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連忙催促康照明付諸行動,同時忍不住感慨真的是術業有專攻,康照明這傢伙其他事情不行,但是幹這種壞人好事的陰損任務,真是天生一把好手。∈♀,

    康照明陰笑着點了點頭,隨即不動聲色的起身離席,也不知道他出去做了些什麼,只見他離席沒多久就回來了,不知情的還以爲他就是去上個廁所。

    “怎麼樣了?”不等康照明坐下,徐靈衝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嘿嘿,一切搞定,徐少您就等着待會兒看好戲吧!”康照明得意一笑,他對這種事兒那叫一個得心應手,別看林逸現在美女環繞,看似享盡齊人之福,讓天下所有男人都羨慕嫉妒恨,不過很快就要笑不出來了,到時候就等着哭吧。

    “好,這次事成我記你頭功!”見康照明這麼信心十足,徐靈衝頓時心裡也踏實了,畢竟這小子剛纔獻的計策確實陰損,剛好能讓林逸狼狽不堪卻又不會把他逼得狗急跳牆,對於完成上峰任務來說簡直就是完美。

    徐靈沖和康照明的小動作,從頭到尾都沒有人關注到,接風宴仍然在繼續,酒過三巡之後,全場氣氛隨之變得越發融洽起來,歡聲笑話此起彼伏,相互之間來回敬酒,尤其西島這些女官頗爲豪氣,對於北島一衆男人的敬酒可以說來者不拒,氛圍比預想中還要熱烈得多,一派兩島親近友好的和諧場面。

    而林逸他們這一桌,雖說不像下面這些人放得開,但也是說說笑笑,時不時就會傳出一陣銀鈴般的悅耳笑聲。

    就在此時,忽然從大門處闖進來一個女子,一開始並沒有引起旁人注意,畢竟此時大數人都有點喝高了,就連門口的守衛也不由自主的放鬆了警惕。何況這還是一個女子,西島對於女子一向十分寬容。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令整個宴會廳的歡樂氣氛戛然而止,這個女子四處看了一圈之後,徑直就朝着正中主桌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哭,最終停在了林逸的身旁,一臉幽怨對着林逸哭哭啼啼。

    看到這一幕之後,全場所有人自發選擇了噤聲,一個個大眼瞪小眼。這是什麼情況?

    不僅是在場衆人,此時就連韓靜靜、上官嵐兒和寧雪菲幾個也都忍不住面面相覷,一個個都詫異的看着這個女子,同時又轉頭用目光問詢林逸。

    林逸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對着衆女無奈的聳了聳肩,不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子到底要幹什麼。

    “你是何人?”最終還是燕辛蘭這個西島副島主率先打破了僵局,沉聲開口問道。

    “小女子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介女流,今天不是故意要打擾大家的雅興,只不過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我肚子裡的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沒有爹啊!”女子說完這句,忽然一把抱住林逸哭道:“林逸,我可總算找到你了,你好狠的心啊。怎麼能就這麼扔下我們孤兒寡母,你這樣讓我們娘倆可怎麼活啊?”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逸。敢情這位上官天華欽點的北島特使,原來竟是這麼一個負心漢啊!

    “哈?這是小師弟你的……”上官嵐兒一臉震驚的來回在林逸和女子身上打轉,不由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寧雪菲則一臉狐疑的看着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子。她可不像上官嵐兒這麼天真單純,韓靜靜卻是一臉古怪,她在世俗界長大,各種神奇醜聞見得多了,沒想到會出現在天階島。

    一下子全場的壓力都聚焦到了林逸頭上,一副聲討負心漢的架勢,看着此時的情形,躲在角落的徐靈衝頓時賊笑不已,還別說,看樣子這一招還真挺管用!

    這種陰招在世俗界完全就是爛大街的招數,都是那些紈絝用爛掉的伎倆,不過在民風還算淳樸的天階島卻很稀奇,畢竟像北島和西島這種地方,一個男多女少,一個女多男少,能夠有機會走到一起的男女修本就不多,就更別說用肚子裡的孩子出來訛人了……

    看着這一幕,徐靈衝覺着不管林逸怎麼應對,他和寧雪菲之間的關係被破壞那是板上釘釘了,康照明這一招簡直太他麼陰損了,這小子在壞人好事方面的智計確實有兩下子!

    衆目睽睽之下,林逸卻絲毫沒有半點緊張,身上真氣微一流轉,女子吃痛之下連忙就放開了,而他則是好整以暇的掃了一圈,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了徐靈沖和康照明身上,直覺告訴他,這事兒跟這倆貨肯定脫不開干係。

    “林逸跟我回去吧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什麼都給你,你要找幾個女人都沒有關係,只求你不要拋棄我,不要拋棄我們的孩子……”女子繼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道。

    林逸聽得暗暗皺眉,這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女子演技倒是真不錯,如果是在世俗界,都有實力去爭一爭各種獎了。

    聽着這個女子聲情並茂的哭訴,在場衆人的表情變得越發微妙古怪了起來。

    不管對林逸這個人熟不熟悉,至少有一點大家都看在眼裡,那就是這個傢伙的女人緣確實很好,準確的說是好到令人髮指。

    看看圍繞在他身邊的女人,一個個都是世上難找的人間絕色,更離譜的是身份一個賽着一個高貴,得到隨便哪一個的青睞都可讓人死而無憾,何況這麼多一起?

    換做在場任何一個男人,如果身邊有上官嵐兒、寧雪菲這些紅顏知己,把其他庸脂俗粉拋棄掉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這樣都還不做負心漢,豈不是天理難容?

    羨慕嫉妒恨,北島來的這些人雖然對林逸心有敬畏,但在這種事上所有男人的立場都是一致的,林逸這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負心漢,那妥妥是他們的對立面。

    被突然闖進來的女子這麼一搞,原本熱烈的接風宴一下子變了味道,莫名其妙從兩島邦交變成了家庭倫理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