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纔不會呢,菲菲的生日宴可輪不到這種討厭鬼參加!”上官嵐兒一臉厭惡的嘟嘴道,本來就不喜歡徐靈衝這種虛僞小人,尤其她生日宴那事發生後,更是對這傢伙深惡痛絕。。しw0。

    不僅是上官嵐兒,就連小卷卷熊看到徐靈衝,都毫不掩飾鄙夷的做了一個鬼臉,隨即就要拖着它那把巨大剪刀衝過去,這小傢伙是嫌上次剪得不夠乾淨,準備故技重施呢!

    遠遠看到林逸和上官嵐兒站在一起,徐靈衝神色不由有些複雜,尤其瞥到小卷卷熊的那把巨型剪刀之後,頓時表情變得極爲難看,這把巨剪可是無數次把他從噩夢中嚇醒的罪魁禍首!

    不過,徐靈衝這時候可不敢對小卷卷熊怎麼樣,更不敢和林逸正面發生衝突,連馬當槍這個元嬰中期高手都被一招廢掉,他徐靈衝雖然說自覺比馬當槍要強得多,但面對林逸還是忍不住心裡打鼓,之前血的教訓已經太多太多了,他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眼看着小卷卷熊有要衝過去的架勢,徐靈衝連忙有多遠躲多遠,眨眼之間就和康照明消失在了人羣之中。看樣子就算借他們幾個膽,這陣子也是肯定不敢再在林逸面前出現了。

    徐靈沖和康照明之所以出現在這艘船上,明面上也是特使團中的一員,去祝賀寧雪菲的生日,但實際上卻是帶着隱秘任務,當然這個任務並非來自北島三大閣,而是來自中心。

    身爲中心北島特使,徐靈衝原本是不能輕易離開北島的,不過現在有了鍾品亮這個平起平坐的存在,他自然也就能夠出來做任務了,唯有出來做任務。纔有機會撈取功勞,進而才能儘快往上爬,把鍾品亮這小子重新踩在腳底下。

    至於爲什麼他們能夠混上船。這種事情以徐大少的實力和背景實在算不上什麼難事兒,西島出使團上下一百多號人呢。找個由頭隨便安插進去兩個,那是再簡單不過了。

    徐靈衝本就不想和林逸正面衝突,尤其神秘人還因此特意告誡了一番,讓他絕不可擅自去動林逸,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這種情況下徐靈衝如果還敢去招惹林逸,那除非是腦子進水了,傻子纔會去招惹!所以他現在的原則是能不和林逸發生衝突,那就堅決不衝突。躲得越遠越好,爲此當縮頭烏龜也無所謂,誰讓形勢比人強呢。

    面對徐靈沖和康照明的表現,林逸和上官嵐兒多少都覺得有點詫異,雖說這倆傢伙以前吃過血虧,但卻從沒這麼識趣過,難道腦子突然開竅了?

    “這兩個傢伙搞什麼東西?”林逸皺着眉頭嘀咕了一句,直覺告訴他這事兒肯定沒這麼簡單,背後恐怕有什麼原因,康照明倒是沒什麼。但是徐靈衝絕不像那種會輕易低頭的傢伙。

    當然,林逸並沒有花更多的心思去揣摩徐靈沖和康照明,層次決定眼界。有這工夫還不如多研究公羊傑和藍鐵夫呢,這纔是他現在需要重視的存在!

    所有人員和物資都已就位,伴隨着一串低沉的號聲,巨型寶船正式,隨着遮天蔽日的龐然大物緩緩駛離,偌大的北島碼頭頓時就空了出來,等在周圍的各式船隻紛紛搶着入港,北島碼頭隨之又恢復到了往日景象。

    站着寶船甲板之上,感受着逐漸變得強勁起來的海風。看着整座北島變得越來越小,林逸心中忽然莫名生出一種旅行開始的興奮。這種感覺就和世俗界坐着豪華遊輪環遊世界一樣。

    巨大、堅固、舒適,寶船可以說聚齊了海船所有的優點。尤其可以乘風破浪對抗天險,就像一個海上移動堡壘,凡事缺點也有之,那就是速度。

    其實,寶船的速度相比其他普通海船隻快不慢,只要源源不斷的靈氣補充法陣能量,其爆發出來的極限速度可以秒殺任何一艘海船,在它這個極限速度下,一般的海船早就自動解體了,更別說什麼乘風破浪。

    不過林逸早已習慣了靈鳥的速度,巨型寶船再怎麼全力爆發,那也顯然不可能達到這麼誇張的層次,北島和西島之間相距並不算太遠,如果是靈鳥的話,以它現在元嬰期的速度頂多也就一天時間就能到達,但是換成巨型寶船就不一樣了,哪怕是不計代價的全速航行,沒有半個月那也根本不可能。

    “小師弟,海上日出景象很美的哦,明天早點起來看日出怎麼樣?”上官嵐兒忽然興致勃勃的提議道。

    “看日出?”林逸聞言一愣,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出來遊玩放鬆的閒情逸致了,藉機舒緩一下倒也不錯,當即點頭答應道:“好啊,沒問題。”

    兩人約定好之後,眼看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在甲板上待了一會兒就回到各自房間之中,林逸忙着打坐修煉,而上官嵐兒卻是養精蓄銳矇頭睡覺,難得出來玩一趟,她纔不會傻乎乎的修煉呢!

    第二日一大早,這邊打坐修煉的林逸都還沒起身,隔壁上官嵐兒就已經躍躍欲試的在那叫門了,林逸稍微估算了一下時間,應該還不到四點吧?

    兩人帶着小卷卷熊來到甲板上,看着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林逸頓時無語了,這得虧寶船護欄高啊,否則一不小心都能摸到海里去……他連忙用神識感知起來。

    “等着吧,旭日很快就會出現的!”上官嵐兒倒是興致勃勃,就連小卷卷熊也在旁邊手舞足蹈上躥下跳,林逸真怕這小傢伙掉到海里。

    上官嵐兒這話說完不久,果不其然遠方海平線很快就紅了起來,雖然一開始只有一丁點微弱的紅光,但是放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這一線光芒就已經十分耀眼了。

    從出現的那一刻開始,紅色光芒迅速壯大,很快就染紅了那一片天空,而初升旭日的輪廓也隨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一點點映入眼簾,冥冥之中散發着一種鼓舞人心的蓬勃力量,令人陶醉,令人深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