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聲,都在看着林逸的反應,不料此時第一個開口說話的卻是燕辛蘭,這位氣度雍容的西島副島主第一次沉下了臉,語氣帶着不快道:“林特使,這些你自己的私事回家去說,不要在這裡影響了大家的興致,否則丟臉的不僅是你自己,更是你們北島。”

    燕辛蘭剛纔看林逸就有點意見,她這種女權主義者本就對男人左擁右抱的行爲深痛惡覺,尤其這其中還牽涉到寧雪菲這個西島繼承人,只不過剛纔礙於場面不好變臉,所以只能將這點不快壓在心底。

    但是現在鬧出這麼一幕鬧劇,她身爲宴會主人的臉可就掛不住了,這個林逸看起來有模有樣好像是個難得的人才,卻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個始亂終棄的人渣,該死的負心漢!

    燕辛蘭這一句話,相當於直接就給林逸定了性,雖然沒給林逸難堪,但是已經表明了她和西島對此事的態度,在場衆人不由竊竊私語議論紛紛,對着此刻仍舊跟個沒事人一樣端坐不動的林逸指指點點,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還在裝樣,這傢伙的臉皮可真夠厚的,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裝逼頭子!

    “燕島主說得對,林逸你這傢伙太給我們北島丟人了,而且丟人都丟到外島去了,就這樣還好意思做官方特使,我們北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康照明不失時機的跳出來罵道。

    栽贓陷害的關鍵就在於不能給對方解釋的機會,給衆人營造出先入爲主的印象。然後趁熱打鐵讓罪名坐實,這樣之後再怎麼解釋也都於事無補了,只會越抹越黑,越解釋越被人看不起。

    這個時候火候正好,康照明站出來喊這麼一句,剛好可以落井下石,不說讓林逸徹底成爲公敵,但至少可以讓他灰頭土臉。以後無論什麼人跟這麼個名聲敗壞的人渣靠近都得好好掂量一下輿論壓力,就更別說寧雪菲這高高在上的西島公主了。

    眼看着就要淪落爲千夫所指的人渣負心漢,林逸這個時候倒是一點都不心急,轉頭饒有深意的看了康照明和徐靈衝一眼,果然是這兩個傢伙搞的鬼。

    被林逸掃了這麼一眼,不知是心理壓力還是氣勢壓迫,康照明忽然臉色一僵。就似心口捱了一記重錘一般。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就要狼狽倒地,就連他旁邊的徐靈衝,此刻臉色也明顯有些難看,只看一眼就讓他們壓力山大,林逸這傢伙竟已成長到了如此可怖的地步!

    一想到之前以馬當槍元嬰中期的實力,都不明不白的被林逸一招廢掉,兩個人心中更是一片冰涼,剛剛因爲詭計得逞生出來的這點得意頓時不翼而飛。就算這一次真能整得林逸裡外不是人,這傢伙依舊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強敵。

    不過好在這一次,總算能讓這個混蛋吃悶頭大虧了,就當先收點利息,以後等上峰點頭了,再設法好好弄死這個死對頭!

    衆目睽睽,在全場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看了一眼哭哭啼啼依舊在演戲的女子,林逸嘴角忽然彎起了一道玩味的弧度。這個情形雖然令人難堪,但在他眼裡無非就是小兒科而已。至少有不下一百種辦法可以給自己翻案。

    林逸正準備說話,沒想到坐在他旁邊的寧雪菲卻是率先開口了。打量了這個女子一眼,轉頭看向康照明道:“不過這女人的一面之詞而已,你怎麼就那麼確定呢,莫非你早就知道內幕?”

    “這不是明擺着的嗎,人家都不顧臉面的找上門來了,事關終身名節,天底下哪有女子會拿這麼大的事開玩笑啊?”康照明梗着脖子道。

    衆人紛紛點頭附和,女子名節無論在哪裡都是大事,在北島是如此,在女權至上的西島就更是如此了,這裡的女人只是地位高而已,卻不代表她們就沒有女人該有的羞恥心。

    “哦,女子名節確實很重要,不過本公主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說是我好看還是她好看呢?”寧雪菲忽然話鋒一轉道。

    “嘎?!”康照明頓時一愣,全場衆人也一下子都愣住了,一個個神情古怪的來回打量寧雪菲和那個女子,寧雪菲這是標準的天姿國色,而那女子的姿色頂多只能算是中等,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個答案根本就是一目瞭然啊。

    康照明被問得不明就裡,但是也不敢亂說,這可是西島大本營,他要是敢當衆說寧雪菲這位西島公主不好看,那豈不是找死麼?

    何況這壓根就是睜眼說瞎話,但凡長了眼睛的人都知道答案,康照明就算腦子進水也不敢說出第二個答案啊……

    “那當然是公主好看。”康照明只得如實回答道。

    “既然是覺得本公主好看,那就奇怪了呢,我來問你,換成是你的話,你會選擇我還是她?”寧雪菲繼續問道。

    全場聞言頓時轟然一片,一個個忍不住面面相覷,就連燕辛蘭都不由皺了皺眉,這丫頭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這個……當然是公主你……”康照明不明所以的和徐靈衝對視一眼,只得繼續答道,畢竟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選擇題,把寧雪菲和這個女子放在一起,傻子都知道該選誰了。

    “好啊,既然連你都知道該怎麼選,那林逸爲什麼不選擇我,而去選擇她呢?還是說你們真以爲林逸就是一個分不出美醜的傻子?”寧雪菲嘴角掀起了一絲得意的弧度。

    “這……”康照明聞言頓時傻眼了,這是尼瑪什麼神邏輯,這跟林逸始亂終棄完全不是一碼事吧?

    不過面對寧雪菲的問題,他一時間卻又無話可說,寧雪菲這番話雖說有些牽強,但也並非毫無道理,關鍵這位可是西島公主啊,他康照明哪有膽子當衆頂撞?

    不僅是康照明,這時候其實在場所有人都是一臉的不明覺厲,就連那個入戲已深的女子都不由自主的忘了啼哭,只能愣愣的看着寧雪菲,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