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燕辛蘭忍不住再次皺了皺眉,她當然知道寧雪菲這是在維護林逸,可是這麼一來,豈不是更加證明寧雪菲和林逸關係曖昧不清了,要不然怎麼會當衆問這種問題,還說林逸爲什麼不選擇她而選擇那個女子,這哪是西島公主應該說的話啊……

    想到這裡,燕辛蘭看着寧雪菲此刻異樣的表情忽然一怔,一想到之後生日宴上已經註定的事情,這個丫頭不會是想借此向林逸傳達心意吧?

    “燕姨,我看這個女人有問題,把她抓起來嚴加審問,株連九族,看看她是不是說謊!我倒想知道到底是誰的膽子這麼大,敢在這種場合跑來誣陷北島特使,這是要離間我們西島和北島之間的友好關係呢,不可掉以輕心。”寧雪菲語氣帶着一絲寒意道。

    此話一出,全場溫度陡然降了幾分,寧雪菲平時雖然單純可愛,但畢竟是內定的西島繼承人,她的話在這裡絕對是一言九鼎。

    燕辛蘭聞言微微一愣,她對林逸心存偏見,純粹是討厭林逸這樣的浪蕩子,生怕寧雪菲跟他走得太近被這個浪蕩子給騙了,不過現在寧雪菲既然當衆向着林逸說話,她身爲副島主也不好當衆反駁,否則就會被外人視爲西島高層不合,那是要出大問題的。

    “來人!”燕辛蘭一聲令下,當即就招過來兩個禁衛,雖然都是女子,但披着一身戎甲倒是殺氣騰騰,尤其能在這島主行宮當差,實力自然都不會差,看着這幅來勢洶洶的架勢,那個冒出來誣陷林逸的女子頓時就嚇尿了。

    “你快說話呀!你不是跟我保證說沒事的嗎,只要我配合演戲,就可以……”女子驚慌失措的轉頭望着康照明大叫道,她來演這場戲純粹就是爲了賺點靈玉,可從來沒想過要把小命給搭進來。

    然而這女人話還沒說完,康照明不顧一切的衝上來就是當頭一腳。直接就把她滿嘴的牙都給踹掉了,大怒道:“你這個賤人不要血口噴人!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別島派來的奸細,不僅想要離間我們北島和西島的友好關係。如今誣陷林逸師兄不成,就反過來誣陷我,用心好惡毒啊你!”

    “嗚嗚嗚嗚……”那女子滿嘴都是血,被康照明一踹根本說不出話來了,披頭散髮的倒在地上痛嚎不已。瞪着康照明的眼神滿是怨毒,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只可惜她這時候再想做什麼都不可能了。

    康照明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乍一聽也確實能夠圓過去,不過在場多是明眼人,都知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是真相大白了,不管背後有什麼不可見人的貓膩,至少可以肯定一點,林逸是被冤枉陷害的。

    “林特使,你覺得應該如何處置?”燕辛蘭知道冤枉了林逸。她心裡多少有點愧疚,而且這種事情,於情於理都該由林逸自己定奪,畢竟他纔是唯一的受害人,看在兩島關係的份上也要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

    林逸聞言看了看地上誠惶誠恐的女子,又看了看急着要欲蓋彌彰的康照明,淡淡一笑道:“客隨主便,貴島的人當然交由貴島處置,我沒有任何意見,何況我也沒收到什麼損失。”

    “好。年紀輕輕能有這般氣度,殊爲難得!”燕辛蘭不由高看了林逸一眼,隨即對着禁衛吩咐道:“帶下去,警告一下就讓她走吧。”

    燕辛蘭沒有深究下去的打算。她能夠判斷出這多半是個流落風塵的女子,要不然也不會跑來做這種事。

    風塵女子本就可憐,尤其在西島地位更是被其他女子瞧不起,如果不到萬不得已沒人願意幹這個,燕辛蘭並不想爲難她。

    康照明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燕辛蘭既然沒打算深究。那他自然也就沒事兒了,總算是逃過一劫,反正沒有證據,林逸總不能因爲一點懷疑就對他下手吧。

    一出鬧劇到此結束,康照明又是後怕又是慶幸,一臉悻悻的回到了徐靈衝身旁,低着頭不敢看人。

    徐靈衝則滿臉都是鬱悶,今天這事不能怪康照明,在他看來計劃已經很完美,而且眼看都已經達成效果了,如果不是寧雪菲突然橫插一手,林逸這傢伙早已被萬人唾罵,成爲真真正正的人渣負心漢了!

    這寧雪菲也太偏幫了吧?竟然這麼不遺餘力的替林逸開脫,這可不行,得趕緊再想個辦法,絕不能讓她和林逸交好,再這麼發展下去,以後整個西島可都要變成林逸家的了……

    徐靈衝一臉無奈,康照明則是一臉無語,剛纔連燕辛蘭這個副島主都發飆了,結果卻還是被寧雪菲幾句話給逆轉,真特麼倒黴!

    “徐少,屬下辦事不力,讓您失望了。”康照明只得壓低聲音請罪道,之前把話說得太滿,現在他可是真有些沒臉面對徐靈衝了。

    “這次不能怪你,怪只怪我們沒想到寧雪菲會這麼偏袒林逸,如果她真跟林逸有一腿的話,遇到這種事的第一反應不該是興師問罪嗎,再不濟也總要先問個清楚才行,怎麼會問都不問就這麼維護林逸?”徐靈衝捏着下巴苦笑道。

    “女人的心思太難猜了,徐少,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趕緊再想個法子?”康照明問道。

    “嗯,此事不能拖太久,等到林逸真和寧雪菲搞到一起,那就爲時太晚了。”徐靈衝點點頭,隨即又道:“不過今天是不行了,出了這檔子事他們肯定心有防備,再來一回很容易被瞧出破綻,辦法回去再想吧,下一次可不能再出任何簍子了。”

    “是啊,只能先這樣了。”康照明無奈的點了點頭,同時肚子裡再次開始冒壞水……

    經歷過這麼一出鬧劇,接風宴的氛圍始終有些怪怪的,再也不復之前那般熱烈,之後過了不久便草草收場,衆人各自回屋休息不提。

    林逸本想和韓靜靜再多待一會兒,不過眼看天色已晚,他一個男人繼續在島主行宮逗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只能先回到使節府,等到第二天天色大亮再去找韓靜靜她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