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忍不住暗暗嚥了一口唾沫,上次在南島的難忘體驗,讓他深刻認識到了靈獸一族的強大與可怕,這個青龍可是和朱雀同一層次的恐怖存在,至少是裂海期高手!

    林逸不知道在場還有沒有裂海期高手,也不知道西島島主寧尚菱的實力怎麼樣,但至少他可以確定一點,單論實力的話,這個新任青龍至少是排名前三的存在,要不然他也不至於單憑一身兇悍氣勢就能喧賓奪主。

    “南島靈獸一族長老青龍,代表大王恭賀寧小姐生辰!”青龍雖然氣勢驚人,但說的話並沒有什麼出格之處,送出厚禮之後隨即就去南島貴賓區落座,這不禁讓那些準備看熱鬧的人大失所望,還以爲靈獸一族多麼桀驁不馴呢,怎麼這麼守規矩啊?

    如果讓青龍知道衆人此刻的想法,他肯定要大笑三聲,靈獸一族確實是桀驁不馴,但又不是傻子,這次特地出來參加西島公主的生日宴是爲了拉近關係,方便以後行事,又不是出來找仇家的……

    衆人遠遠的看着青龍,此刻他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也不見有隨行侍從,敢情南島靈獸一族就來了他一個!

    不過即便如此,以這傢伙的實力和地位,也已經足夠表示出靈獸一族對西島的重視,而且顯然西島也是事先知道消息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提前準備南島貴賓區,只是估計沒想到青龍會孤身前來罷了。

    青龍坐在南島貴賓區掃了全場一圈,換成其他人被全場關注,哪怕心理素質再好也總歸有些不自然,可他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反倒被他目光掃到的那些人,一個個都不自覺縮回了目光。

    無他,這傢伙的氣場和威懾實在太可怕了,實力稍微差一點的人被他稍微看上一眼就得精神崩潰,當場嚇尿都不是沒有可能,這種怪物誰敢和他對視?

    林逸同樣有些緊張的低下了頭。他倒不是怕和青龍對視,而是怕被這傢伙給認出來,雖說相貌不同,單憑肉眼很難把他和當時闖入靈獸大會的形象聯繫在一起。可這個青龍至少是裂海期存在,誰知道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神通,林逸此刻實在是心有餘悸。

    林逸正低着頭,忽然感受到背後兩道凌厲的目光,頓時大吃一驚。結果一轉頭才發現這兩道目光,赫然是來自藍鐵夫和公羊傑。

    藍鐵夫就坐在林逸旁邊不遠,而公羊傑爲了掩人耳目,則獨自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此時兩人並不是在看林逸,而是穿過他在和青龍對視!

    看得出來,藍鐵夫和公羊傑二人都對這個新任青龍產生了興趣,他們倆是北島三大閣的高層,青龍代表靈獸一族突然大張旗鼓的現世,這之後還會有什麼後續誰也不知道。所以這件事必然會引起所有人類勢力的重視,他們倆必須設法弄清楚青龍的底細和虛實,這樣才能方便北島三大閣提前準備好對策。

    正當林逸暗暗揣度之時,忽然又感覺到一道可怕至極的目光,林逸頓時心頭一凜,這道目光不帶任何氣勢壓迫,只是單純的目壓就令自己毛骨悚然,這種感覺已無法用可怕二字來形容,只能稱之爲恐怖了。

    林逸下意識轉身,果不其然這道目光的主人正是青龍。不過青龍此刻並不是看向自己,而是掃向藍鐵夫和公羊傑二人,這分明是在反擊二人對他的盯視。

    發現這一幕之後,林逸頓時就來了興趣。新任青龍的強大毋庸置疑,而公羊傑和藍鐵夫同樣也是實力深不可測之輩,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暗中交鋒會是一個什麼結果。

    林逸本以爲這一場視線交鋒會稍微持續一段時間,然而大大出乎他意料的是,僅僅過了片刻之後,公羊傑那邊就明顯支撐不住。有些狼狽的收回了目光,隨即藍鐵夫也很快收了回來。

    唯有青龍依舊保持着極具侵略性的目光,不過此時再看向藍鐵夫和公羊傑二人,明顯多了一絲輕蔑。

    林逸頓時震驚了,以青龍的實力能夠笑到最後並不奇怪,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公羊傑這位北島新生代第一人,在青龍面前居然會這麼不堪,而藍鐵夫雖然有故意收回目光的嫌疑,但是恐怕也支撐不了太久。

    說到底,藍鐵夫和公羊傑的實力雖然強大,但那只是相對於年輕一輩高手而言,比起那些真正的頂級存在仍有不小差距,而很顯然,靈獸一族的這位新任青龍正是眼下他們還無法抗衡的老牌高手。

    到此爲止,林逸本以爲這事兒就會告一段落了,卻不料那邊青龍忽然站起身來,徑直朝着北島貴賓區的方向走了過來,一下子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

    見青龍大步走來,林逸頓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位靈獸一族的新任長老實力雖強,可這器量未免有點太過不堪了,只不過是被藍鐵夫和公羊傑看了一眼而已,這樣就想當衆找他們倆的麻煩不成?

    然而大出林逸預料的是,青龍來到北島貴賓區之後,並沒有去找藍鐵夫和公羊傑二人,甚至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而是徑直停在了他自己的面前!

    面對面看着青龍這半笑不笑的表情,林逸連忙站起身,頭皮忍不住一陣發炸,這……身份不會是被他發現了吧?

    “呵呵,林特使你好,我聽說過你在我們南洲的壯舉,真是年少有爲啊。”青龍忽然微微一笑道。

    啥?聽過我在南洲的壯舉?聽着他這句話,林逸差點沒被嚇得轉身就跑,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都非得被嚇出精神病不可,這意思特麼難道是看破自己身份了不成?

    不過林逸心性堅韌,面對這種常人嚇尿的情形,他卻能硬生生摁下心中的驚濤駭浪,仍舊站在原地不動,臉上表情始終保持着淡然,看了青龍一眼道:“哦?不知道青龍長老此話,又是從何講起的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