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因爲寧雪菲和上官嵐兒的存在,兩人雖然心頭火熱但總是有所剋制,不過這一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兩年積攢下來的思念一下子就不可收拾了。

    “抱抱。”韓靜靜忽然臉色微紅的呢喃道。

    林逸微微一笑,伸手將她擁入懷中,兩人緊緊貼在一起,如膠似漆久久不再分開。

    “咦,他們兩個怎麼這麼保守啊,孤男寡女難道不該是乾柴烈火嗎,怎麼抱一下就完事了呢?”寧雪菲這個西島公主毫無形象的趴在研究室大門的門縫上,滿臉都是失望,她滿心以爲林逸和韓靜靜會有進一步的親密動作呢,還刻意拉着上官嵐兒趴了這麼久的門縫,結果這倆除了抱在一起竟然什麼事都沒做,真是兩根木頭。

    “菲菲你太壞了,竟然還想看少兒不宜的東西,真受不了你!”上官嵐兒一臉鄙夷道。

    “好啊,既然嵐兒你這麼高尚,那能不能不要擠我,搶位置還搶這麼起勁……”寧雪菲看了趴在自己頭上的上官嵐兒一眼,無語的撇了撇嘴。

    這倆妮子渾然忘了林逸乃是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神識強度更是遠超同級存在,她們倆這麼明目張膽的趴門縫,傻子都能察覺到了,何況是林逸?

    西島使節府,距離島主行宮並不遠,這是專門招待各方使節的地方,此刻徐靈沖和康照明兩人才剛剛安頓下來,爲了方便任務。他們倆人特意要求安排在同一個房間,以便隨時商量和行動。

    徐靈衝正坐着喝茶,而康照明自是在一旁端茶倒水,這時窗口處忽然閃進來一道細微紅影,不偏不倚落在兩人面前的桌上,二人頓時眼皮一跳,竟是一隻血蝠。

    血蝠乃是他們內部聯繫的專用靈獸,這隻突然冒出來的血蝠身下。綁着一道暗碼密令,居然是神秘人的傳書!

    徐靈沖和康照明不由面面相覷,之前在北島收到這種密令傳書一點都不奇怪,可如今遠在西島,沒想到竟然也能收到,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而且關鍵是他們纔剛剛安頓下來,密令傳書立馬就過來了。時間拿捏得如此準確。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

    徐靈沖和康照明看着桌上這隻血蝠,彼此對視一眼,不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不過眼下不是多想的時候,徐靈衝隨即伸手拿過傳書,看完上面的任務內容後,臉色不由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徐少怎麼了?”康照明很自覺的退在一旁問道,以他的層次是不能看這種高級密令傳書的。中心的規矩一旦逾矩後果不堪設想,他可沒有這個膽子。

    “自己看吧。”徐靈衝隨手將傳書扔給了康照明,神秘人沒有要求保密,而且任務需要他和康照明一起完成,當然沒必要藏着掖着。

    康照明連忙接過傳書仔細看了起來,半晌之後忽然擡頭看着徐靈衝,弱弱的來了一句:“徐少,我看不懂……”

    “呃,忘了還有這茬兒。”徐靈衝一拍腦袋。這纔想起來上面的暗碼密令需要專門學過才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看懂。以康照明的層次還不夠資格學習中心暗碼。

    康照明訕訕一笑,只得把傳書遞迴到徐靈衝的手上。等待聆聽下文。

    “上峰交代了兩個任務,第一個任務是讓我們設法參加西島的一場試煉,從中採集一種名爲‘雷玄藤’的藥材,這個任務倒還算正常,執行起來應該不會太麻煩,不過第二個任務就有點古怪了。”徐靈衝若有所思的捏了捏下巴。

    “那第二個任務是?”康照明連忙問道。

    “上峰讓我們設法阻止林逸和西島這邊的人交好,尤其不要讓他結交到有實力有地位的大人物,如果出現這個趨勢,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從中破壞,絕對不可讓他得逞,你說這個任務古不古怪?”徐靈衝一臉莫名道。

    之前神秘人曾當面警告過他,讓他不可擅自去動林逸,否則後果自負,而現在又突然下來這麼一個任務,分明就是不想讓西島成爲林逸的助力,這其中上頭到底有着什麼深層次的考慮,徐靈衝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明白。

    而關鍵是,這第二個任務他真是不知道怎麼下手,林逸身爲北島官方特使,他與任何一位西島高層走近都是正常的事情,別人也挑不出理來,徐靈衝怎麼從中搞破壞?

    總不能跑去和人說林逸這傢伙奸詐狡猾不是善類吧,別說那樣不會有效果,真那麼做的話,徐靈衝回去北島第一件事就得被上官天華問責了!

    “這第二個任務是我專業啊!”康照明聽完之後,卻是忽然雙眼放光興致勃勃的道。

    “專業?你怎麼個專業?”徐靈衝聞言一愣。

    “嘿嘿,這話說起來有點難以啓齒,不過當着徐少您的面,我也就不給自己臉上貼金了,徐少您莫非忘了,我這人最擅長的就是損人不利己,您讓我獨自去辦一件大事也許無法成功,可如果只是去壞人家的事兒,那簡直是信手拈來輕而易舉啊!”康照明興奮的搓手道,話說到這個份上,就差說他自己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了。

    “此話當真?”徐靈衝心中一動,不過還是不確定道:“可是你以前也沒少坑林逸,好像沒有一次能真正坑到他的吧?”

    “呃……”被徐靈衝這麼當面揭老底,康照明頓時老臉一紅,尷尬撓頭道:“這個主要是性質不一樣,以前我都想着要對付林逸,但是每次都小瞧了他的實力,可這次不一樣,我們並不需要對付他,只不過是從中作梗壞他的好事罷了,這事兒可要容易得多,到時候我想個辦法肯定能陰到他!”

    見康照明如此信誓旦旦,而且說得也有些道理,徐靈衝這纔對他有了信心,點頭道:“嗯,這事兒就由你來主辦,如果幹得好了,我親自給你向上峰請功!”

    “多謝徐少,這次絕對不會讓徐少失望!”康照明頓時大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