點都會心疼,今天竟然捨得把露尖都拿出來了,這吹的到底是什麼風?

    “這個人小嵐兒你認識的啊。”上官天華故意賣關子道。

    “我認識?”上官嵐兒歪着腦袋想了想,揣測道:“難道是洪爺爺?不對啊,爺爺你之前一直都只給他喝杏女的啊,難道是外島來的大人物?”

    在上官嵐兒眼裡,要說有資格讓自己爺爺捨得拿出露尖這種心頭肉的,整個北島也就只有洪鐘這個多年的老朋友算得上半個,其他就算是另外兩閣閣主都沒有這個福分,想來想去也只能是外島的大人物了。

    上官天華呵呵一笑,卻沒有解釋,上官嵐兒只能帶着疑惑去煮茶了,過了小半個時辰之後,外面忽然有人觸動陣法禁制,等到上官嵐兒滿腹疑惑的打開門一看,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

    “小師弟,怎麼會是你?”上官嵐兒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一驚一乍道。

    “啊?”林逸反被她這古怪反應嚇了一跳,一頭霧水道:“怎麼了?我來拜訪一下上官閣主,這很奇怪嗎?”

    “不奇怪,一點都不奇怪,但是爺爺很奇怪。”上官嵐兒的表情越發古怪了。

    “什麼意思?”林逸不由一愣。

    “唔,我也不知道。”上官嵐兒眨了眨眼睛,她忽然想到爺爺可能不是爲林逸準備的露尖,但是林逸既然碰巧趕上了,那她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不做二不休先把露尖拿給林逸喝了,至於之後再來什麼外島的大人物,到時候再說唄。

    上官嵐兒連忙將一頭霧水的林逸拉到了書房,對上官天華道:“爺爺,小師弟來看你了,我去給你們端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