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邊說着一邊給林逸使眼色,上官嵐兒隨即神神秘秘的走了,剩下一臉莫名其妙的林逸和熟門熟路掛到他身上來的小卷卷熊面面相覷。

    “弟子林逸,拜見上官閣主。”林逸恭恭敬敬的對上官天華執弟子禮,雖然他是青雲閣弟子,而對方卻是沖天閣閣主,但北島三大閣本爲一體,無論是誰見到上官天華都得執弟子禮。

    “去了一趟南洲,長進不少啊,不錯。”上官天華看了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隨即道:“過來看看我這幅字,你覺得怎麼樣?”

    “是。”林逸對上官天華這副熟稔的態度有些詫異,甚至多少有些受寵若驚,不過他這一次在南洲也算是見了大世面的,倒不會因此失態。

    上官天華再是逆天的北島大佬,那也總不比凌駕於裂海期之上的五毒蛟龍和巨型電鰻更強吧,何況他對自己又沒有敵意,反而很有幾分欣賞,林逸是因爲心懷敬意才這麼拘謹,而不是因爲畏懼。

    走到書桌旁邊,林逸只看了第一眼頓時就被吸引住了,上官天華此時所寫的正是之前那帖上古碑文,內容本就極度玄奧高深,加上這上面每一個字每一道筆畫都蘊含着上官天華的意境,一股遠古蒼涼的意味撲面而來,令人不自覺心神失守。

    常人觀之還只是不明覺厲,但是到了像林逸這種到了一定境界,而且領悟力極強的人眼裡,這幅字就是一種極爲精妙的傳承,如果能夠長時間觀摩參悟,說不定都能從中悟出一些極爲精妙的功法武技。

    “久聞上官閣主您書法獨步天下,今日一見,果然大開眼界。”林逸由衷歎服道。

    “呵呵,難得你也會恭維人。”上官天華莞爾一笑。

    “不,這是真心話。”林逸搖頭道,他雖然對上官天華心存敬意,但以他的性子絕不會去恭維別人。就算再親再敬的長輩都沒這個待遇,這是心性使然。

    “好吧,衝着你這句真心話,我這個做長輩的也得有所表示才成。這樣吧,這書房內的字你隨便挑一幅帶走。”上官天華笑道。

    林逸頓時眼睛一亮,字如其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能夠參悟上官天華的字就意味着有機會向其偷師。當然前提是天分得足夠高,能夠參悟出其中意境精髓才行。

    林逸如今雖然已有五行殺氣這等逆天底牌在手,但是藝多不壓身,何況他這五行殺氣來自於五毒蛟龍,用來對敵殺人還可以,可若是想要藉此提升心境就不可能了,一個人類去學獸類的心境,那簡直就是作死,反而若是能夠從上官天華身上學到點什麼,在這方面必然受益無窮。

    心境和實力同樣重要。尤其到了元嬰期以上的層次,修煉方式逐漸由外而內,對於心境提升尤爲看重,而上官天華很顯然是這方面的大能。

    “長者賜不敢辭,弟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既然對方都主動提出來了,林逸可不會跟對方假客氣,當即指着書桌上才臨摹了一半的上古碑文道:“那就這一幅吧。”

    “你倒是有眼光……”上官天華不由失笑,搖了搖頭道:“這幅可不行,是要送給別人的,而且還沒完成呢。算了你走之前讓小嵐兒給你挑一幅吧,她也是這方面的行家。”

    “是,多謝上官閣主。”林逸點點頭,心道這一回還真是來對了。上官天華的字在外面靈玉再多都買不到,他能夠主動提出給自己一幅,說明是真拿自己不當外人看待了。

    林逸想得沒錯,因爲上官嵐兒的關係,更因爲他前所未有的超強天賦,上官天華確實動過愛才之心。曾經一度想將他收爲親傳弟子,不過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沒有這麼做,而是照着公羊傑的模式放養,這纔是最適合林逸這種人的培養方式。

    沒有師徒之名,也沒有師徒之實,但林逸在上官天華眼裡,地位並不比親傳弟子差到哪裡去,這一次主動送字其實就是變相提點,至於林逸到底能從他的字中受益多少,那就是林逸自己的事情了。

    兩人說話間,上官嵐兒已經將靈茶準備妥當,上官天華當即帶着林逸來至他專門設計的茶室,兩人相對而坐,而上官嵐兒和小卷卷熊則各自佔了旁邊的席位。

    “嗯——好茶!”林逸只湊近鼻子聞了聞,還沒來得及抿上一口,整個人全身上下的毛孔頓時全部張開,就感覺經受了大自然洗禮一般,酣暢淋漓。

    林逸不是沒喝過好茶,事實上自從手頭不缺靈玉之後,他的玉佩空間之中一直常備各種上等靈茶,主要是用來招待朋友,其中多數價格不菲,甚至連上萬靈玉一兩的都有,然而跟他此刻杯中的靈茶相比起來,自己那些所謂上等靈茶簡直就是稻草杆啊!

    世俗界常說什麼瓊漿玉液,喝一口延年益壽,林逸從來都是聽過就算,畢竟這是人們杜撰出來的神話,可是他現在卻不得不信,世上竟然還真有這等奪天地之造化的好東西!

    “這叫露尖,可是爺爺的心肝寶貝呢,在別地喝不到的哦。”上官嵐兒看着林逸陶醉的樣子噗嗤一笑。

    上官天華沒有說話笑了笑,露尖對於林逸來說是極爲難得的享受,對於他自己其實也是一樣,每次喝茶都能使靈臺變得無比清明,狀態雖然不如頓悟那般洞察秋毫,但也多少有點這個意思了。

    林逸輕輕抿了一口,閉眼品味了許久,才緩緩說道:“此茶精髓實乃生平僅見,其中深味就算品上一年半載也未必能夠體會完全,果然是難得一見的好茶。”

    “哦?你對茶道也有涉獵?”上官天華聞言眼睛一亮道。

    “說不上涉獵,我不會煮茶,也不會品茶,頂多也就是狼吞虎嚥,暴殄天物罷了。”林逸自嘲一笑,對於茶道其實他以前學過,但那是世俗界的茶,跟這天階島的靈茶完全不是一碼事,不能一道論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