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同時還是有些震撼,不僅震驚於藍鐵夫,同時也在忍不住揣測鬼東西的實力,比藍鐵夫還要更強,那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存在?

    壓下心頭的胡思亂想,林逸再也沒有看日出的興致了,知道有這麼兩雙眼睛在盯着他,整個人頓時就有一種如芒在背的不適感,這種感覺就像在密林中被兩頭強大靈獸盯上一樣,無形之中的那股壓力讓人喘不過氣來。

    不過玉佩並沒有示警,這就代表公羊傑和藍鐵夫都沒有什麼惡意,或許他們只是奉上官天華之命前來暗中保護罷了,這是唯一讓林逸覺得比較安慰的地方。

    波瀾不驚的航行在無盡大海之上,面對海上千篇一律的景象,經歷過最初的新鮮興奮之後,接下來的旅途就變得無聊乏味,林逸倒是無所謂,他在不見天日的五毒沼澤下都能憋上大半年,何況只是半個月的航程。

    但上官嵐兒和小卷卷熊兩個可就憋不住了,一天到晚沒事就只能過來找林逸,時不時就要纏着他說之前的經歷,就當是聽故事解悶了。

    上官嵐兒對於林逸在南洲這一段的冒險其實興趣並不大,她真正感興趣的是世俗界,聽林逸說了這麼多世俗界的事情之後,她甚至都忍不住萌生出了一個想法,有朝一日必須要去世俗界玩一圈,要不然只是庸庸碌碌的在天階島上過一輩子,這得多遺憾啊!

    按照航程,巨型寶船將在海上馳騁半個月,除了前面兩天在寶船各處來回晃盪之外,之後林逸幾乎徹底變成了上官嵐兒的說書先生,不得不由衷感嘆一句,這妮子對世俗界的興趣真的是非同小可。隨便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讓她興奮半天,追着林逸刨根問底。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第十天,林逸正在給上官嵐兒講自己的殺手生涯。忽然有船員前來彙報,說是前方出現濃重海霧。不能繼續前行了。

    林逸頓時一驚,連忙帶着上官嵐兒和小卷卷熊來到甲板上查看情況,此時外面已經聚集了很多人,公羊傑、藍鐵夫甚至包括徐靈衝都在這裡,畢竟被海霧堵在半途中無法前行,這可是大事!

    別看巨型寶船是一個海上移動堡壘,但這也只是相對於普通船隻而言,真要是被困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中。一旦時間久了,不僅會大大耽誤行程,補給也會出現問題,然而相比起後兩樣威脅這都只是小問題罷了。

    這兩個威脅,一是海獸,二是天氣,雖然巨型寶船在八成情況下都可以安然應付過去,但是還有兩成出現意外的可能,一旦出現意外,那就是致命的危機。

    如果突然遭遇巨型電鰻那種裂海期之上的超強海獸。巨型寶船是否還能保證安然無恙?這個答案恐怕不容樂觀。

    同樣的,如果出現極端的惡劣天氣,巨型寶船也很難保證不出危險。

    此時此刻。不斷在甲板上集結的衆人都有些人心惶惶,海霧本身並不可怕,衆人怕的是這濃重海霧的後面到底藏了什麼東西,是什麼都沒有,還是一羣兇殘至極的海獸,抑或是一道足以掀翻寶船的滔天巨浪?

    見到林逸和上官嵐兒出現,衆人紛紛自發圍籠了過來,這個西島出使團名義上雖有三位三大閣長老帶隊,但誰都知道他們只不過是禮儀官罷了。三人實力都是隻有元嬰期,相比之下威懾力甚至還不如林逸這個新晉弟子。

    何況林逸乃是上官天華欽點的護花高手。更是此行代表北島出訪西島的使者,真到有事需要做出決定時。於情於理都該由他來拍板。

    “林特使,前面航線全部都被海霧罩住了,根本摸不清具體情況,繼續冒然前進恐怕會出危險,你看該怎麼辦?”其中一位長老代表衆人問道,實力爲尊,他們這些做長老的未必都是眼高於頂的蠢貨,該低頭的時候他們低得比誰都利索,畢竟人老成精。

    林逸聞言微微一笑,轉頭看向一旁的公羊傑和藍鐵夫道:“我只是一個新晉後輩,既然公羊堂主和藍師兄都在,當然是由他們兩位來做決定。”

    衆人目光隨即聚焦到了二人身上,他們兩位當然是遠遠凌駕於林逸之上的存在,他們說的話,自然比林逸更有說服力。

    公羊傑和藍鐵夫聞言雙雙看了林逸一眼,目光之中帶着幾分莫測的深意,雖然彼此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但以林逸之前的所作所爲,已經足可進入他們的眼界,這種時候林逸表現得這麼識相,但凡是個人都會感覺不錯。

    不過兩人此刻的神色卻都頗爲凝重,眼前這海霧極爲濃重,對於神識的阻礙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他們這種級數的高手也無法克服,哪怕不像其他人神識完全施展不開,但是探知範圍卻也十分有限。

    “本座的神識只能覆蓋到周圍五十丈。”公羊傑只說了這一句,隨即就閉口不言。

    “我也一樣。”藍鐵夫語氣淡漠道。

    衆人聞言臉色頓時愈發緊張,五十丈這點感知範圍對於航海來說根本不夠,尤其是巨型寶船這種龐然大物,這麼點距離別說規避風險,就連發現危險的時間都沒有,除非停在原地完全不動。

    這下林逸也不禁有些頭痛了,鬼東西的神識感知範圍倒是比他們大得多,但是同樣不足以保證安全,如果繼續冒然前進的話,那就等同於拿一整船人的性命去賭博,一旦出事,最後的下場極有可能就是全軍覆沒。

    “既然如此,那我們先原地駐紮,靜觀其變吧。”林逸只得下決定道。

    衆人紛紛點頭,這是沒辦法的辦法,雖說就這麼停在大海上同樣有可能出危險,但是一動不如一靜,這樣無論出現什麼不可預知的情況,至少總還能有一點反應的時間。

    “不過這大海之上危機四伏,咱們就算原地駐紮,也絕不能放鬆警惕,必須加強戒備才行。”林逸繼續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