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林特使不必驚疑,我雖然身在南島,不過對南洲的事情也還是瞭如指掌。”青龍臉上依舊帶着笑意,看起來好像確實沒有要對林逸不利的意思。

    林逸這才稍微鬆了口氣,南洲和南島雖是一字之差,但青龍這話的區別可就大了去了,如果他說的是南島,那林逸就知道妥妥是被認出來了,然而現在說的卻是南洲,那麼恐怕就是指南洲鏢局盛會的事情了……

    “青龍長老過獎了,在下不過是幫朋友一個忙而已,小意思。”林逸淡淡道。

    “你的小意思對於南洲那些人,卻是留下了一個傳奇,你是在說他們太弱還是說你自己太強?”青龍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等林逸回答,隨即又繼續說道:“以後我也會去北島拜訪,到時候還望林特使幫忙引薦。”

    說完這話,青龍絲毫不理會林逸和其他衆人驚詫的目光,獨自一人轉身回到了南島貴賓區。

    這傢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林逸此刻滿腦子都是疑惑,他不知道青龍爲什麼突然會找上自己,更不知道這傢伙爲什麼會說這些話,這其中到底有着何等深意,真是讓人一頭霧水。

    林逸疑惑,在場其他衆人更是覺得匪夷所思,靈獸一族高高在上的青龍長老,竟然當衆去找一個北島青雲閣的年輕弟子搭話,這種事情根本就難以理解啊,不管怎麼說,彼此層次相差也太大了吧!

    因爲青龍的緣故,此時林逸已經成爲全場的焦點人物,之前沒有注意到他的齊文翰這一下頓時又驚又喜,他做夢也沒想到會在西島遇見林逸。

    如果不是一舉一動都代表着南洲海域,如果不是眼下這個場合太過重大敏感,齊文翰這時候絕對會衝過來給林逸一個熊抱,不過現在卻只能強忍住心中激動,遠遠的向林逸揮手致意。

    林逸很快注意到了這一幕。當即將青龍拋之腦後,給齊文翰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待會生日宴結束之後,再找個時間好好聚一下。

    而在林逸和齊文翰打招呼的同時。此刻同樣坐在北島貴賓區的藍鐵夫和公羊傑二人,卻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兩人眼神死死的盯着青龍後背,似乎想要將其徹底看穿。

    剛纔青龍對林逸說的話,他們兩個聽得清清楚楚。這可是不折不扣的大事件,必須馬上向上頭稟報!

    突然出世參加西島公主的生日宴,青龍這個動作本就已經讓人覺得非常可疑了,而現在居然又說要去走訪北島,靈獸一族這是準備搞什麼啊?居然跑出來亂走,這是準備公然打破之前靈獸之王和人類聯盟簽訂的公約嗎?

    五大天階島這些年能夠維持和平,很大原因就是拜這份公約所賜,若不然以靈獸一族和人類修煉者的隔閡,隨時都有爆發戰爭的可能,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件!

    宴會還在繼續。但是所有人的目光仍然不自覺的瞟向南島貴賓區,青龍帶給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了,雖說是前來給西島公主賀禮,可衆人分明能從這個動作中看出靈獸一族的不安分,說不定這就是靈獸一族準備走出南島的徵兆!

    念及此處,衆人紛紛不寒而慄。

    靈獸一族的強大可怕毋庸置疑,但是它們從來不出南島地界,所以人類修煉者才能高枕無憂。

    而現在,一旦靈獸一族準備出世,那絕對會給五大天階島帶來一個天大變數。

    即使它們不挑起戰爭。但它們所到之處給人類帶來的隱性威脅都足以改變大勢,平寂了多年的天階五大島必將風雲再起,說不定又是一個超級亂世!

    “感謝各位貴賓不遠萬里過來捧場,今日是小女的十八歲成人禮。也是我西島難得的盛日,我代表西島所有姐妹在此謝過諸位了。”寧尚菱開口一句話,衆人的目光才從青龍身上離去,宴會也終於回到了正常節奏。

    “爲了小女的生辰之喜,大家共同舉杯,飲盡杯中酒。今夜無人歸!”寧尚菱微笑舉杯道。

    “飲盡杯中酒,今夜無人歸!”衆人興致高昂的齊聲附和,原本還有些沉悶的氣氛瞬間被調動了起來,所有人高高舉杯,一飲而盡。

    寧尚菱雖是女子,但西島女子本就不可以常理度之,何況她這個西島島主,嫺靜時高貴冷豔,熱情時落落大方,這種場合下一舉一動更是大氣磅礴,以她一島之尊的身份竟是親自下場敬酒,從頭到尾轉過每一個貴賓區,而且都是痛痛快快的一飲而盡,全場轟然叫好聲不絕於耳,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

    寧尚菱出來敬酒,寧雪菲自然也得跟着,這種場合倒頗有她母親的風範,喝起酒來也是乾淨利落,甚至連林逸都看得有些驚訝,這妮子不會是從小訓練過的吧?

    寧尚菱和寧雪菲所到之處,自然是全場獨一無二的焦點,而這一次她們走到北島貴賓區之後,竟又是特意在林逸面前停了下來,雖然是向所有來自北島的賓客敬酒,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顯然是有所深意的。

    感受着衆人異樣的目光,林逸不由暗暗苦笑,剛纔是青龍,現在卻是寧尚菱,兩次讓他成爲全場焦點,今天是開了主角光環嗎,怎麼大人物都要過來一遍……

    藉着敬酒的工夫,寧雪菲對着林逸眨了眨眼睛,似乎在表達什麼,不過林逸卻是看得一頭霧水,他跟寧雪菲雖熟,可也還沒默契到一個眼色就能明白對方心思的份上,這是什麼意思啊?

    敬酒完畢,照慣例寧尚菱應該馬上去下一個貴賓區,可這一次卻意外的多逗留了片刻,若有深意的打量了林逸一眼,微笑道:“你就是林逸吧?菲菲跟我提過很多次,之前承蒙你照顧了。”

    “寧島主言重了,我與菲菲是好朋友,大家相互幫襯,說不上誰照顧誰,菲菲幫我也很多。”林逸有些驚訝,但面上仍然維持着從容的淡笑。
最近更新小說