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忽然想到這些靈獸跑出來做海盜,很可能就是因爲得罪了朱雀,而今朱雀當權,它們要想活命,就只能逃出來做海盜,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林逸和鬼東西交流的同時,衆人也在你一言我一語的激烈爭論,誰都知道藍鐵夫的話有道理,但這前提是需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萬一對方實力比這邊強得多呢,繼續留在這裡豈不是等死?

    不過衆人也知道他們怎麼爭論都沒用,決定權最終還是在林逸這個特使身上,除非他們準備背叛北島三大閣,否則林逸說出來的話就必須一言九鼎,連公羊傑和藍鐵夫這兩位都無法更改。

    聽完鬼東西的話,林逸在腦海中快速權衡了片刻,隨即決定道:“我們開船逃跑!”

    爭論聲一下子就沒了,衆人聞言頓時一愣,一個個都吃驚的看着林逸,哪怕打着退堂鼓的人也沒想到林逸會做出這種決定。

    “不行,彼此距離太近了,這種時候逃跑只會露出更大的破綻,而且周圍到處都是海霧,連周圍是什麼情況都弄不清楚,怎麼逃?”藍鐵夫當即反對道。

    一旁公羊傑微微皺了皺眉,沒有說話,而其他在場衆人則有一大半在附和點頭,這雖然不是戰場,但是臨陣脫逃怎麼看都不是明智之選,這等同於將主動權徹底讓給了對方,很難再有反擊之力,這樣一來只會更加助長對方的囂張氣焰,讓對方更加肆無忌憚,到時候下場只會更糟。

    更關鍵在於海霧,如果說明確知道退路,那逃跑也並非不能接受,畢竟只要速度夠快就能甩掉對方,可是現在海霧重重,之前連動一下都不敢。何況現在還要全速逃跑,這豈不是在賭命麼?

    既然同樣是賭命,與其不明不白的死在海上,倒還不如明刀明槍的和對方幹一場呢,這樣就算死,那也至少能死個明白。

    見衆人反應不一,這時上官嵐兒忽然站出來道:“你們閉嘴,小師弟是爺爺任命的特使,這艘船怎麼走都由他一言而決,誰要是敢說三道四擾亂人心。視同背叛北島三大閣!”

    衆人一下子都不敢吭聲了,就連帶頭提出反對的藍鐵夫,看了一眼上官嵐兒此時的表情之後,也都神色有些複雜的選擇了沉默,他畢竟是上官天華的心腹,總不能帶頭和上官嵐兒這個沖天閣公主作對。

    見衆人這副表現,林逸不由詫異的看了上官嵐兒一眼,別看這妮子平時天真爛漫,但真到了這關鍵時刻還真有幾分氣魄。依稀都能看出幾分上官天華的威勢了,畢竟是從小到大耳濡目染,這位小師姐可不簡單!

    情況緊急,容不得半點拖延。見衆人都識相的閉嘴不言,林逸當即二話不說帶頭進入駕駛艙,衆人紛紛尾隨進來,神情緊張的看着他接下來準備如何應對。

    這巨型寶船的駕駛艙和普通船隻截然不同。一片偌大的空間之內,林林總總加在一起足有十多個操控崗位,每一個都專門控制一套法陣。必須要有經過專門培訓的專業人員才能操控。

    “我來!”林逸忽然走到最中間的主控崗位,示意舵手讓開,衆人見狀頓時就被驚呆了,這傢伙竟然準備親自掌舵?!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想要掌舵巨型寶船這種龐然大物,事先必須經過非常嚴格的專業培訓才行,要不然就算是那些經驗豐富的老舵手也都會兩眼抓瞎,同樣是船,巨型寶船和普通海船那完全就是兩碼事。

    “呃……林特使……這個跟海船不一樣……”那個舵手弱弱的說了一句。

    “我知道,所以其他操控都由你們來做,我只控制方向,接下來聽我命令就行了。”林逸當仁不讓的接管了主控崗位。

    “哦哦。”見林逸態度堅決,舵手雖然心裡沒底,但也只能趕緊讓到一旁,要不然在這僵持着耽誤時機不說,萬一對方一生氣扣個背叛北島的大帽子下來,那就死定了。

    舵手惴惴不安,其他衆人也跟着提心吊膽,不過這種時候他們也不敢再說什麼。

    “對方離我們還有十丈!”公羊傑的聲音忽然響起,頓時又把衆人嚇了一跳,十丈距離這已經都能看到大概輪廓了,如果寶船外面沒有架着防護陣,對方都可以輕輕鬆鬆的跳船過來。

    林逸沒有理會,不慌不忙的稍微感受了一下操控杆,隨即沉聲道:“速度全開!”

    各個崗位上的操縱者聞言一驚,和普通海船不同,它們主要是靠海風,而這艘寶船的動力卻是來自於法陣,只要靈氣供應充足,它的速度可以在短短數息之內提升到極致,這是其他任何海船都無法媲美的優勢。

    可是眼下海霧重重,連前面是海是島都分不靈清,更別說暗礁什麼的,這麼做豈不是找死麼?

    不過林逸語氣嚴厲,衆人也不敢猶豫,連忙將法陣威力開至最大,隨之齊刷刷腳下踉蹌,巨型寶船這個強力加速度可不是說着玩兒的。

    此刻反觀林逸,則是神情嚴肅的緊盯着前方海面,明明十丈之外就什麼也看不到,但他還是表現得煞有介事,片刻之後更是發生了什麼一般,突然大幅度向左急轉。

    “不行!不能這麼走!前方有大片暗礁,不能這邊走啊,太危險了!”舵手見狀頓時驚得大跳。

    之前幾次去西島都是由他掌舵,對於這條航線多少有些瞭解,以寶船的堅固雖說不怕普通暗礁,但如果暗礁多了,還是會對寶船形成不可逆的巨大損傷,尤其眼下這種極限速度下,很有可能連防護法陣都會經受不住而直接破碎!

    見舵手這麼驚恐,衆人一個個也都跟着提心吊膽,看着林逸此刻貌似平靜實則瘋狂的架勢,忍不住就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一船人不會死在這傢伙手上吧?

    但是這時候再想後悔都已經晚了,衆人非但不敢反對,連吭都不敢多吭一聲,生怕影響到林逸的判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